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0章 趁你病要你命!
    这个陌生青年不但会唯有赤火门的核心弟子才有资格修炼的本门核心功法,还能无惧自己的火系灵技,方才更是能随手布置一个品阶高达四品的阵法……,这一切,已经让火三感到不可思议了,因为即使他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陌生青年表现出来的实力,足可名列潜龙榜前五十,在隐门中的年青一代中,可称天骄。

    但就在他以为这已经是陆鸣的极限时,此刻却突然发现,陆鸣还是一位刀法宗师,他怎能不震撼莫名?

    原来,这个在他眼中的蝼蚁,居然自始至终都没有用全力,还在藏拙。

    这让他既惊又怒!

    他是什么人?

    堂堂赤火门门主的亲传弟子,天生火灵体,排在潜龙榜第五位的绝代天骄,竟然被一个蝼蚁给轻视了,这在隐门中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即使是从修真界下来的那些特使,也没人敢轻视他的存在,这个蝼蚁凭什么?

    怎么敢?

    “我才是高高在上的神,而他,只应臣服在我的脚下!”

    火三眼底有一抹嫉妒之色一闪而逝,未等漫天风刃与陆鸣那霸道的一刀碰撞,身形刹那冲出,没有过多的花招,手持血红宝剑,直奔陆鸣刺去。

    但这看似很简单的一剑,在陆鸣眼中却是凌厉无匹,散发着难以言明的危险气息。

    仿佛火三和剑成为一体,人剑合一,化成一道充满暴烈、嗜血、炙热的剑光,朝自己袭来。

    这一剑的威力,恐怖非常,让人生出难以抵抗之感!

    这是陆鸣的第一感觉,就好像整个心神都被这一剑给震慑住了一般,以致于剑尖距离陆鸣只有几寸的距离,陆鸣仍旧呆愣原地,没有做出任何防御的动作。

    仿佛,吓傻了!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陡然在他的识海炸响,让陆鸣瞬间清醒过来。

    见火三已经掠至自己身前,剑尖更是距离自己的胸口只有一寸,陆鸣来不及多想,本能地身体侧移,但还是晚了一步。

    随着噗嗤一声轻响传出,血红宝剑直接破开了陆鸣体表上的由化龙诀形成的护体青光,狠狠刺入了陆鸣的胸口,顿时溅起一篷血雾。

    不过因为护体青光的阻挡,让他勉强侧了侧身,血红宝剑这才没有刺中他的心脏,但距离心脏也只有不到半寸的距离,差一丁点就把他一剑毙命了!

    没有时间考虑火三这一剑为什么能将自己的刀枪不入之身击破,也来不及感受那钻心的疼痛,陆鸣咬牙抬起左手攥住剑身,同时右手挥刀,朝火三的脑袋砍去。

    火三万万没想到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剑居然没能要了他的命,心惊不已,同样来不及多想,猛然抽剑后退,想要避开他的回援一刀。

    但火三惊愕发现,自己竟然没能将宝剑从他的手中完全抽出,只是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而且在他的手掌与宝剑的接触位置,火星四溅。

    瞧见这一幕,一个念头顿时在火三的心中浮现。

    “他还是一个武修,而且是达到了武道宗师级别的武修!”

    紧接着,一股生死危机骤然在火三的心头涌现。

    由于抽剑的动作受阻,致使火三的身形猛然一顿,但陆鸣霸气十足的一刀却没有任何停顿,直直砍向火三的脑袋。

    不用想,一旦被这一刀砍中,火三必死无疑!

    但眼瞅着火三即将命丧刀下之时,火三怀中的一枚贴身玉佩突然化为齑粉,与此同时一道无形光罩刹那形成,刚刚好挡住了陆鸣的霸道一刀。

    不过不到一息间,那道无形光罩便轰然幻灭,而火三的身体宛若被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撞到了似的,顿时倒飞出去,一口血水更是从火三的口中狂喷而出,虽然保住了命,但也受了不轻的伤势!

    瞧见这一刀没能宰了火三,陆鸣并没有感到惊讶和惋惜,火三毕竟是赤火门的亲传弟子,身份尊高,怎么可能没两件护身的防御法器呢!

    不过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陆鸣哪里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当即爆发出全速,追了上去,一记刀芒接踵而至,直奔火三斩去。

    火三见状急忙横剑抵挡。

    砰!

    噗!

    随着一声重响传出,火三脸色一白,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倒飞的速度更快了。

    但陆鸣得理不饶人,手臂发力,一刀接着一刀斩了过去,仿佛力气无尽似的。

    眨眼间,起码能有七八道刀芒斩向火三,凶势滔天。

    火三握剑的手臂早已发麻,哪还肯硬抗,灵念一动,急急从乾坤戒中取出三个龟片形状的防御法器抛了出去,勉勉强强挡住了那几道刀芒。

    趁此机会,火三急忙施展火遁之术,但陆鸣怎么可能让他如意?

    “窃天一指!”

    陆鸣遥遥一指点出,体内天路上的三十八个星门齐齐闪亮,一条乳白色的丝线顿时从陆鸣的手指溢出,仿佛跨越了时间、空间,瞬息间钻入火三的体内。

    下一瞬,原本应该化成一片火焰闪现至远处的火三不知出了什么问题,竟然没能及时施展得出火遁之术。

    还没等火三反应过来,陆鸣的身影已然掠至他的身前,双手握刀,高高跃起,一刀劈下。

    “不……”

    瞧见那仿佛能将天地劈开的一刀,火三面色剧变,不甘地吼道,但只发出一个字,一抹寒光从他的头顶一闪而逝,将他想说的话劈回了肚子里。

    而“无锋”的刀尖,此刻则落至他的双脚中间。

    “你……”

    火三双眼凹凸,死死瞪着身前的陆鸣,喉咙动了动,紧接着身体自头顶一分为二,竟被陆鸣一刀劈成了两半。

    不过陆鸣没有露出如释重负或者开心的表情,反而双目大睁,一脸的不可置信。

    因为没有一滴鲜血从火三的体内喷出,而且,火三的两半身体竟然渐渐虚化,仿佛他不是血肉之躯,只不过是道光影而已。

    但这怎么可能?

    这时,一道怨毒之极的咆哮声突然传进陆鸣的耳畔。

    “你害我丢了造化,还差点杀死我,我火三以天道起誓,无论你来自何门何派,无论你逃到哪里,我火三都要将你和你在意的人碎尸万段,我发誓,我发誓!”

    紧接着,一道流光骤然从火三尚未彻底虚化的体内冲出,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直冲天际,根本不给陆鸣反应的机会,一闪而逝。

    第二更奉上!!!

    谢谢大大的打赏,么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