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4章 快乐的忏悔!
    拼尽全力逃窜了十分钟,确认那个实力恐怖的家伙真的没有跟过来,银赫这才暗松口气,连忙找了个隐蔽之处治疗伤势。

    从储物袋中拿出几粒疗伤丹药服食,银赫阴柔的脸颊慢慢浮现一抹戾色。

    这次来到世俗界,他是带着勃勃野心而来,而且准备周全,希冀能够在这处秘境夺得造化,一飞冲天,但他万万没想到刚刚成功来到雷泽教的核心之地,还什么都没有得到,不但四个帮手被灭,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势,而原因竟然只是一个误会……

    银赫感觉十分憋屈、不甘,更有浓浓的恨意。

    但那个杀了他四个手下,还把他打成重伤的恐怖青年,一看就是赤火门暗地里培养的狠人,实力恐怕不亚于火三,他即使再恨,也明白无论在世俗,还是回到隐门,凭自己的实力是甭想报仇雪恨了,所以他只能把全部的怒火发泄在那个罪魁祸首身上——宁宝川!

    “宁宝川,别让我逮到你,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银赫恨声喃喃一句,随后强压下怒火,闭目疗伤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一股生死危机顿时在他心头浮现,他猛地睁开双眼,但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应变,一道寒光噗嗤一声从的右胸穿透而过,连带着他也倒飞了出去。

    银赫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水,本就苍白的脸颊更苍白了,但还算镇定,咬牙在胸前的血洞周围连点几下,止住了血,旋即抬头看向暗器袭来的方向,不过当他看到是谁偷袭自己后,双眼不由一震,愤怒吼道:“你不是说放过我吗,为什么还暗箭伤人?”

    这个突下杀手之人,正是陆鸣!

    “我说放过你,就真的放过你?你是不是太天真了?”

    陆鸣双臂环抱,眼神戏虐地看着银赫,嘴角同样噙着戏虐的笑意。

    “你……你别以为你是赤火门的暗子,我就怕了你,我父亲是风门的二长老,我爷爷更是风门的太上长老,一旦你杀了我,他们绝对能够查出是你干的,到时候就算是赤火门,也保不了你。”

    银赫厉声威胁道。

    他也没办法不威胁,现在伤上加伤,基本没有再战之力,就算有,也压根不是人家的对手,只能期盼对方能顾忌他的身份了,实属不是办法的办法。

    “拿身份来压我?呵呵,我既然敢杀了四个风门的弟子,又出现在这里,你觉得我会忌惮你的身份吗?”

    陆鸣冷冷一笑,旋即手腕一抖,三枚细长的银针便出现在指缝中,慢悠悠地朝银赫走去。

    瞧见这个恐怖青年手上的银针,银赫陡然想到了什么,咬牙切齿地吼道:“你不是他,你是宁宝川,你是宁宝川!”

    “宁宝川是谁?你不会吓傻了吧?”陆鸣轻笑道。

    “你就是宁宝川,我认得你手上的毒针,你之前三番五次用这种毒针偷袭我们,你还想狡辩?”银赫笃定地吼完,仿佛有了底气,怒喝道:“宁宝川,你要是杀了我,整个隐门再无你容身之地,你如果就此离开,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你不要自误!”

    “我看你真是伤到脑袋了,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宁宝川,记住,杀你者,是我!”陆鸣嘴角一弯,旋即猛然甩出三枚毒针,不过并没有直接要了银赫的命,而是精准刺入银赫的三个重要穴窍。

    毒针入体的瞬间,银赫便感觉全身仿佛被无数只蚂蚁啃咬,奇痒无比,强忍着喊道:“你……你给我下了什么毒?”

    “别忍了,越忍,你就会越痒,尽情挠吧,那样才能让你好受些!”语气中带着诱惑之音,陆鸣双眼随后露出透入骨髓的恨意,但嘴上却笑道:“呵呵,这可是我给你精心调制的毒药,对了,我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快乐的忏悔’,唯有让你快乐到不能自已,才能想起曾经做过的恶事,进而生出忏悔之心,怎么样,是不是很配?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宁宝川,宁兄弟,我……我不就是训斥你两句嘛,你竟敢如此对我……”银赫实在忍不住了,一边狂挠身体,一边颤声求饶道:“我……我向你道歉,我向你磕头认错,求求你,求求你给我解药,放了我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绝对不会。”

    “如果我放了你,恐怕一回到隐门,你就会想方设法置我于死地吧?还兄弟,你配吗?”陆鸣啐了一句,旋即似想到了什么,笑吟吟提醒道:“对了,忘了提醒你,你越是用修为压制,它就会发作得越快,哎呦,都挠出血了,你不会真用修为之力了吧?”

    银赫闻言彻底绝望了,再难忍受那种钻心之痒,眨眼间便把自己的脖子、手臂、前胸挠得血淋淋的,惨不忍睹。

    “啊,你这个恶魔,你不得好死!”

    “我是恶魔?呵呵,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陆鸣脸上顿时杀意弥漫,居高临下地瞪着银赫,猛然一脚踹出,寒声喝道:“我如此针对你,你觉得会仅仅是因为你骂了我几句吗?”

    银赫不是傻子,事到如今,岂能猜不到宁宝川跟自己有大仇,但他确实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宁宝川啊,“那……那是因为什么,我之前从未得罪过你啊!”

    没错,这个易容得跟陆鸣一模一样的人,正是宁宝川!

    宁宝川喝问道:“你记不记得十年前你去过的一个叫陆家村的小村庄?”

    银赫虚弱道:“我……我不记得!”

    “你竟敢不记得!”宁宝川面色大怒,一脚狠狠踩在银赫的胸口受伤位置,大喝道:“这回你记不记得?”

    银赫不由狂喷出几口鲜血,又痛又痒的感觉几乎让他崩溃了,“我真不记得,那个时候我才十几岁,怎么可能记得,而且我没去过什么陆家村,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

    未等他说完,宁宝川脚底一碾,怒声打断道:“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就是你,霸占了我的姐姐陆英红,更惨无人道地屠杀了我们陆家村几百口人,我这辈子都不会忘了你做出的滔天罪行,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刽子手!”

    说到这儿,两行热泪从宁宝川的眼角滑落,痛彻心扉……

    更新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