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1章 诱杀 三 !
    随着“如你所愿”四个字从陆鸣口中传出,一股莫名的危机感突然在龚长啸的心底浮现,难以抹去。

    虽然不知道危险来自何处,但瞧见陆鸣的诡异笑容,龚长啸神色顿时前所未有的凝重,不敢怠慢,身形骤然爆退。

    不过为时已晚……

    下一瞬,龚长啸脸色巨变,心神狂震。

    只见视线所及之处,突然生气了大雾,将周遭环境尽数吞没,伸手不见五指,而那个可恨的年轻人,也突然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

    龚长啸连忙释放灵念,但紧接着他就更不淡定了,因为他的灵念,居然无法穿透迷雾,彻底失效了。

    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进入了那个年轻人提前准备的阵法当中,那他就不是龚长啸了!

    这时,一道轻笑声从四面八方传入他的耳畔,让他脸色阴沉似水。

    “呵呵,怎么说你也是筑基大圆满的高手,所以我不辞辛苦,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个三品困杀阵和一个三品封念阵,怎么样,我是不是对你很好?”

    龚长啸闻言双眼一震,猛地怒吼道:“有能耐给我出来,出来!”

    “如你所愿!”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出现在迷雾中,笑吟吟地看向龚长啸,不是陆鸣还能是谁。

    嗖!

    也就在那道身影出现的同时,一道金色弩箭射了过去。

    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金系灵气形成的弩箭从陆鸣身体轻易穿过,而后陆鸣的身影如泡沫般化为一团雾气,与周围的迷雾融为一体,赫然不是真正的陆鸣,只不过是一道幻象而已。

    一击未得手,龚长啸眸中闪过浓浓的忌惮之色。

    经过试探,他确信那个年轻人没有骗自己,确实布置了阵法,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

    但他实在想不通那个年轻人是什么时候布置的阵法,而且还没被自己发现。

    能够杀死六个筑基初期修士和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又能诈死偷袭自己,更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布置阵法却没被自己察觉……

    这份实力,这份心计、这份手段,着实可怕,他敢断定,那个凌霄阁的弟子,绝不是无名之辈,可自己竟然没听说过,怎么可能?

    如此深不可测,而且精通阵法的青年,自己不应该没听说过,难道这个青年是凌霄阁暗中培养的天才不成?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那道可恶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一出来你就对我下杀手,我可不敢再出来了,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该好好招待招待你了!”

    话音未落,迷雾中突然雷声大作。

    下一瞬,一道闪电凭空出现,朝龚长啸急速劈了过去。

    龚长啸连忙身形一闪,堪堪躲开那道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闪电,不过还未等他站稳,又有一道闪电袭上他的后背。

    噗!

    龚长啸来不及闪躲,直接被闪电劈中,狂喷一口鲜血,飞了出去。

    但还未完……

    又有数道闪电齐齐劈向他,似乎不把他劈成飞灰不罢手一样。

    龚长啸脸色一白,哪里还敢留手,急急从怀里取出一枚龟片,也顾不得心疼了,猛然催动灵气进入龟片。

    刹那间,龟片光芒大绽,形成一层厚厚的土黄色光罩将他笼罩,将劈向他的一道道闪电尽皆挡了下来。

    随后,他又掏出几粒丹药吞入口中,一边恢复伤势,一边怒吼道:“这是我从一处秘境中得到的防御重宝,别说你布置了三品困杀阵,就算你布置的是四品,也休想杀了我,等我出去,一定要将你剥皮抽筋,以泄我心头之愤,我发誓!”

    在阵法外望着歇斯底里的龚长啸,又瞥了一眼他手里的龟片,陆鸣不由砸吧砸吧嘴,“不愧是筑基大圆满的修士,不但有一次性防御法器,现在还拿出这么个宝贝,真是壕气。”

    这个时候,陆鸣还真不希望自己布置的千雷阵把那枚龟片给劈坏,那枚龟片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好宝贝,他还想占为己有呢!

    “千雷阵可是能释放一千道闪电,你可得坚持住啊!”陆鸣心疼喃喃一句,便不再理会龚长啸,走向那座传承宫殿。

    释放灵念,但压根感应不到传承宫殿里面的情况,不过陆鸣没有着急尝试推开那道足有三米多高的青色石门,而是认真打量起这座传承宫殿,同时大声喊道:“你的护法就快要死了,你还在里面不出来,看来你是真沉得住气啊,还是说你根本不在意他的死活,心肠硬呢?”

    又叫嚣了几句,见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陆鸣旋即喃喃自语道:“看来这座传承宫殿,不但隔绝灵念,连声音也隔绝了,而且这宫殿本身的材质也极其不凡,更有连我都看不出的阵法加持……,雷泽教不愧是地球修行文明鼎盛时期能够排进前十的顶尖大教,底蕴深厚啊!”

    绕了一圈,又重新走回到青色石门前方,仰起头,陆鸣赫然在青色石门正中发现了一个用古华夏语刻着的文字——金。

    “我说那个箭魄怎么能够进去,原来这里的传承,跟金属性灵气有关!”

    陆鸣这才释然,跟神箭宗的几名弟子交手,陆鸣便发现他们绝大多数都是金系修士,就连那个龚长啸也是,可想而知神箭宗的门人以金系修士为主,而那个未见面的箭魄,也应该拥有金属性灵根。

    不过陆鸣随即有些失望,因为他是火修,看来跟这里的传承无缘了。

    果不其然!

    他尝试推了几次青色石门,都是无功而返,被拒之门外。

    “我进不去,不代表我得不到这里的传承!”

    想起雷傲是怎么被人给抓的,陆鸣计上心头,嘴角顿时勾起一抹坏笑,身影在宫殿门口不断穿梭,赫然又开始布置阵法了。

    几分钟后,陆鸣拍了拍手,一脸期待地喃喃道:“我花费了那么多灵石和阵旗,箭魄啊箭魄,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那样我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

    随后,陆鸣重新回到困杀阵那边,当他看到龚长啸还在竭力抵抗,而且还不停怒骂自己,陆鸣一笑置之,坐在一块石头上,从天机令中拿出两枚灵果,慢慢欣赏着自己导演的困兽之斗……

    第二更,谢谢大大的打赏,么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