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49章 九针刺穴、伤天害理!
    九针刺穴?

    傅薏仁被陆鸣问得发懵,什么九针刺穴,他听都没听过,不过他敏锐注意到“邪门针法”这四个字。

    邪门的针法,岂不是说这个什么九针刺穴,是邪门歪道?

    也就是说,陆鸣把他们傅家祖传的“傅氏针灸疗法”丑化成邪门歪道的治疗手段了?

    这怎么能容忍?

    你可以说我医术不精,也可以说我人品败坏,但你绝不可以污蔑我们傅家祖传的秘术,哪怕一丝。

    那是傅家的根基,那是傅家之所以能屹立华夏上百年的根本,岂容他人污蔑?

    一旦这种话流传出去,可想而知后果多么严重,不单单能毁了他傅薏仁,更能毁了傅家,将傅家上百年积累的声誉毁于一旦。

    傅薏仁此刻是真怒了,血丝一瞬间充斥眼白。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九针刺穴,我刚才用的,乃是我傅家的祖传秘术……傅氏针灸疗法,是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法,根本不是什么邪门针法,你若再敢造谣污蔑,老夫今天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跟你不死不休,你休要欺人太甚!”

    傅薏仁颤抖着指着陆鸣,双眼赤红地吼道,那神情,真有要拼命的架势。

    众人很能理解他为什么如此愤怒,任谁被别人把引以为傲的东西贬得一无四处,恐怕都受不了,更何况像他这种人,最在乎的就是名声。

    虽然众人没说什么,但心里对陆鸣却是更加不满了,正所谓打人不打脸,陆鸣可好,直接要人家命。

    陆鸣没有理会旁人的敌视目光,紧紧盯着傅薏仁,瞧见他不似说谎,微有些惊讶。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九针刺穴,乃是陆鸣在修仙传承记忆中偶然发现的一门邪恶针法,那是时期的产物,如今过去这么多年,恐怕早已面目全非,而且从傅薏仁施针的手法来看,傅家应该只是得到九针刺穴的残篇,并不知道那就是九针刺穴,这才将它当成宝贝,并取名“傅氏针灸疗法”,厚颜无耻当成傅家的传家宝传承下来。

    陆鸣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九针刺穴,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用的,唯有修士才能真正施展,而且,九针刺穴不单单是一门邪道医术,更是一门邪恶的灵技。

    ……

    不过就算傅薏仁真不知道它是九针刺穴,陆鸣也不准备放过傅薏仁。

    陆鸣不相信这么些年,傅家没有发现它的歹毒之处,既然发现了,还一直沿用,并把它当宝贝看待,其心……可诛!

    “生死人肉白骨?呵呵,没错,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成生死人肉白骨,因为那是以患者的生机和寿命为代价换来的!”陆鸣冷冷一笑,猛地指向躺在病床上的雷莹,怒声道:“你刚才在她脑部施针,她确实能按你说的,在五分钟后醒过来,但大家知道她会付出什么代价吗?她的寿命将会锐减,她的各个器官会急速枯竭,她的生机会不断流失,也就是说,她本来能长命百岁,但一旦被施展九针刺穴,就会活不过五年。”

    说到这儿,陆鸣目光冰冷地看向傅薏仁,恨声继续说道:“当然,这种非人的损耗,短时间是看不出来的,而且只要服食大补之物,发病时的反应也跟头疼脑热没什么两样,但却无法挽回损失的生机和寿元,因为那是不可逆的,等到患者真正要不行的时候,你,还可以施展九针刺穴一次,疗效甚好,因为那是患者的回光返照,也就意味着,患者离死已经不远了,这么歹毒的医治手段,我不相信你们傅家会不知道它的邪恶之处。”

    突然,陆鸣沉声喝道:“说,你知不知道?”

    陆鸣这声蕴含修为的大吼,只针对傅薏仁,别人没什么感受,但傅薏仁脑海骤然轰鸣,仿佛有无数道声音同时在他脑海里炸响。

    傅薏仁脸色瞬间惨白如纸,双腿无力,一屁股摔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看向陆鸣,失声喊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众人还没从陆鸣的惊天言论中缓过神来,却没想到傅薏仁内心这么脆弱,竟然被陆鸣一声吼吓得不打自招了。

    得,这回不用猜测陆鸣的话语是真是假了……

    瞧见众人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傅薏仁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解释道:“不,不是的,他是胡说八道,不是这样的,我们傅氏针灸疗法是奇法,不是像他说的那样……”

    但怎么可能有人再相信他的话!

    其实也不怪他心智不坚,实在是陆鸣的话句句说到要害处,再加上陆鸣趁着他心神失守之际用修为之力突然震慑,他这才慌乱中说出了实话。

    没错,经过上百年的时间,用傅氏针灸疗法治疗过那么多病人,他们傅家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它的弊端。

    但说实话,他们发现的很晚,是在三十年前。

    那时傅家已经依靠它风光无限,在医界有了举足轻重的地步,而且慕名求医的人络绎不绝,如果把它的弊端公之于众,那么傅家将会直接从云端跌入深渊,永无翻身之日。

    为了不遭世人唾骂,更为了延续傅家的辉煌,傅家当年的家主一狠心,不但将此事隐瞒了下来,更是将知情的人全部杀死,并设为傅家的最高机密,只有每代的家主才有资格知晓。

    不过那位家主,也就是傅薏仁的父亲,还有些良知,从没放弃过寻找解决弊端的方法,但很可惜,没有找到,所以傅薏仁父亲只能减少使用它的次数,并且只挑患了绝症或者命不久矣的人施展傅氏针灸疗法。

    这也就造成了傅家的影响力停滞不前,更隐隐有衰退的迹象。

    然而傅家现任家主,傅薏仁,很显然良心所剩无几,利益熏心,为了重振傅家,为了享受世人的尊敬,毫无顾忌地滥用傅氏针灸疗法,因他死去的人,不下几十人。

    可以说,他有如今的地位,完全是用一条条人命换来的。

    这个秘密,父亲死后,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就算此法伤天害理,只要他不说,他自信没有人能看出来。

    而且他害死的那些人,很多原本就活不了多久,大不了用正常医术救治更多的人来弥补嘛!

    这就是他安慰自己的方法。

    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个秘密,而且如此详尽……

    第三更奉上!!!

    谢谢的打赏,么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