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48章 陆鸣的霸道、强势!
    郑谦当然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说心里话,在场的雷家、白家、钱家,是燕京下八家的其中三家,如果可以,他哪个也不想得罪,因为他的身份背景,跟人家差了一个档次。

    严玉良和于和伟,分别是科技局和神秘研究院的二把手,他也同样得罪不起。

    但没办法,谁让陆鸣现在是他的顶头上司,陆鸣给他下了命令,他敢不听吗?

    而且自从从颜紫衣那里了解了陆鸣的为人和恐怖实力,他也本能的愿意相信陆鸣,更何况陆鸣这股霸道的劲儿很符合他的脾气,弄得他热血沸腾的。

    你们身份显赫又怎样?你们背景通天又如何?

    在这里,老子就是天,老子让你们站着,你们就不能坐着,不愿意?

    不愿意老子就崩了你们,咋地?

    你们能把我咋地?

    多霸气!

    “反正老子光棍一条,怕个蛋!”

    郑谦心里一横,嗓音洪亮地喝道:“陆鸣,现在是这里的总指挥,凡是特别调查局的弟兄,都必须无条件听从他的指挥,听见了吗?”

    “听见了!”

    不单单是帐篷内的二十几名外勤人员齐声回应,不断赶到帐篷外围的外勤人员也是齐声回应。

    响声震天,充满了义无反顾、铁血的气势,震慑众人!

    听见郑谦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陆鸣,投向这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

    他们不敢相信这么年轻的陌生青年,竟然被特别调查局委以如此重任,成为这里的总指挥,而且看郑谦的模样,一点都没有不情愿的意思,这……怎么可能?

    站在雷太业后面的雷凌大睁着双眼,由于太过震惊,那张俊俏的脸庞都不再那么俊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之前他完全没放在眼里,只是当做路人甲的小子,居然摇身一变成了特别调查局在此处的一把手,更没想到自己的性命全在人家的一念之间,这让心高气傲的他无法接受。

    这小子凭什么?

    尤其注意到颜紫衣看向陆鸣的异样眼神,雷凌心里的嫉妒火焰更是熊熊燃烧起来,有些失去理智了。

    “就算他是这里的总指挥又怎样,我就不信他真敢杀了咱们,你们还不给我上,擒下他们俩!”

    雷凌突然大声喊道,瞪向陆鸣的目光冰寒彻骨。

    陆鸣瞥了雷凌一眼,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杀意,不由有些莫名其妙,但面色不显,嘴角一弯,眸光扫向在场众人,戏虐道:“你们可以试试!”

    下一瞬,拉开保险的声音齐齐响起,听在众人耳里异常刺耳。

    此刻,没有人会怀疑这群特别调查局的人不敢动手,而且他们也不敢赌,更何况没必要赌。

    “雷凌,给我住嘴!”雷太业怎能看不清形势,喝了一声,而后阴测测地盯着陆鸣,冷哼道:“哼,今天我给洪老一个面子,但若是你继续往我们雷家身上泼脏水,信口雌黄,就算你身份再不简单,我们燕京雷家也会跟你好好讨个说法。”

    陆鸣笑了,是被气笑的,“你这个人可真逗,我从进来到现在,说过你们雷家一句坏话吗?一直都是这个庸医在这里搅风搅雨好不好?他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呵呵,我现在倒是怀疑这个庸医是不是受人指使,故意治不好雷莹的了!”

    听见他这么一说,众人顿时回过味来,是啊,从头到尾,他一直在针对傅薏仁,根本没有往雷家泼脏水的意思,都是傅薏仁说的,这么看来,傅薏仁之前的那几番言论,就很耐人寻味了。

    不过他脾气还真挺冲的,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泼一盆脏水给你,你能怎样?

    丝毫不吃亏,也丝毫没把雷太业的威胁话语当盘菜,一瞬间,众人便初步了解了他的性格,强势、霸道、无所畏惧、也一点不肯吃亏。

    “你……”雷太业双眼一怒,多久没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但雷太业不是傻子,稍微一想就猜到了傅薏仁有问题,随后冷声道:“雷莹是我亲侄女儿,是我们雷家的人,我们雷家怎么可能害她,而且害了她,对我们雷家有什么好处?”

    “哼,既然是你发现雷莹中毒的,那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治好雷莹,如果治好,我雷太业亲自向你赔罪,如果治不好,哼,就算你说出花来,我们雷家也绝不会罢手!”雷太业冷哼一声,重新坐回了座位。

    虽然雷太业狠话连连,但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出雷太业这是想要置身事外了,要不然也不会绝口不提傅薏仁。

    同时雷太业也够老奸巨猾的,临了还给陆鸣挖了一个坑。

    你不是很能嘛,你阻止了别人医治,又发现了雷莹中毒,那就说明你有能力救人了,那么雷莹能不能好,就看你的了,治好是应该的,治不好,呵呵,那这个锅就得由你背了……

    话说到这份上,傅薏仁岂能不知道雷太业这是不管自己的节奏了,内心不由一慌,哪里还敢留下来,当即气愤说了句“好好好,这事儿老夫不管了”,便欲离开这里。

    但想要这么轻松离开,怎么可能?

    “我的话还没说完,让你走了吗?”陆鸣冰冷的话语紧随其后响起。

    手下们会意,齐齐将枪口对准傅薏仁,食指压在扳机上,顿时让傅薏仁后退了回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就算老夫没有发现那女娃中毒,就算老夫误会了你,老夫也没有犯法,你凭什么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难道你们特别调查局的人就这么无法无天吗?”傅薏仁怒视向陆鸣,声色俱厉。

    “我说过,我要揭你的老底,我没说完,你当然不能走,我就是这么霸道,不行吗?”陆鸣戏虐一笑,嚣张极了。

    老子就是以势压人,就是无法无天,你能怎样?

    只能老实儿给我听着。

    形势逼人急,走不了,傅薏仁只能愤慨道:“你……,好好好,老夫就看看,你能揭我什么老底,老夫一生光明磊落,问心无愧,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污蔑我的!”

    “污蔑你?呵呵,你还没那个资格!”陆鸣不屑一笑,随后敛去笑容,冷喝道:“我问你,你刚才所用的针法,是不是邪门针法……九针刺穴?”

    第二更奉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