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9章 争执!
    ??火厉不可思议地看向箭魄,指了指自己,惊愕道:“我?”

    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貌似自己也没得罪过这个箭门的核心弟子啊,这家伙怎么突然针对自己了?

    他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雷泽教的造化,不让自己进入核心传承宫殿,他怎么可能同意?

    如果放在平时,他早就动手把这个家伙给灭了,但现在,他是有心无力,谁让人家背后站着一个修真界特使呢!

    所以即使心里再如何愤怒,他也只能干笑道:“箭兄,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这是……”

    “你确实跟我无冤无仇,但我却跟你们赤火门有仇,而且是大仇!”箭魄冷声打断道,眼中的寒意丝毫不加掩饰。

    这回不单单是火厉,就连在场的其他人也震惊了。

    都上升到门派的高度了,看来这仇不浅啊!

    凌墨痕和巫晓秋顿时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火厉,火厉无奈耸了耸肩,他也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箭魄紧接着便给出了答案。

    “你们赤火门的人,不但杀了我们箭门的六名弟子和一名护法长老,还差点杀了我,要不是龚护法舍命相救,恐怕我早就命丧九幽了,你们说,这算不算生死大仇?”箭魄愤慨道:“要不是看在凌兄的面子,再加上你没有出手,我就不止让你留在外面了,你的命,我也会留下!”

    众人耸然一惊!

    大家都能一眼看出箭魄大病初愈,但万万没想到他的伤是这么来的,怪不得他一到这里看向火厉的眼神就不对,原来如此。

    这时火厉迟疑道:“是火烈他们对你动的手?”

    “不是,是你们赤火门的暗子偷袭我等。”冷声说完,箭魄似想到了什么,继续道:“那人还谎称自己是凌霄阁的弟子,但施展的功法却出卖了他,正是赤火门的核心功法——焚天,凌兄,这种挑拨离间、嫁祸的卑鄙招数,可是赤火门惯用的手段,你可要当心啊!”

    火厉当即反驳道:“胡说,我们赤火门行事向来光明正大,岂会做出那等龌龊事?而且,我们赤火门根本没有派什么暗子来这儿,那个人一定是冒充的,一定是!”

    箭魄斜睨向火厉,冷哼道:“哼,那他用的火系灵技,确实是唯有赤火门核心弟子才有资格修炼的焚天,这你作何解释?”

    “我……”火厉顿时语塞,脸憋得通红,最后肯定说道:“我们赤火门下界的核心弟子,只有我和火烈二人,还有一个亲传弟子火三,除此之外,在没有人会焚天灵技了,这点我可以保证。”

    “那按你的意思,我是在说谎了?”箭魄眯缝着眼,喝道。

    瞧见他们二人剑拔弩张的架势,凌墨痕连忙站出来,笑呵呵说道:“箭兄什么样的为人,我们都一清二楚,怎么可能说谎呢,但无论那人真是赤火门的暗子,还是假冒的,都与火厉无关,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箭兄,你看要不……”

    未等凌墨痕说完,箭魄便强势道:“条件我已经提出来了,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也可以跟泰大哥合作,我可不想被人背后捅刀子。”

    泰雷闻言咧嘴笑道:“既然箭老弟有此意,我泰雷自然愿意,你放心,我泰雷可不会干出那么不要脸的事情。”

    “泰大哥的为人,众所周知,我自然是信得过的!”箭魄朝泰雷抱了抱拳,不过没有走到泰雷那边。

    说心里话,箭魄还是愿意跟凌墨痕他们一起,毕竟他们的修为跟他不相上下,如果进入核心传承宫殿真碰见了不得的宝贝,动起手来他也不慌,但泰雷就不同了。

    毕竟泰雷是排在潜龙榜前十的狠人,即使他再自负,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完全不是泰雷的敌手,就算有方无悔在背后撑腰,他也心里没底。

    因为一旦进入里面争抢机缘的时候被泰雷杀了,以他对修真界特使的了解,为了一个死人,方无悔绝对不会怎么为难肯定能进入修真界的泰雷,说不定还会趁此机会将泰雷收入门下呢!

    虽然早就看出箭魄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但凌墨痕此刻真就为难了。

    放弃火厉,完全可以,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不可以,因为一旦这事儿传出去,他还怎么做人?

    最好的办法,就是火厉主动退出,但凌墨痕知道以火厉的性子,打死也不会退出的……

    难办啊!

    看了一眼箭魄,又看了眼笑容玩味的泰雷,凌墨痕苦笑着摇了摇头,叹道:“罢了罢了,怎么说咱们都是隐门中人,不要伤了口气,这样吧,咱们大家一起进入这座传承宫殿,箭兄和泰兄可以优先选择一样宝贝,作为火厉可以进去的条件,你们意下如何?”

    凌墨痕紧接着补充道:“你们别着急回答,毕竟开启这座传承宫殿的钥匙掌握在我们手里,如果这个条件你们都不答应,那咱们谁也别想进去了,如果你们想要用强,呵呵,不妨试试,我们既然能来到这儿,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原本想要拒绝的箭魄听见凌墨痕这么说,顿时有些迟疑起来。

    泰雷目光灼灼地盯着凌墨痕,也没开口,不知在思索什么。

    就在箭魄和泰雷分析利弊之时,火厉感激道:“多谢凌兄了!”

    凌墨痕不在意地笑了笑,“咱们能够到这里,是咱们齐心协力的结果,我和晓秋怎么可能撇下你呢,就是我刚才提出的条件对咱们有些吃亏,不知你们同不同意?”

    巫晓秋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头道:“也只能这么办了!”

    火厉附和道:“我听凌兄的!”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骤然响起。

    “我不同意!”

    话音未落,一道身影陡然从巫晓秋的身旁窜出,来到泰雷那边,正是一直默不作声的雷傲。

    雷傲愤怒地扫了一眼这几个自诩高高在上,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可恶家伙,而后朝箭魄和泰雷说道:“你们两个如果帮我杀掉这三人,我一定尽心尽力帮你们进入这座核心传承宫殿,而且什么都不要。”

    巫晓秋没想到自己一不留神,竟然让雷傲跑到了泰雷那边,此时听见雷傲这么说,立即娇喝道:“雷傲,你敢?你难道不想你妹妹活命了吗?”

    雷傲怒吼道:“你个臭娘们,少拿我妹妹威胁我,我跟了你们这么久,岂能猜不到你们早就把我妹妹给害了,我今天就让你血债血偿!”

    这时凌墨痕微微一笑:“雷兄弟,你现在的生死,可由不得你,千万别自误!”

    言罢,凌墨痕朝巫晓秋使了个眼色。

    巫晓秋会意,双手连忙掐诀,而随着巫晓秋掐诀,雷傲顿时浑身剧痛,仿佛有无数根针在他体内乱窜一样。

    但雷傲强忍着非人的痛苦,咬牙切齿吼道:“有能耐就弄死我,我死了,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