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37章 抵达泰山!
    ??翌日清晨,跟家人告别,陆鸣、铁牛便和特别调查局派过来的外勤人员押着答应特别调查局的那一份壮体药前往宝鸡县城。

    一行人到了特别调查局在宝鸡县城的秘密基地,颜紫衣早已等候在外。

    看见颜紫衣,陆鸣眼底闪过一抹异色,没想到这才过去两天,她整个人竟然瘦了一圈,而且神色略显憔悴,明显是过分担忧、焦虑造成的,心中对她的那点不满顿时消散一空。

    不过陆鸣没有安慰什么,走过去,拿出一张纸递给颜紫衣,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说道:“说好的药方和药材,我都带来了,这回,我跟局里两不相欠!”

    颜紫衣眼神复杂地看向陆鸣,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接过药方,内心一叹,说了句“谢谢”。

    铁牛并不知道陆鸣和颜紫衣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从他俩说话的语气和神情,铁牛明显感觉到了气氛不对,所以只是向颜紫衣点了点头,没有像往常那般热情。

    沉默片刻,陆鸣率先开口,道:“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颜紫衣语气低沉地回道:“还是没消息!”

    “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你也别太……担心了!”看到她这样,陆鸣终于没忍住安慰了一句,而后岔开话题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颜紫衣当然明白陆鸣的意思,感激地看了陆鸣一眼,“等直升机来了,咱们就出发!”

    铁牛瞪大双眼,结巴道:“直……直升机?”

    颜紫衣点点头,“咱们先坐直升机到吉省部队,然后再乘军用飞机去泰山,方便些,也更快些!”

    陆鸣没有惊讶,对于特别调查局来说,这些就是小事一桩而已,不过铁牛可就不淡定了,大脸有些发白。

    “你怎么了?别告诉我你晕机?”陆鸣眉头微蹙。

    “俺……俺没坐过飞机,俺也不知道晕不晕机,但俺……恐高!”铁牛咽了口唾沫,满脸尴尬。

    陆鸣一拍脑门,怎么把这茬忘了,这货恐高。

    颜紫衣也没料到铁牛会恐高,先是一怔,随后含笑安慰道:“没事的,军用机很稳,而且咱们很快就能到。”

    铁牛憨厚一笑:“那就好,俺……俺应该能克服!”

    “不能克服也得克服!”堂堂一个能够抗衡武道宗师的人物,恐高、晕机,怎么行,这要让外人知道,还不得笑掉大牙,最主要的,太丢他陆鸣的人了。

    “陆哥,俺一定能克服!”铁牛咬牙说。

    被铁牛这么一闹,颜紫衣绝美的脸上终于轻松了几分。

    过了大约十分钟,一架武装直升机缓缓飞来,降落在屋顶。

    上了直升机,铁牛紧张忐忑地坐下,大手紧紧攥住把手,静若处子,看得陆鸣十分无语。

    虽然也是第一次坐飞机,而且还是武装直升机,但陆鸣没感觉任何不适,反而有些跃跃欲试,毕竟他不恐高嘛!

    飞机上,颜紫衣犹豫了下,方才开口,道:“这次在泰山发现的古秘,远超以前我们勘察出的任何一个,所以这次探索古秘,不是只有咱们特别调查局,还有其它几个部门和武道协会,总之情况比较复杂,咱们到了那里,你不用在意别人说什么,咱们只要把雷傲他们救出来,就行了!”

    陆鸣诧异地看向她,“难道这次行动,不是特别调查局主导?”

    颜紫衣知道陆鸣这是听明白自己的言外之意了,点点头,叹道:“刚开始确实是咱们局里先发现的,但随着发现越来越大,消息泄露,很多人就想插一脚,分一杯羹,现在,局面有些控制不住了。”

    陆鸣若有所思,随后给出承诺:“你放心,我不会给你们特别调查局惹麻烦,不过前提是没人招惹我!”

    听见他说“你们特别调查局”,而不是“咱们”,颜紫衣内心泛起一抹苦涩。

    一路无话,三人很快到了吉省的部队。

    换乘一架军用运输机,用了将近三个小时,三人便到达了位于泰安市的泰山。

    以前家里穷,所以陆鸣基本没出过省,这还是他第一次来有着“五岳之首”、“天下第一山”美称的泰山。

    望着叠峦起伏的山势,一眼望不尽的翠绿森林,陆鸣心中不觉间豪情万丈,难怪古时各朝君主都喜欢在这里祭天,文人骚客都喜欢来此吟诗作赋,只是站在山底,心境就大不同了,更遑论身处泰山之中、泰山之巅。

    但铁牛可没一点欣赏泰山的兴致,一下飞机,就嗷嗷吐了起来,差点没把胆汁吐出来,是真的晕机加恐高,而且还是严重类型的。

    陆鸣将一缕灵气渡入铁牛的体内,这才让铁牛平复下来。

    “陆哥,俺……我实在是忍不住,嘿嘿!”铁牛悻悻然一笑。

    陆鸣白了他一眼,转头看向颜紫衣,“怎么走?”

    颜紫衣指了指一个方向,“车来了!”

    陆鸣望去,脸色顿时古怪起来,“坐这个?”

    只见一辆马车缓缓过来……

    颜紫衣尴尬解释道:“山路太崎岖,只能坐这个了!”

    铁牛憨笑道:“这个好,这个可比飞机好多了!”

    坐这个还不如步行呢!

    陆鸣心里嘀咕,但没有说出来,客随主便吧,三人坐上马车,晃晃悠悠、慢吞吞朝山上的一个方向离去。

    他们飞机的着陆点是在泰山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而现在前行的方向,明显也不是泰山主山脉。

    将老疯子曾经给他的简易地图和如今的位置进行对比,陆鸣心中一震,“他们发现的古秘,不会就是老疯子告诉我的灵脉所在吧?”

    一念至此,陆鸣试探道:“咱们现在的方向背离泰山,难道那个地方不在泰山主峰范围?”

    颜紫衣摇了摇头,“到了你就知道了!”

    拉车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名为刘本实,经颜紫衣介绍,是特别调查局的老人,挺幽默风趣的,听见陆鸣这么问,刘本实咧嘴笑道:“那叫什么泰山,等咱们到地方了,你们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泰山了!”

    语气中,满满都是骄傲和得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