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3章 罪魁祸首、宁宝川!
    虽然刚刚跟火三厮杀了一番,而且还受了伤,但也只是皮外伤而已,经过短暂的修养,陆鸣此刻已然痊愈,像往常那般生龙活虎。

    面对四个筑基大圆满修士和一个筑基初期修士,如果放在以前,可能他还会有所忌惮,但现在,呵呵了……

    陆鸣速度何其快,眨眼间便掠至银赫的身前,仙影迷踪身法适时用出,轻松躲开三道风刃,与此同时一记霸拳悍然轰出,直奔银赫胸口袭去。

    银赫大惊,万万没想到这个杀千刀的速度这么快,而且还那么轻松避开了自己的灵技,感受到他这一拳中蕴含的霸道气势,银赫不敢硬抗,连忙收剑回挡,身形更是刹那爆退,速度也是奇快无比。

    也就在这时,另外四人的凶狠攻击杀至,但陆鸣仿若没有觉察到一般,猛然加速,在银赫目瞪口呆之下,霸拳狠狠轰在了银赫的剑身上。

    噗!

    银赫只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头全速奔跑的猛虎给撞了,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修长的身躯更是弯成虾米状,如炮弹般倒飞了出去。

    一拳轰飞银赫,陆鸣当即回头,望着即将临身的四道风刃,脸上一片平静,随即轻吐一字“破”,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随之爆发而出,竟然直接将那四道风刃齐齐震碎,凶势滔天!

    瞧见他不但将银赫一拳轰伤,竟还光凭气势便将自己的灵技化解,那风门的四人顿时震撼莫名,看向他的目光犹见鬼魅,哪里还敢继续出手,急急后退。

    但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刚对我下杀手,现在就想跑,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陆鸣一指点出,一柄柄金焰飞刀便在他们四人身周形成,每个人的身边都足有十几柄,紧接着几十柄金焰飞刀齐齐飙射而出,声势浩大之极。

    那四人见状脸色骇然,当即各施手段抵挡,但发生质变的烈焰刀,岂是他们能仓促抵挡得了的?

    下一瞬,有三人直接被金焰飞刀洞穿身体,都来不及悲嚎,就化为了飞灰。

    至于第四人,则是依靠一件防御法器保住了命,但面色惨白如纸,浑身焦糊地当倒在地上,再无战力。

    “求求你,放过我!”

    那人惊恐莫名地求饶道,哪里还有刚才的牛逼之势。

    陆鸣没有回答,直接凝聚一柄金焰飞刀送了那人一程。

    既然对他起了杀心,就应该有被杀的觉悟!

    眨眼间便将四个筑基大圆满修士灭杀,陆鸣脸上无喜无忧,转过头看向勉强站起身的银赫,邪恶一笑。

    “你……你竟敢杀我们风门的弟子,你……你就不怕我们风门的报复吗?”

    亲眼目睹这个青年轻而易举杀了自己的四个跟班,银赫本能地向后退去,心中惊恐不已,但嘴上依旧硬气道。

    “是你们想要杀我,但实力不济,才被我反杀而已,难道你们风门的人,都这么喜欢倒打一耙吗?”陆鸣冷声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不介意你们风门找我报仇,大不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听到他那霸道的语气,银赫气急,厉声道:“明明是你……”

    陆鸣自然明白银赫想说什么,冷哼打断道:“哼,你觉得以我的实力,有必要偷袭你们吗?”

    银赫闻言不由一愣。

    是啊,他电光火石之间就能将自己打成重伤,还把四个筑基大圆满修士轻易灭杀,怎么可能还干那偷袭之事?而且还偷袭好几次?

    明明有实力直接碾压,非要搞偷袭,那得是有多闲啊?

    从他这杀伐果断的姿态,明显不是闲得蛋疼的变态嘛!

    陆鸣继续喝问道:“反倒是你,在我刚来到这里就偷袭于我,你承不承认?”

    银赫当即否认道:“怎么可能,我们一进来便来到了这座山,在你偷袭我们之前,我们根本就没见过你,怎么可能偷袭你?而且还只有我一个人?”

    陆鸣眉头微皱,“真不是你?”

    “我可以立天道誓言!”银赫义正言辞地说完,狐疑道:“这么说,偷袭我们的人,也不是你?”

    陆鸣目光一寒。

    瞧见他那冰冷刺骨的眼神,银赫急忙说道:“肯定不是你,不是你!”

    可偷袭我们的人分明跟你长得一模一样,难道是你的双胞胎兄弟?

    银赫很想问问他有没有孪生兄弟,但这个念头只能在心里想想,银赫还不想找死,不过……

    既然双方没有彼此偷袭,那也就是说,有人装成双方的模样故意为之,但能将自己伪装得跟本人一般无二,这样的伪装高手在隐门并不多见,而来到世俗界这里的……

    突地,银赫想到了什么,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你个宁宝川,找死!”

    陆鸣看到银赫异常愤怒的嘴脸,出声道:“你知道是谁了?”

    银赫斩钉截铁地回道:“是一个散修,名叫宁宝川,修为不怎么样,撑死筑基后期,但易容之术、潜藏之术却造诣非凡,一定是他,没想到我在外头训斥了他两句,他就怀恨在心,报复与我,等我找到他,一定要把他抽筋剥骨,方才泄我心头之恨!”

    “散修,宁宝川?”陆鸣喃喃低语,双眼微眯,也是将这个人记在了心里。

    不管你和银赫有什么过节,但惹到我,那就不能饶恕了。

    “这位兄台,若我所料不错,你应该是赤火门的暗子,这一切都是那宁宝川从中作梗,咱们之间的摩擦,其实是误会而已,这样吧,我那四个同门,我就当他们是触碰了此地的禁制而亡,与兄台无关,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看如何?”这时银赫抱拳说道:“兄台放心,我一定会对今天的事情守口如瓶,若是你还不相信,我可以发下天道誓言!”

    陆鸣瞥了银赫一眼,很大方地回道:“既然是个误会,而你又做出如此保证,我自然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杀你,你走吧,不过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否则就算你日后在风门不出,我也会让你死于非命!”

    “一定,一定!”银赫如蒙大赫,连连称是,哪里还敢久留,急忙全力运转风灵气,逃之夭夭了。

    但陆鸣真会那么好心吗?

    陆鸣嘴角一弯,等了十几秒,方才沿着银赫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第一更!!!

    谢谢和我家点点的打赏,么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