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2章 但那个女人,不是我
    原本很自责的铁牛被郑谦的突然举动弄愣了。

    “你打自己干嘛?”

    “怎么,就允许你打自己,不允许别人打自己啊,我就愿意扇自己嘴巴,你管得着嘛!”

    自己好心问他一句,他却这种态度,铁牛顿时不乐意了,两眼一横,怒声道:“你跟谁咋咋呼呼呢,俺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知道不?啥本事没有就会耍嘴皮子,俺就纳闷了,你咋当上行动处老大的,就是有你这种老大,雷大哥才会这么倒霉!”

    郑谦彻底被铁牛的犀利言辞激怒了!

    他本来就对雷傲他们心生愧疚,不曾想这个傻大个居然还敢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盐,当即满脸怒容,无处宣泄的怒火终于有了发泄的地方,瞪大双眼喝道:“傻大个,你再说一遍试试?信不信我揍你?”

    铁牛也动了真火,鄙夷道:“俺警告过你,别叫俺‘傻大个’,你还揍俺,呸,是俺揍你才对!”

    “来来来,我倒想看看你有啥本事!”

    “来就来,你以为俺怕你啊!”

    ……

    叫嚣了几句,俩人竟然真赤手空拳互殴起来,真是易燃易爆炸啊!

    不过若是让陆鸣得知自己冒着性命之忧救下的两个人竟然在这里干架,真不知道陆鸣会作何感想,恐怕骂娘的心都有了……

    过了片刻,俩人皆是鼻青脸肿地瘫坐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的惨状,俩人不约而同大笑起来,随后便是无尽的苦涩。

    其实他们俩不是真的看不上对方,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积压已久的憋闷而已。

    郑谦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登时疼得龇牙咧嘴,不满地说:“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但你小子也太不懂尊老爱幼了,下手那么狠!”

    铁牛同样揉了揉肿得老高的脸颊,无语道:“你知足吧,俺连三分力都没用!”

    要不是想用疼痛感麻痹内疚感,以铁牛的绝强防御能力,岂能让郑谦给打成这样。

    随后,铁牛闷声道:“郑大叔,咱们接下来怎么办?难道真待在这里等着?”

    郑谦抬头看了眼血色减弱的红月,无奈一叹:“咳,听陆鸣的吧,咱们也只能待在这里了!”

    …………

    …………

    正在疯狂逃窜的陆鸣也注意到了红月散发的血光正在渐渐减弱,咬紧牙关,继续以两倍音速朝一个方向狂奔而去,同时不断施展焚天灵技,将正前方围堵过来的无数骷髅兵淹没于火海。

    而在他身后,仍旧有无数骷髅兵穷追不舍,尤其是那个名为李超的英灵,胯下燃烧着蔚蓝火焰的骷髅战马速度奇快,竟然也达到了两倍音速,而且越来越快,此刻距离他只有五公里了。

    那架势,仿佛要追他到天涯海角一样,不死不休!

    雷炎木随后一挥,便将一具突然从他身侧地下爬出来的骷髅兵击碎,看似随意,但陆鸣脸色又惨白了一分。

    他已经以两倍音速狂奔了半个小时,期间还不间断施展焚天灵技,饶是以他的肉身强度和恐怖灵气储备,也是有些吃不消。

    而且逃亡途中他又硬接了李超的两剑,这才是他如今脸色惨白、越发虚弱的重要原因。

    尤其在他的后背处,有着三条皮开肉绽、深可见骨的大长口子,冒出的鲜血早已将他的后背染红,宛若一个血人,可想而知他受了很严重的伤势。

    颜紫衣被他横抱着,自然能够看到他身后的惨状,眼神异常复杂。

    她虽然不知道陆鸣跟那个骑马的骷髅人说了什么,但现在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了,不由劝道:“陆鸣,你把我放下吧,你抱着我很难逃出去的,我能看出他们不会伤害我,你放我下来,一个人逃吧!”

    对于颜紫衣能够猜到这些,陆鸣并没感到意外。

    但让他把颜紫衣交给这帮非人的家伙,即使明知道他们不会对颜紫衣不利,他也决不会那么做,他不敢赌!

    “我怎么带你进来,就会怎么带你出去,别的,不必说!”陆鸣快速说完,急忙从天机令中取出一片九命花放入口中,继续玩命奔跑。

    听到他那无比坚定的话语,颜紫衣神情不由有些恍惚。

    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对她说出这种话,虽不是甜言蜜语,但却比甜言蜜语甜蜜无数倍。

    宁愿死,也不愿意丢弃自己,这样的男人,一生何求?

    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告诉陆鸣自己的心声,但理智让她没有开口,因为,陆鸣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但那个女人,不是我……

    不过,能和陆鸣有这样同生共死的经历,她就知足了。

    随后,她将头紧紧靠在陆鸣的臂膀上,闭上眼睛,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容,不觉间,两滴眼泪……无声滑落。

    陆鸣并没有注意到颜紫衣的反常举动,他也没有精力注意,他心里只有吐血的冲动,这片荒原尼玛也太大了,狂奔了半个小时,将近几千里地,居然还没跑出荒原,而且放眼望去,依旧是茫茫的野花野草和无边无际的骷髅兵,给他的感觉就像他是孙悟空,无论怎么跑,用多长时间,也逃不出如来佛祖的手掌心似的,很无力!

    不过好在红月的血色正在褪去,给了他逃下去的动力。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危机感再次袭来。

    陆鸣不敢怠慢,头未回,但手中的雷炎木刹那甩向身后。

    砰!

    随着一声重响传出,雷炎木再次与李超释放的恐怖剑光碰撞在了一起。

    而在他刚刚结痂的后背上,再次出现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但他仿佛没有觉察到一般,借着爆炸余波的冲击力继续前冲,不过一口鲜血还是从他的口中喷射而出。

    瞧见那个实力低微的小子竟然又一次挡住了自己的剑光,李超眸中的鬼火有要变成蔚蓝色的迹象。

    就在李超想不惜损耗修为,动用超强手段时,它似感应到了什么,猛地抬头望天,随后陡然一牵马绳,停了下来。

    “带她前往吾教正殿,并保证她的安全,否则就算汝逃到天涯海角,吾宁可违背誓言,也要离开安息之地,追杀汝等,不死不休!”

    随着一声怒吼从李超的口中传出,红月的血光尽数褪去,变得皎洁无比。

    下一瞬,无论是李超,还是那无穷无尽的骷髅兵和一个个英魂,尽皆凭空消失,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没有真正发生过。

    尘归尘,土归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