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0章 你对我做了什么?
    绝对不能承认!

    傅薏仁强行压下内心的恐惧,做好了打死也不承认的准备。

    不是他骨头有多么硬,而是他突然想到了一点。

    就算陆鸣知道自家的秘密又怎样,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怀疑自己又如何,只要自己不承认,就没人能把自己怎么样,因为他们没有证据。

    没错,就是没有证据!

    凡是被傅氏针灸疗法治疗过的病人,全都已经死了,可以说死无对证,而傅家现在,只有他傅薏仁知道这个秘密,无凭无据,那么就算陆鸣说破天,也只是陆鸣的猜测。

    虽然刚才心虚说秃噜了嘴,但也可以用太过害怕口误了来解释,就算在场的这些人信了陆鸣的话,也没什么,顶多就是损失了一些潜在利益而已,即使更糟糕,也总好过傅家声名扫地,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强吧?

    傅薏仁有了底气,但他没准备借此继续向陆鸣发难,人家能够知道他们傅家最大的秘密,指不定还会知道些别的,他可不想因为意气之争再徒增事端。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发低姿态,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

    “陆鸣,我承认刚才是我一时大意,没有发现那女娃中毒,还为了面子诬陷你,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会实事求是,踏踏实实的治病救人,至于你说的什么九针刺穴,我真不知道,可能我们傅家的傅氏针灸疗法真的有问题,我回去一定好好研究,一旦发现,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绝不再用,我也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没有害人之心,所说的一切也都是真的,你就别再为难老夫了,还是赶快救治那个女娃吧!”

    傅薏仁满脸自责、羞愧,说到最后,语气更是近乎哀求。

    这一席话,被他说得情真意切,有一部人还真就信了,但像雷太业这种精明人,岂能看不出他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心虚、怕了陆鸣的表现。

    不过他们也不得不佩服他的临机应变,这招弃卒保车,用的真是恰到好处,同时还提醒陆鸣:你在这里揪着我不放,还不如把时间放在救治雷莹身上。

    当然,也在提醒众人,孰轻孰重!

    果不其然,傅薏仁话音刚落,严玉良就开口劝道:“这位小兄弟,既然你能看出雷莹中的什么毒,想必一定有救治的办法,你就别跟这种小人一般见识了,还是抓紧时间救雷莹吧!”

    于和伟也连忙附和道:“老严说的对,现在时间对于咱们来说太重要了,每拖一分钟,里面的人就多一分危险,为了跟他怄气,不值当啊!”

    有人出头,其他人也纷纷出言,意思大同小异,就是让陆鸣赶快治疗雷莹,至于傅薏仁,没有人在乎。

    雷太业这时怒斥道:“傅薏仁,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还不跟我滚!”

    傅薏仁哪能不明白雷太业是在帮自己,连忙回了句“我这就走,这就走”,便转头向外走。

    不过就在这时,郑谦横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

    傅薏仁悲愤地看向郑谦,但郑谦压根没有看他,视线投向陆鸣,用眼神询问陆鸣要不要放这老匹夫走。

    陆鸣扫了一眼劝说自己的这帮人,内心无比鄙夷,他何等聪明,岂会不知道他们根本不在意雷莹的死活,只是怕雷莹死了,他们真正在意的东西无法得到而已。

    但陆鸣不得不承认,他们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时间现在太宝贵了,浪费时间在这个畜生身上,实在是不值当。

    不过想让他就这么放了傅薏仁这个畜生,怎么可能?

    他怎么能允许傅薏仁继续出去害人?

    一念至此,他身形一晃,刹那出现在傅薏仁身后,迅疾出手,赫然将剩下的八枚银针插在傅薏仁的身上,然后在傅薏仁的几处穴位连点几下。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傅薏仁急声吼道,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

    “你不是说你们傅家的傅氏针灸疗法没问题嘛,为了聊表歉意,我就用你们傅家的傅氏针灸疗法给你去去火,虽然少了一根,但疗效应该不会差太多,顺便派人照顾照顾你,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陆鸣戏虐一笑,随后敛去笑容,命令道:“将他带下去,关起来!”

    傅薏仁闻言大惊失色,急声喊道:“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赶快把银针拿下来,你这是草菅人命,我要告你,我……”

    还没等傅薏仁说完,两名外勤人员便架着他离开了。

    “姓陆的,你就是恶魔,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傅薏仁怨恨无比的声音还在外头回响,陆鸣心里嗤笑一声:“呵呵,可惜你遇到我,就再没机会了!”

    不再理会傅薏仁,陆鸣发现帐篷里突然安静极了,连忙催促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还不把枪放下,吓到咱们的贵宾怎么办,都出去,要不然别人还以为咱们特别调查局多么霸道似的!”

    众人的脸皮皆是不由自主抽动了下,心想你还要不要点脸了,是谁让这帮人进来的?是谁让他们拿枪对着我们的?

    你这还不算霸道,那就没有霸道的人了。

    就连特别调查局的人都有些脸红了,譬如颜紫衣、冷彪……

    外勤人员一走,陆鸣就笑着说道:“实在对不住,刚才我有点激动,你们别介意哈,我不是针对你们!”

    众人脸皮再次抽动了下,因为他脸上可看不出一丁点的歉意。

    没工夫跟他扯皮,严玉良苦笑道:“我们没介意,小兄弟,你还是赶紧救雷莹吧!”

    “严老是吧,您放心,雷莹我是绝对有信心治好的,只是……”陆鸣为难道:“只是我师父说过,解除蛊毒的办法不能外传,所以,不好意思,还请你们都出去,不过你们放心,十分钟,我就能将雷莹唤醒,不会耽误你们的正事。”

    人家都这么说,还能怎么办?

    即使再不情愿,也只能离开帐篷了!

    “如果你治不好我侄女儿,哼,后果自负!”雷太业冷哼一声,领着雷家人走出了帐篷。

    其他人彼此无奈一叹,也跟着走了出去。

    看到这群大人物被陆鸣耍得团团转,郑谦不由有些佩服陆鸣了。

    不过就在这时,陆鸣无语道:“你在那儿傻笑什么,还不出去。”

    郑谦笑容一僵,“我也得出去?”

    陆鸣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跟你闹呢啊?你不是人啊?”

    郑谦灰溜溜走出了帐篷……

    第一更,今天实在是太热了,一直出汗,我去……

    受不鸟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