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5章 陆英雄!
    宁宝川泪流满面,那是大仇即将得报的情绪爆发,也有忆起家人、乡亲被屠的悲痛莫名。

    没有人知道,当年一个被姐姐藏在茅坑里才避过死劫的稚嫩孩童儿,是如何成长到如今的地步。

    没有人知道,这十年,他经历了什么,为了替姐姐、乡亲报仇,为了完全姐姐的遗愿,他又牺牲了多少。

    没有人知道……

    但他自己清楚。

    “小弟,别想着报仇,好好活下去,替姐姐活下去。”

    姐姐最后的叮嘱依旧在他耳畔回荡,但乡亲们被那群刽子手冷酷残杀的画面几乎每天都会让他从梦中惊醒,如此深仇大恨,他岂能不报?

    猛地低头,看见被毒药和伤势折磨得奄奄一息的银赫满脸迷茫,还是没有记起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宁宝川眼中的杀意无边,喃喃一声,道:“姐姐、乡亲们,我终于可以替你们报仇了,希望你们在天有灵,能够看到。”

    “今日,我就以他的魂飞魄散,祭奠你们的亡灵!”悲怆喊完,宁宝川双手顿时出现八枚淬着奇毒的银针,直接扎入银赫的几大重要穴窍,然后嘴里念念有词,手上更是同时掐诀,不用想也能猜到他正在施展一门可以让人魂飞魄散的歹毒手段。

    魂飞魄散,便没了轮回转世的机会,真正消亡于天地之间。

    听到这四个字,银赫彻底绝望了,刚想用尽最后力气哀求几句,但随着八枚毒针入体,银赫赫然发现自己口不能言,眼不能视,所有感官更以极快的速度被剥离。

    紧接着,银赫的身体渐渐枯萎、消融,不到三息,一个半透明的光团从银赫的残躯中溢出,悬浮在宁宝川的身前,正是银赫的魂魄,而银赫的肉身,已然消失殆尽。

    望着禁锢在光团里、缩小了无数倍、十分无助的银赫魂魄,宁宝川猛然伸手,毫不留情地一把捏碎。

    自此,风门的核心弟子,银赫,彻底魂飞魄散,泯然于世。

    ……

    但就在这时,一声叹息突然传进宁宝川的耳畔,不过宁宝川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反而很平静,似乎早就感知到有人藏在暗处窥视着自己。

    “咳,你报仇心切我可以理解,但你为什么偏偏选择我呢?”

    宁宝川回过头,看到无声无息出现在不远处的陆鸣本尊,如实回道:“其实我不单单选择了你,还用银赫的样貌袭击了别人,但只有你机缘巧合和银赫相遇,又大打出手,所以我只能再次伪装成你的模样,伺机杀了他,因为就算他受了重伤,我也没把握能够留下他,而我,只有这一次机会!”

    望着眼前跟自己一般无二的身影,陆鸣眼神十分复杂。

    他之所以放了银赫,就是为了引出宁宝川,因为如果换做是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么千载难逢灭杀银赫的机会。

    事实证明,他猜对了!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易容成自己模样的少年,竟然与银赫有着如此血海深仇,尤其这个少年方才留下的泪水,让他杀少年的心,产生了动摇。

    这时宁宝川坦然说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我已经杀了银赫替姐姐和乡亲们报仇了,没有遗憾了,你动手吧!”

    陆鸣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你姐姐既然叫陆英红,想必‘宁宝川’这个名字也不是你的真名,你的真名叫什么?能不能露出你的真容给我看看?”

    如果换做平时,宁宝川绝对会说出一个假名,同时显露出别人的样貌,但现在大仇得报,宁宝川已经没了活下去的动力,自然无所谓了。

    随着咔嚓声不断响起,宁宝川的容貌、身形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几秒钟后,一个面黄肌瘦、身高不到一米六的瘦弱少年形象浮现在陆鸣的眼前。

    “我本名叫陆英雄!”陆英雄说话的嗓音还带着一丝童音,“这就是我的本来面目,如假包换!”

    陆鸣知道陆英雄说的是真话,因为他从陆英雄的脸上看到了浓浓的死意,而一个不想活下去的人,又怎么可能再骗人呢?

    不过看着这个也就十几岁、还没成年的瘦弱男孩儿,陆鸣忍不住问道:“你……今年多大?”

    “十四!”陆英雄不假思索地开口,随后挺了挺没几两肉的小胸脯,继续说道:“你不用可怜我什么,别看我只活了十四年,但经历的事情,远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其实你不出现,我也会去找你的,因为我以你的容貌杀了银赫,银赫的长辈定然会找你麻烦,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向来恩怨分明,我既然害了你,那就只能以命抵命了。”

    陆鸣接着话茬说道:“所以你早就发现我藏在暗处,只是没识破而已?”

    陆英雄傲然回道:“没错,如果我不想让人发现我的踪迹,即使是半步元婴,也发现不了,同样的,如果我想找到谁,就算是元婴老怪,也躲不掉。”

    看到这个瘦弱少年自信满满的样子,陆鸣双眼微眯,随后好奇道:“既然你现在已经心存死志,为什么不自行了断呢?”

    陆英雄没料到他会突然提起这茬,理直气壮道:“如果我自行了断,那就不是以命抵命了,必须得你杀了我,才行!”

    陆鸣笑道:“我看未必吧?是不是你姐姐临终前说了什么让你好好活着之类的话,你不想忤逆你姐姐的遗愿,但如今大仇已报,你又不想孤单苟活于世,只能假借我之手死去,这样一来就不算违背诺言了,而且还能用性命弥补我,死得其所,我猜得对不对?”

    陆英雄闻言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因为陆鸣猜得都对。

    这种死法,陆英雄已经在心里预演了无数遍,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归宿,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个加在一起只见过三面陌生男子,不但一语道破了姐姐最后跟他说的话,还仿佛他心里的蛔虫一般,将自己的心思猜得如此精准……

    “你……你怎么知道?”陆英雄不可思议地看向陆鸣,震惊问道。

    更新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