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31章 脱困、离开!
    ??锁妖阵,顾名思义,就是专门针对妖族的阵法,而且被困的妖族血脉越高贵,它的威力也就越大。

    这也是锁妖阵为什么被称为最鸡肋,但同时也是最恐怖的阵法。

    因为即使由阵法圣师布置的锁妖阵,如果被针对的妖族血脉很卑贱,也是没什么卵用,不过一旦被困住的妖族血脉异常高贵,就算是一个小小的阵法师布置的低品阶锁妖阵,也能发挥奇效。

    九尾天狐是妖族最顶尖的几大种族之一,血脉堪比神兽,何其高贵,被五位阵法宗师联手布置的堪比七品阵法的锁妖阵封印,就算白素素是妖圣之尊,又怎能逃脱得了?

    更何况她还身负重伤……

    “真不知道妖族得罪了哪位狠人,被人家研究出这么无情的阵法来,完克啊!”

    陆鸣内心有些唏嘘,不过既然知道它是锁妖阵,那就好办多了,因为在修仙传承记忆里,就有锁妖阵的布阵、破阵之法。

    “白前辈放心,我能找到阵眼!”

    陆鸣肯定说完,绕着石坛走了两圈,思忖片刻,他方才拿出几枚阵旗,刻画起来。

    瞧见他那自信的神色,白素素眸中异彩涟涟,更加确定他的身份不简单了,也更加放心女儿跟着他了。

    将阵旗刻画完毕,陆鸣双眼陡然射出两道精芒,不再犹豫,将阵旗摆放在石坛的几个位置,而后修为运转,双手不断掐诀。

    不到十秒钟,石坛上的刻印仿佛活了一般,不但鲜红欲滴,更是脱离石坛,烙印在了光罩之上。

    光罩顿时光芒大绽,似乎想要抵抗,但眨眼间便黯淡下来。

    就在这时,陆鸣喝道:“前辈,该你出手了!”

    白素素明显感受到那股压制力减弱,闻言不敢怠慢,娇喝一声,一道道粉红色光束从她的八条尾巴射出,对光罩狂轰乱炸。

    锁妖阵本就经历万年时间脆弱不堪,哪里能够承受陆鸣和白素素的里应外合之力,紧紧坚持了十几个呼吸,便如泡沫般破灭。

    轰的一声,光罩消失,石坛也化为齑粉,而白素素则顺势飞出了石坛,终于逃出困了她万年之久的锁妖阵。

    “哈哈,我终于出来了,我终于自由了,哈哈哈!”白素素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不过眸中却有泪花隐现,而那笑声中,更是充满了只有她能懂的苦涩之意。

    她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陆鸣没有安慰什么,因为他知道,任谁被困在一个地方那么多年,恐怕都得宣泄一番。

    过了一会儿,白素素这才恢复平静,一个闪身来到陆鸣身旁,手掌发颤地抚摸着女儿,哽咽喃喃道:“小舞,妈妈终于可以触摸你了!”

    陆鸣很识趣地将小舞交到白素素手上。

    白素素小心谨慎地抱着女儿,妖魅的脸上满是疼爱之色。

    不过抱了一会儿,她的眉心突然显现出粉色的八尾图案,紧接着,她猛地一指点在自己的眉心,一缕金色的血液便从她的眉心处溢出,刹那间没入了小舞的额头。

    与此同时,她原本就略显苍白的脸色惨白如纸,周身的气势更是虚弱不堪。

    瞧见这一幕,陆鸣双眼大震,急声道:“前辈,你这是……”

    白素素疼爱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女儿身上,嘴角弯起,笑着说:“这是我唯一能留给小舞的东西。”

    随后,她恋恋不舍地将女儿抱还给陆鸣,叮嘱道:“好好对小舞!”

    话音刚落,一股轻柔的推力将陆鸣送到了远处。

    下一瞬,这片地带的大多数灵石瞬间碎灭,一部分奇珍异草也瞬间枯萎凋零,磅礴的灵气和药力疯狂汇聚,被她鲸吞海吸般化为己用。

    “陆鸣,这里剩下的灵石和灵药,权当做我的一点心意了,替我好好照顾小舞,我替我们天狐一族谢谢你!”

    紧接着,白素素的声音从灵气漩涡中传出。

    陆鸣听出她像是在留遗言,脸色一变,急声道:“白前辈,你要离开?”

    “小舞交给你,我很放心,我该做我应该做的事儿了!”

    陆鸣哪能不知道她所说的“应该做的事儿”是什么,不由劝道:“白前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想报仇,谈何容易?更何况过了万年时间,早已物是人非,他们活没活着还两说,你何必如此呢?你和小舞才刚刚重逢,把不多的时光浪费在追凶上,还不如放下仇恨和小舞在一起……”

    未等他说完,白素素便决然打断道:“他们杀了我那么多族人,还将我们母女封印于此万年,此等大仇,你让我如何放下?”

    “就算他们不在了,我也要将他们的尸骸挫骨扬灰,将他们的后代尽数斩绝,以泄我心头之愤,以告我族人的在天之灵。”

    随着无比怨恨的声音隆隆而响,灵气漩涡渐渐消散,而白素素的身影,早已消失无踪。

    望着白素素离去的方向,陆鸣无奈一叹,“咳,何苦呢!”

    低头看了眼沉睡的小舞,陆鸣怜惜地摸了摸小舞的毛发,理了理心绪,随后将这片封印之地有用的东西全部收走,这才抱着小舞离开了这里。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返回白山村,而是沿着记忆来到了老疯子曾经带他去的地方,也就是森林和那片荒芜之地的交界处。

    抬头眺望荒原尽头,被滚滚黑雾笼罩,被老疯子称之为“厄难”的地方,陆鸣怔怔出神,喃喃低语道:“那里到底有什么?难道那里就是域外之地降临的入口吗?”

    从赤火和白素素两位前辈那里了解了很多,但越是了解,他就越是困惑、迷茫、还有畏惧。

    为什么万年前会有域外之地入侵?

    为什么地球会从一个修行大星落魄至此?

    它们两者有关系吗?

    龙爷的儿子龙飞又为什么去了“厄难”,却依旧活着?

    ……

    每当他以为自己掀开了这个世界的神秘面纱,却发现那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面纱掩盖着真相,好似无穷无尽,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他十分沮丧,但更多的,却是不甘。

    “等着吧,我早晚会破开层层迷雾,发现你!”

    陆鸣深深看了一眼“厄难”之地,面容坚定,随后,转身离去。

    下一次再来的时候,就是他踏入“厄难”之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