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7章 雀灵秋的霸道与强势!
    ??九尾天狐在妖族里是最顶尖的几大种族之一,拥有堪比神兽的高贵血脉,是准神兽,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各族礼敬,何曾向其他族类下跪过?

    但这次,即使她再不情愿,也不得不跪。

    因为就算她血脉高贵,但终究不是真正的神兽血脉,而雀灵秋,却是拥有真正的神兽血脉,是神族真正的纯血后人。

    准神兽和神兽,只有一字之差,但身份地位却是天差地别。

    虽然凤族最开始也只是妖族的一份子,但凭借着古神兽朱雀的直系血脉的强大先天优势,有凤族前贤跨过最艰难的那一步,成功进化到神兽的境界,犹如鲤跃龙门,一飞冲天,血脉达到了真正的神兽层次,成为真正的神族,血脉后人也就自然而然成了神族后裔,享受先辈遗泽,受用无尽,拥有其他妖族所没有的得天独厚的进化优势。

    其实九尾天狐也不是不可能进化到神兽层次,只要有族人达到神兽境界,便可以,但那一步,对它们来说太难太难,不单单是对它们,对别的妖族也是如此,因为妖族的等级划分无比森严,除非拥有古神兽的血脉,哪怕斑驳、哪怕只有一丝,或者得到最不可思议的造化,否则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跨过那道神门,顶多达到准神兽的等级。

    更因为那是神与凡之隔,如果随随便便就有凡成为神,那神族还怎么与仙人媲美呢?

    ……

    虽然有源自血脉的本能压制,但若是小舞妈妈在全盛状态,不至于被雀灵秋一句话压制得如此不堪,毕竟雀灵秋只是一道魂体,不过她现在修为十不存一,而且进来的还只是一缕分魂,所以只能沦为下跪的份儿。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在陆鸣的识海深处,居然会有一头火凤存在,而且还是纯血的神兽后裔,心中的震撼远超过雀灵秋带给她的羞辱。

    她立马压下胡思乱想,恭敬道:“晚辈九尾天狐一族长公主白素素,见过前辈!”

    见她毕恭毕敬的模样,雀灵秋脸上的傲色减缓,眸中更是流露出一丝唏嘘之意,“原来是天狐一族的白氏一脉,不知你认不认识白冷泽?”

    小舞妈妈闻言一惊,语气越发恭谨了,“回前辈,白冷泽是晚辈的第三代先祖。”

    雀灵秋又问:“他现在安好?”

    小舞妈妈抿嘴回道:“三代先祖五万年前便已归墟!”

    “五万年了,恐怕故人都已逝去,五万年了啊!”雀灵秋绝美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难名的神色,随后看向她,淡淡道:“看在你是白冷泽的后人,我就饶了你出言不逊的罪过,起来吧!”

    “谢……前辈开恩!”小舞妈妈感觉到那种血脉压制消失,连忙拜谢一声,这才缓缓站了起来,看向雀灵秋的目光不再有一丝一毫的不满,满是敬畏。

    她也必须敬畏。

    因为除了它们白氏一脉,很少有人知道三代先祖的真名,无论是三代先祖那个时代,还是后世,都尊称三代先祖为“狐族白帝”,但雀灵秋却能一语道破三代先祖的名讳,而且语气没有丝毫敬畏,反而像说一个朋友一样随意,足可见雀灵秋不是在虚张声势,说谎话,而是真的与三代先祖认识,关系还很不一般。

    同时也说明雀灵秋是五万年前的厉害人物,再加上人家是凤族纯血后人,她哪还敢心生不满,不敬畏呢?

    但这么一个连她都需要敬畏的狠人,怎么会在一个人类的识海深处?

    白素素百思不得其解,但她不敢过问。

    这时雀灵秋神色又恢复了以往的冷傲,语气霸道地说道:“虽然我免了你的不敬之罪,但你恩将仇报的行为实在是让你的先祖蒙羞,同时也让我很不喜欢,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白素素顿时一慌,又跪拜下来,急声解释道:“前辈,其实我也不想对付这个人类,虽然我们天狐一族没有前辈那么高贵,但也有自己的骄傲,我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女儿认一个人类为主,所以晚辈这才……”

    没等她说完,雀灵秋便强势打断道:“愚昧,你怎么就知道你的女儿认陆鸣为主不好?再者说,你是发了天道誓言的,陆鸣不懂其中深浅,难道我还不懂吗?就算你把陆鸣这小子给杀了,你也是违背了天道誓言,终究会被天道惩罚,不但修道一途彻底断绝,还有可能魂飞魄散,你就不怕吗?”

    白素素决然道:“为了我的女儿,我愿意付出一切!”

    雀灵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斥责道:“胡扯,你分明是为了自己的那点自尊,还好意思说为了你的女儿,虚伪。如果你真这么做,非但不是为了你的女儿着想,反而斩了你女儿的天大机缘,你知不知道?难道你想你女儿跟你一样,一辈子封印在这里,直到老死那一天吗?”

    白素素震惊地看向雀灵秋,迟疑道:“前辈,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他只是一个刚刚筑基的修士,怎么可能是我女儿的天大机缘?”

    “这个就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了,你只需要知道,你女儿认陆鸣为主,对你女儿百利而无一害,更有可能成为你们九尾天狐一族历史上第一位神族,天机不可泄露,我只能告诉你这些。”雀灵秋下巴微扬,露出高深莫测的神情。

    这回白素素是真的被惊到了,双眼大睁,很是不可置信。

    一个修为刚到筑基境的年轻人类,怎么可能让小舞达到那种高度?

    身为天狐一族的长公主,她岂能不知道想要进化为神兽有多难?

    那是一个梦,一个倾尽全族之力,历经无数万年也没能实现的梦啊,怎么可能……

    但看雀灵秋前辈的神情不似作假,难道这个年轻人类,莫非有天大的来头不成?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要不然以雀灵秋前辈的身份,怎么可能委身于陆鸣的识海之中?

    只一瞬间,白素素便自以为猜到了什么,不再犹豫,激动道:“多谢前辈点醒,晚辈愿意让女儿认他为主。”

    “如果不是因为跟白冷泽有旧,我才不会把这份泼天机缘给你女儿,退去吧,如何做,你应该清楚!”

    雀灵秋傲声说完,长袖一挥,便将白素素的魂念轰出了识海。

    但白素素刚一离开,雀灵秋的脸色就刹那苍白几分,恨恨说道:“臭小子,本神连蒙带骗给你弄了一个九尾天狐一族的小公主当奴仆,又给你弄了一个八尾天狐当护身符,如果你再劳累我出马,看我怎么修理你,哼!”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