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6章 逼问!
    箭秀一刹那间足足射出十多支弩箭。

    不但速度奇快,箭头上还包裹着一层淡淡的金光,更是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弧度、旋转着射向陆鸣。

    若是将这幅画面定格,可以看到这十多支弩箭看似杂乱无序,实则完全封住了陆鸣能够躲闪的所有角度,一看就是用弓弩的高手,射术精湛。

    不过一口气射出这么多弩箭,施展出了神箭宗的灵技——十八连击,而且还在箭身附着金属性灵气,对于只有筑基初期的箭秀来说,已然达到了极限,用出全力了。

    射完弩箭,箭秀的秀丽脸颊顿时苍白了几分。

    虽然十八连击早已被她修炼得炉火纯青,杀伤力巨大,但她并未奢望能够真的杀死这个实力深不可测的世俗青年,不过阻挡住对方,让自己有时间逃跑,她还是有一定信心的。

    只要自己逃到山上,与收到信号过来接应的同门汇合,到那个时候,就是这个胆敢杀害哥哥的世俗人的死期了。

    甚至,她都已经想好了很多种让这个世俗人痛不欲生的刑罚。

    但只能说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没错,她的箭术确实高超,施展的箭术灵技也不凡,但很可惜,她遇上的是陆鸣,是将化龙诀修炼至第三层,肉身堪比金石的陆鸣。

    封住了所有可以闪躲的角度又如何?

    陆鸣压根就不需要考虑……躲!

    望着飚射而来的利箭,陆鸣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化龙诀适时用出,双手闪电般抬起,很轻松写意地攥住了两支弩箭。

    “原来是金系修士,呵呵!”

    感受到箭头传来的锋锐气息,陆鸣轻笑一声,旋即双眼一寒,双臂骤然发力,将手中的两支弩箭用力抛出,目标,正是箭秀的双腿。

    与此同时,啪啪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那是其余弩箭射在他身上发出的声音,但随着零星的火花溅起,剩下的十六支弩箭不但没有伤害到他丝毫,反而尽皆折断,软弱无力地掉在地上,成了废箭。

    下一瞬,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远处陡然炸响。

    “啊,我的腿,我的腿!”

    只见原本正飞速奔跑的箭秀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上被两支弩箭安全洞穿,定在了地上,鲜血涓涓而流,再难动丝毫。

    箭秀冷汗直流,回过头瞧见那个世俗青年不但毫发无损,还悠哉悠哉地向自己走来,瞳孔骤然一缩,惨白的脸庞顿时布满惊恐莫名的神色。

    “求求你别杀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只要你不杀我,你想怎么样都行!”

    箭秀此刻只有深深的恐慌和畏惧,哪还有刚才不可一世的高傲,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还哭着求饶道。

    陆鸣走到她的身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有的,只是冷漠和杀意。

    “你不是神箭宗的弟子吗?你不是视我们为蝼蚁吗?怎么现在求饶了?你刚才的傲气哪去了?你刚才的嚣张哪去了?”

    陆鸣一脚踩在她大腿上的伤口处,冷喝道。

    “啊!”

    感受到伤口处传来的钻心疼痛,箭秀秀美的脸庞不由扭成一团,“是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陆鸣将脚挪开,冷冷地说:“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我问什么,你就得说什么,懂?”

    箭秀连忙点了点头,生怕这个恶魔再折磨自己,或者,痛下杀手。

    陆鸣直截了当地问道:“说,你们是什么人,来自哪里!”

    箭秀没有任何犹豫,脱口而出道:“我们是神箭宗的弟子,来自隐门。”

    陆鸣又问:“隐门是不是修真界?”

    箭秀双眼一震,没想到他居然知道修真界,随后艰难开口道:“隐门不是修真界,也在世俗,只不过基本上不显于世,在各个小世界里,而所有小世界的家族、门派,统称为隐门!”

    这回不等陆鸣问,箭秀就邀功似地继续说道:“不过古老的小世界,都跟修真界有联系,还有隐蔽通道相连,这次修真界来世俗寻找苗子的特使,大部分都是通过那几个古老的小世界下来的,在这片秘境中,不单单有我们隐门的各大天骄,还有修真界的特使。”

    陆鸣双眼微眯,“你们神箭宗来这里的人有多少?修为最高的是谁?”

    箭秀如实回道:“这次我们神箭宗来了九个人,七个内门弟子,皆是筑基初期修为,修为最高的是一个护法长老,筑基大圆满,还有一个是我们神箭宗的核心弟子,名叫箭魄,修为筑基后期,这次来,我们八人就是保护箭魄的,他现在正在山顶的传承宫殿接受传承,所以才派我们守在这里。”

    陆鸣质疑道:“你们神箭宗的核心弟子在这里,就派一个筑基大圆满的修士来保护,你骗鬼呢?”

    箭秀急声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只有结丹境以下的修士才能随意来到世俗,不过隐门跟世俗有约定,不能轻易离开小世界在世俗走动,要不是正赶上修真界的特使下来寻找修行苗子,我们也不会这么多人出来,而且修为越高的人,在世俗受到的压制越厉害,结丹修士想要来世俗,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基本上除非有特重要的天才人物出来,一般不会有结丹修士护法。”

    “你的意思是说,有结丹修士来这里了?”

    “这个……我不清楚,但据我所知,有三个大门派的天才弟子在这里,想必……应该有结丹修士随行,不过我们没有遇到过,而且就算遇到了,也看不出来。”

    随后,陆鸣又问了几个问题,箭秀都老老实实回答了。

    瞧见他皱眉沉思,箭秀哀求道:“这位前辈,我该说的都说了,您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然而就在这时,嗖的一声,一支弩箭从一处极为隐蔽的位置射了过来。

    陆鸣心有所感,刹那横移,躲过这一记突施冷箭,但箭秀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噗嗤!

    望着直插入心口的箭尾,箭秀双目大睁,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除了不断吐血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随后,她直挺挺地倒了下来,至死,她眼睛都睁着,不敢相信自己没死在这个恶魔的手上,反而死在了同门的箭下。

    死不瞑目……

    第四更,今天我尽力了,好累,睡觉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