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70章 诱杀 二 !
    望着躺在坑里,气息萎靡的陌生青年,尤其感知到这个年轻人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龚长啸彻底放下心来,手一抖,将专属法器——玲珑弩收进袖子里,然后双手一背,讥笑道:“呵呵,区区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也敢窥探于我,真是不知死活!”

    陆鸣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脸惊恐地看向龚长啸,嗓音颤抖地说:“你……你是筑基后期修为?”

    连自己的修为都没感应到,一看就是靠资源堆到筑基境的废物,龚长啸对他兴致大缺,不耐烦地喝道:“说,你跟山下捣乱的人是不是一伙的?有何居心?如果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陆鸣佯装惶恐地解释道:“前辈息怒,我……我只是想上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获得这里的传承,真不知前辈在这里,还请前辈看在同属隐门的份上,饶了晚辈的不知之罪。”

    龚长啸眉头微皱,“你认识我?”

    陆鸣毕恭毕敬回道:“晚辈没见过前辈,但看前辈的衣着和刚才使用的法器,应该是神箭宗的护法长老,这才认出。”

    龚长啸释然,“那你是哪个门派的?”

    陆鸣急忙回道:“晚辈是凌霄阁的弟子贾鸣,还请前辈看在凌霄阁的面子上,放过我!”

    “你是凌霄阁的人?”龚长啸一愣,然后细细打量了一眼陆鸣,凤目一怒,喝道:“还敢撒谎,如果你是凌霄阁的人,怎么会是世俗的穿着?而且凌霄阁的人我曾见过,根本没你这个人,你若是再不说实话,信不信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陆鸣顿时支支吾吾道:“晚辈,那个确实是凌霄阁的弟子,只不过怕……怕给宗门惹麻烦,这才……”

    “既然你说你是凌霄阁的弟子,那么你们门派的亲传弟子,凌萧然身在何处?”

    “前辈,我们凌霄阁来这里的亲传弟子是凌墨痕,哪是什么凌萧然,前辈,您就别再试探我了,晚辈真是凌霄阁的弟子!”

    龚长啸自然是试探他的,其实龚长啸只是听说凌霄阁的亲传弟子凌墨痕也来了这处秘境,但没真正打过照面,此刻见他回答对了,犹豫了下,方才挥手说道:“我看在凌霄阁的面子,这次就放过你,这里的传承已经被我们神箭宗占了,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谢谢前辈!”陆鸣勉强站起身抱拳一拜,然后急忙朝山下跑去。

    但就在这时,龚长啸眼中闪过一抹寒芒,玲珑弩不知何时已然在手,猛然抬起,一枚金光闪闪的灵气弩箭应声射出,直奔陆鸣的后心射去。

    下一瞬,随着噗的一声轻响,陆鸣踉跄了两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没了动静。

    “呵呵,真是一个蠢货,既然让你发现了这里,我怎么可能真放你离开呢!”龚长啸讥笑一声,慢悠悠朝陆鸣走去,防备之心终于卸了下来,灵念也散去。

    其实说话的时候,龚长啸一直用强横的灵念搜查四周,直到动手暗袭,也没敢掉以轻心,因为他生性谨慎、多疑,他怕这个贾鸣只是一个诱饵,为了埋伏自己,而他暗袭贾鸣,一是确实想杀了这个凌霄阁的弟子,其二,则是试探。

    但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陷阱,这个贾鸣确实是一个人。

    而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

    不过就当他准备毁尸灭迹的时候,一抹寒光突然从他认为的“尸体”低下射了出来。

    索性局里“尸体”还有一米的距离,虽然那抹寒光速度极快,而且如此猝不及防,但还是给了龚长啸反应的机会,不过只能仓促应对。

    龚长啸脸色狂变,来不及多做准备,立马捏碎腰间的一枚玉佩。

    近乎同时,一层土黄色光罩陡然将他包裹住,及时将那抹寒光挡在了身外。

    铛!

    随着一声清脆之音响起,一枚箭头被光罩弹开,无力地掉落在地。

    但龚长啸压根就没理会那是什么暗器,趁此机会抽身爆退,堪堪躲过又袭来的几枚箭头。

    而原本在地上挺尸的陆鸣早已站了起来,方才的懦弱之色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冷笑,“呵呵,这都没能杀了你,不愧是筑基大圆满修为的龚长啸龚护法,不但心狠手辣,反应也很神速,还拥有防御法器护身,我还真是小觑了你!”

    “是我小觑了你才对!”冷冷盯着这个年轻人,龚长啸脸色铁青,愤怒不已。

    要不是有防御法器护身,还真就差点被这个只有筑基初期修为的臭小子给阴了,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莫大的耻辱。

    看了眼手中的箭头,那是他们神箭宗独有的弩箭箭头,龚长啸当即想到了什么,寒声道:“是你杀了他们?”

    陆鸣大方承认道:“没错,是我杀了他们,恐怕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会对我下杀手的吧?”

    龚长啸双目一凝,这个年轻人说的没错,在龚冷七人死去的刹那,他就已经知道了,这才盘膝坐在传承宫殿门口故作闭目养神,目的就是等那个或者那些凶手发难,然后顺势反杀。

    只是他没想到杀他们的,竟然只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只有筑基初期修为的年轻人,这怎么可能?

    就算箭勇和箭秀大意了才惨遭毒手,可龚冷五人怎么可能也大意?

    尤其是龚冷,向来沉稳冷静,而且修为是筑基中期,再加上另外四个筑基初期的帮手,怎么还能被这个年轻人给杀了?

    但事实就是如此!

    “你究竟是什么人?说?”如果这个时候他还认为这个年轻人是凌霄阁不知名的废物,那他就不是龚长啸了。

    “我确实是凌霄阁的弟子,我说的都是真的!”陆鸣真是将凌霄阁一黑到底,“可惜我不能告诉你我的真名,因为你……不配!”

    龚长啸怒喝道:“你敢对我神箭宗的弟子下此毒手,就算你是凌霄阁的人,我们神箭宗也决不会放过你!”

    “我好怕怕啊!”陆鸣这回懒得表演了,戏虐道:“为了怕你们神箭宗报复我,所以我才上山杀你们来了,你放心,我不会让龚冷他们等久的,这就让你下去和他们作伴!”

    龚长啸笑了,是被气笑的,他还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筑基初期修士,居然扬言要杀掉筑基大圆满的他。

    龚长啸杀机腾腾地说:“我倒想看看你一个筑基初期修为的小崽子,怎么杀我!”

    陆鸣打了个响指,也笑了,“如你所愿!”

    …………

    …………

    今天,明天,有事,很重要的事,尽量保证更新量,如果不能,以后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