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0章 凶名赫赫、火婆婆!
    望着那道深不见底、仍然有电弧闪烁的裂痕,颜紫衣震惊不已,但她跟着雷傲出过很多次任务,早已练就出了一个大心脏,知道此刻是千载难逢的逃跑机会,必须抓住,旋即奋力一跃,跨入门里,竟然真的成功进入了只有纯火系修士才能进的传承宫殿。

    方才瞧见那个其丑无比的老妪竟然一掌就将少主给颜姑娘保命的防御法器破掉,龚长啸双眼一震,顿时心急如焚,如堕冰窟,如果颜姑娘在自己面前出了什么事儿,估计少主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幸好关键时刻,居然从传承宫殿内射出一道雷霆,不但将那个老妪逼开,还给颜姑娘争取出了逃跑的时间,这让龚长啸暗松了口气,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随后,龚长啸脸上布满杀机,趁机掠至传承宫殿的门外,眼神冰冷地盯着不远处的丑陋老妪,不过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厉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袭颜姑娘?”

    不是龚长啸不想杀了这个差点连累死自己的丑陋老妪,实在是没有半分把握。

    一掌拍碎能够抵挡筑基大圆满修士全力一击的防御结界,又能躲过那突然出现的惊世之雷,龚长啸敢肯定,若是换做自己,绝对做不到,足可见这个老妪的实力多么恐怖。

    但老妪压根就没稀得搭理他,一双三角眼紧紧盯着站在门内惊魂未定的颜紫衣,其中的贪恋、兴奋,毫不掩饰,突然怪笑道:“哈哈,果然就是你,天不负我,天不负我啊,哈哈哈!”

    那极为难听的笑声,再配上那其丑无比的笑脸,真是闻者惊悚,见者恶心,瘆人之极。

    龚长啸顿时被恶心得不要不要的,强忍住要吐的冲动,细细打量了一眼这个老妪的容貌、身形和衣着,而后似想到了什么,惊呼道:“你是……你是赤火门的首席护法长老,火婆婆?”

    老妪闻言这才看向龚长啸,阴测测反问:“你认识我?”

    龚长啸不由大惊失色,不可置信地喊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来到世俗界?这不可能!”

    火婆婆戏虐一笑:“怎么,你们都能出来,老朽为什么不能?”

    “你当然不能出来!”

    龚长啸刚要脱口而出,但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害怕了,因为对方是火婆婆。

    别看这个老妪和他一样,同样是各自门派的护法长老,但差了“首席”二字,就有了天壤之别,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首席护法长老,不言而喻,就是排在赤火门护法长老的第一位,不但地位仅次于赤火门的门主,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据传三十年前火婆婆就已经是结丹后期的修为,三十年过去,保守估计,也应该是结丹大圆满的修为了吧!

    也正因为此,他才不敢相信火婆婆会来到世俗界,来到这里。

    因为筑基境以上的修士想来世俗界,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火婆婆即使未成元婴大能,也至少是结丹大圆满的修士,付出的代价就会更大,毫不夸张的说,一着不慎,绝对会有生命危险。

    突地,龚长啸联想到火婆婆方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双眼再次一震,语气更加惊愕地喊道:“你……你居然自斩道行?”

    火婆婆登时惊咦一声,没想到这个神箭宗的小家伙竟然猜到了,狞笑道:“呵呵,你这个小家伙还挺聪明!”

    不过随即话锋一转,不屑道:“不过你以为我实力大不如前,就能阻止我抓那个女娃娃,那你大可一试!”

    语气满满都是自信和无视。

    当然,她也有自信和无视龚长啸的资格。

    因为她现在已是一百多岁的高龄,在五十年前,就是隐门中的成名人物,而且是凶名。

    她生性嗜杀,喜怒无常,死在她手中的修士,不下万人,其中有她的仇人,也有不知如何冒犯了她的普通人,更有无辜的人,以致她的凶名,在隐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三十年前,她就销声匿迹了,有人说她被仇人给杀了,也有人说她得罪了某位大能,被废了修为,也有人说她闭死关冲击元婴境……,众说纷纭,但无人能给出确切的消息,不过她的赫赫凶名,依旧在隐门中流传至今,可想而知她当年是何等的凶残。

    龚长啸真是万万没想到,火婆婆不但还活着,竟然还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真不知道自己是该感到荣幸还是恐惧……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这点子要不要这么背?

    龚长啸很想哭。

    “火婆婆,晚辈不知道您为什么自斩道行来到这里,晚辈也没资格问,但我们与前辈并无恩怨,您为什么要对我们出手?如果我们有冒犯前辈的地方,我向前辈赔罪,还望前辈别跟我们这些小人物计较,耽误了您的大事!”

    龚长啸随后抱拳一拜,竟示弱了。

    他也不得不示弱,谁让对方是杀人不眨眼的火婆婆呢!

    火婆婆狰狞一笑:“你们杀了赤火门这么多弟子,还问我为什么要对你们出手?你不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可笑吗?”

    龚长啸内心苦笑不已,如果她真在乎门下弟子的死活,怎么可能现在才冒头?

    “火婆婆,您别说笑了,他们怎么可能被您放在眼里!”龚长啸指了指躲在门口的颜紫衣,说道:“若我所料不错,前辈应该是为了颜姑娘吧!”

    “没错,这些没用的东西,我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死活,我的目的,就是她!”火婆婆没有隐瞒,因为她有自信能够将颜紫衣抓住,而刚才,只是一点小意外而已。

    得到火婆婆的确认,龚长啸不由心想:难道火婆婆要抓颜姑娘,是跟刚才的异象有关?

    龚长啸随后大有深意地说道:“火婆婆,虽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抓颜姑娘,但我能够看出,您应该进不去传承宫殿,如今颜姑娘身在宫殿内,就算您功深造化,恐怕也是有心无力吧!”

    “不错,我是进不去宫殿,一时还真拿这个女娃娃没有办法,但是……”火婆婆看向龚长啸,笑容玩味,“呵呵,你不是也进不去?”

    龚长啸闻言心里咯噔一声,顿时意识到她说这话的意思,猛然拿出那枚龟片,但为时已晚……

    第一更奉上,回来的有点晚,下一更估计后半夜……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