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39章 雷凌!
    ??这三人都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

    为首之人个头能有一米八七,体态修长,面容俊朗,身着亚麻色休闲西服,就算不识货的人也能看出他这身行头价格不菲,是毋庸置疑的高富帅,如果非要鸡蛋里挑骨头,只能说他肤色太白太细腻了,而且双眼有些狭长,给人阴柔之感。

    而在他左右的两人,虽然无论从身形还是相貌都无法与他媲美,但却比他阳刚很多,穿着浅灰色长衫,体格健硕,一看就是武者。

    随着三人拦住去路,陆鸣四人只好停下脚步。

    为首的那个高富帅目光只在陆鸣三人身上停留了刹那,便脸含笑意地走到颜紫衣身前,眸中流露出不加掩饰的爱慕之情,用带有磁性的嗓音说道:“紫衣,好久不见!”

    颜紫衣瞅了一眼他们三人,平静回道:“雷凌,你怎么来了?”

    “我大哥进入古秘生死未卜,我这个当弟弟的,怎么可能不来呢!”嘴上这般说,但雷凌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担忧之色,微笑说道:“而且好久没有见紫衣你了,甚是想念。”

    这才是他来的真实目的。

    听见他这么说,颜紫衣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之色,不过面色不显,“如果雷大哥知道你有这份心,我相信他一定会很高兴的,我还有事,暂不奉陪了!”

    说完,颜紫衣挤出一丝笑容,侧身向里走去,不过下一瞬,一只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紫衣,别那么着急走嘛,咱们好不容易见一面,叙叙旧!”雷凌微微一笑,旋即从兜里掏出一个雕刻十分精美的玉佩递给颜紫衣,“这是我在一处古秘中寻到的防御法器,虽然威力不大,使用次数也有限,但十分漂亮,配得上你的美丽,送给你!”

    虽然语气轻描淡写,没有过多渲染得到玉佩的艰险,但说出“古秘”和“防御法器”,就足以证明他的心意和玉佩的价值了。

    不过颜紫衣并没有露出任何惊喜的表情,反而脸色骤冷,“无功不受禄,这件法器,我不能要,同时请你松手,我确实有要紧事要办!”

    肖战没想到颜紫衣这么不给雷凌面子,当即不悦道:“颜紫衣,这可是凌哥费了千心万苦才弄到的防御法器,你别不知好歹!”

    吴越也是不满道:“凌哥对你的心意世人皆知,你三番五次拒绝凌哥,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无论家世,还是凌哥自己,都足以配得上你,你别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可以……”

    未等吴越说完,雷凌便呵斥道:“你们怎么跟紫衣说话呢,还不道歉!”

    “凌哥,实在是她……”

    看见凌哥冷冽的眼神,肖战和吴越顿时把要说的话憋回了肚子里,不过没有向颜紫衣道歉,虽然他们俩以雷凌马首是瞻,但也是有身份有背景的家族子弟,不可能向一个女流之辈卑躬屈膝。

    雷凌转过头,松开手,歉意一笑:“紫衣,你别听他们俩瞎说,我弄到玉佩没费什么事儿,你就收下吧!”

    颜紫衣冷冷地瞥了肖战和吴越一眼,然后看向雷凌,很直接地拒绝道:“既然他们俩已经这么说了,那咱们就把话挑明了吧,我不喜欢你,所以你不用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雷凌没想到她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直接地拒绝自己,毫不留情面,心中有怒火燃烧,不过不是冲她,而是对肖战和吴越。

    他已经追求了颜紫衣快两年了,自然知道颜紫衣的性格,要不是那俩没长脑子的蠢货这么逼宫,颜紫衣也不会公然拒绝。

    当然,他也不是对颜紫衣一点怒火没有,但生气归生气,他还没傻到当面跟颜紫衣翻脸,不但有**份,招来话柄,还会彻底将颜紫衣和她背后的颜家得罪了,实属不智。

    而且这也不是第一回被颜紫衣拒绝了,就算再拒绝次,颜紫衣也注定会成为他的女人,因为他看中的女人,还没有人能逃出他的手心,无论情愿,还是不情愿。

    “紫衣,我不会放弃的,就算你拒绝我一百遍,一千遍,我对你的真心永远不会变!”雷凌一脸深情地说道,给人的感觉仿佛他是一个十分专情的男人,愿意为了爱的人付出一切。

    但在陆鸣看来,是那么的虚伪,那么的让人作呕。

    虽然和颜紫衣接触时间不长,但陆鸣可是十分清楚颜紫衣有辨别别人是不是说真话的能力,连他都能看出这家伙在隐藏怒火,他不相信颜紫衣会看不出来,不过陆鸣可没有管闲事的意思,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轮不到他管。

    “谢谢你的心意,但我可以肯定告诉你,你的真心给错人了!”颜紫衣淡淡说完,不再理会雷凌三人,快步朝前走去。

    果然啊!

    陆鸣玩味地看了雷凌一眼,连忙和铁牛、刘本实跟了上去。

    颜紫衣四人一离开,雷凌再难压制心中的怒火,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地喃喃道:“颜紫衣,你别太得意,我早晚有一天会让你乖乖躺在我的床上,任我摆布!”

    深呼吸了几口气,雷凌仿若变脸般恢复了往日的自信面容,没有理会周围人的异样目光,迈步走回自己的帐篷。

    走着,陆鸣好奇道:“刚才泡你的那个男人,是雷大哥的弟弟?”

    “是雷傲同父异母的弟弟!”颜紫衣陡然停住脚步,眼神清冷地看向陆鸣,一字一顿地说:“别用‘泡’这个字,我不喜欢,而且他也不配!”

    陆鸣这个无语,人家本来就是泡她嘛,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跟我耍什么脾气啊!

    不过看出她心情不太好,陆鸣也就没跟她计较,又问:“这个雷凌,跟雷大哥关系很不好?”

    这回没用颜紫衣回答,刘本实就回答了,“何止是不好,雷凌那个小崽子,巴不得雷傲死在里面呢,这是燕京众所周知的事情。”

    陆鸣诧异道:“不至于吧?”

    刘本实哼了一声:“太至于了,虽然雷凌和雷傲都是雷家现任家主雷武烈的亲生儿子,但雷傲却是雷武烈原配夫人生的,而雷凌,则是庶出,按照大家族的惯例,不出意外,雷傲就是雷家下一代的继承人,你说雷凌希不希望雷傲死?”

    陆鸣皱眉道:“就为了继承家主之位?”

    刘本实小声道:“这只是一部分,听说……”

    这是颜紫衣冷声打断道:“刘叔,不该你说的,别说!”

    刘本实立马闭嘴,悻悻然一笑。

    “到了!”颜紫衣瞪了陆鸣一眼,走进了帐篷。

    “这小妮子,瞪我干吗?又不是我说的!”陆鸣无语喃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