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8章 方无悔与虎王白胜!
    ??说话间,陆英雄的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眨眼间便变成一个身材瘦高、面容孤傲的中年男子形象,就连散发的修为也突破了筑基后期,停留在了筑基大圆满的境界,而且隐隐有随时破入结丹境的架势。

    这一幕,着实把陆鸣看呆了。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一把抓住陆英雄的胳膊,急切问道:“怎么回事?”

    “一边走一边说,我现在是赤火门的护法,叫司徒空,而你是赤火门暗中培养的天骄,就叫赤鸣吧……”陆英雄快速说完,便领着陆鸣朝山顶的方向快速掠去。

    而就在他们俩刚走没一会儿,一个身着天蓝色长裙,身材曼妙、薄纱遮面的女子出现在他们俩方才站立的位置,闭眼感知了一下,方才看向他们二人离去的方向,藏在面纱下的嘴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浅笑,喃喃了句“有意思”,便如风般追了上去。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蓝可盈!

    ……

    就在陆鸣和陆英雄急急赶往山巅时,这座副峰的山顶,已经聚集了八个人,分成四伙,彼此对峙、警惕着。

    其中一伙,三男一女,正是凌墨痕、火厉、巫晓秋和雷傲。

    另一伙是两个人,一个体型修长,容貌俊逸、穿着一袭绿衫、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另一个年岁较轻的青年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普普通通,而且脸色苍白,仿佛大病初愈似的,唯有一双狭长的眸子很是锐利,若是陆鸣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个普通青年是谁——送财童子、箭魄!

    至于另外两伙,皆是一个人,但散发出的气势,却让其他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轻视,准确的说,是忌惮无比,一个是身高超过两米、犹如铁塔般的光头青年,泰雷,而另一个,便是在山脚下敢跟乾**嚣,此时幻化成人形的虎王……白胜!

    虎王白胜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众人,便把视线停留在箭魄身旁的俊逸青年身上,粗犷的脸上随之露出鄙夷之色,讥笑道:“呵呵,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堂堂五行宗的核心弟子方无悔,居然跟一群蝼蚁争抢机缘,还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啊!”

    很显然,它也是刚刚才到这里。

    但听见它这么一说,无论是凌墨痕四人,还是泰雷,均是神色大惊,猛地看向方无悔,眸中的忌惮之芒一览无遗。

    虽没见过方无悔,但他们均是听过五行宗,知道五行宗乃是修真界的顶尖势力,那么这个方无悔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除了从修真界下来的特使,还能有谁?

    方无悔倒是不在意地笑了笑,不答反问道:“白兄来这里,所为何事?”

    “都说五行宗金宗的方大天才脾气好,起初我还不信,一个金修,脾气怎么可能那么好,但现在我这么骂你,你都不生气,看来传言非虚啊!”白胜咧嘴一笑,不过话里话外,可没有一点称赞方无悔的意思,满满都是利刺。

    但方无悔的脸上依旧挂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笑着回道:“白兄性子刚烈,心直口快,也跟传言一模一样啊!”

    “我也听闻方大天才的金系灵技早已如臻化境,相请不如偶遇,要不咱们趁此机会,切磋切磋?”白胜笑吟吟地看向方无悔,挑衅味十足。

    “白兄金身小成,方某岂能是白兄的敌手,方某甘拜下风!”方无悔苦笑一声,抱了抱拳。

    “一个懒得跟我打,一个直接认输了,你们人族就这么怂吗?”白胜随后威胁道:“今日你要不跟本王打一场,信不信本王让你什么也得不到?”

    听到它这么说,方无悔笑意敛去,双眼微微一眯,而后交给箭魄一样物件,拍了拍箭魄的肩膀,说道:“你安心去争属于你的造化,师兄跟它切磋一下,去去就回!”

    说完,方无悔有意无意地扫了另外几人一眼,方才朝白胜笑道:“方某一直想领教白虎一族的天赋神通,既然白兄兴致甚浓,那方某就陪白兄过两招。”

    随后,方无悔纵身一跃,竟直接跳下了悬崖。

    “总算碰见一个不怂的!”白胜喃喃一声,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自始至终,它都没有理会其余人,因为在它眼中,这些人类,皆是蝼蚁。

    其实在方无悔心里,也是一样的……

    如果再听不出这两个人都是修真界下来的,那他们真就是白痴了,而且他们也认出了这个身高马大、神色、语气均嚣张无比的男子的身份——妖族白虎一族的虎王白胜!

    直到他俩离开后,众人才暗松了口气,不过随后,众人看向箭魄的眼神变得十分复杂了。

    那个修真界的特使方无悔叫箭魄师弟,岂不是说,箭魄被方无悔看中,代收为五行宗的弟子了?

    每次修真界下来人,能看中的弟子屈指可数,而这个普普通通的箭宗弟子,居然有幸被特使看中,这是何等的幸运?

    他们能不羡慕嫉妒恨嘛!

    而且方无悔临离开时说的话,很明显是说给他们听的,那一眼,威胁的意思不要太明显,即使现在箭魄孤身一人,他们还真不敢把他怎么样。

    泰雷看了一眼箭魄,便将目光投向凌墨痕四人,不耐烦地喊道:“你们快点把他交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巫晓秋气不过,娇喝道:“两位特使在这里,你不敢吱声,现在人家走了,你狠上了,你别以为你排进了潜龙榜前十,我们就怕了你,我们不交,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这一番话,真可谓尖酸刻薄,顿时让泰雷面色大怒。

    “我从来不杀女人,你别逼我破戒!”泰雷怒声道。

    这时,凌墨痕突然朝箭魄抱了抱拳,笑道:“没想到箭兄不但大难不死,还有如此后福,有幸成为上宗的弟子,真是羡煞我等啊,恭喜,恭喜了。”

    随后,凌墨痕指了指不远处的恢弘宫殿,提议道:“箭兄不如和我们一起进里面寻找造化,你看如何?”

    箭魄回了一礼,不过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眼神冰冷地指向火厉,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我加入你们,可以,但火厉,必须留在外面。”

    火厉当即一脸懵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