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6章 惊变、雀灵秋、现!
    ??“我和他发了天道誓言,就算我再怎么不忍心,也必须让小舞认你为主,除非,你死了!”

    小舞妈妈的话,顿时让陆鸣警惕起来。

    搁谁谁都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认别人为主,因为一旦认主,跟古代的奴隶没什么两样,更何况像九尾天狐这样高贵的种族,岂能容忍?

    而相比让女儿认他为主,当然是杀了他最好了!

    “你个老不死的,先是拿我当小白鼠做实验,然后骗我拜师,当什么天机宗的宗主,现在又给我挖了一个这么大、这么深的坑,我上辈子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特么这么坑我?啊?敢不敢再损点?”

    陆鸣心里咒骂连连,将老疯子大卸八块的心都有了,随后哭丧着脸说道:“前辈,这是你和那个老家伙的事情,跟我没关系啊,我是无辜的,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履行你的承诺,但我可以单方面拒绝嘛,这样你既完成了约定,小舞又不用认我为主,怎么样,这个主意是不是很好?”

    小舞妈妈冷漠地看向他,一字一顿地说:“如果要能如此,那就不叫天道誓言了!”

    陆鸣有点想哭,“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前辈,如果你杀了我,那我还怎么救你啊?而且一旦你脱困就会杀我,那前辈觉得我还能救你吗?”

    “你是在威胁我?”

    “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小舞妈妈冷哼一声,傲然道:“哼,即使你不救我,再有个几百年,这个封印阵法也会能量枯竭,到时候我自己就能破解,还用得上你?”

    陆鸣深深看了一眼她,笑了,“前辈可真会说笑,如果前辈能够自己脱困,那又何必跟我说那么多呢?杀了我不就完事了?但前辈没有,为什么?或许真如前辈所说,几百年后这个封印阵法会能量耗尽,但我敢肯定,前辈也不可能脱困,要么是前辈寿元殆尽,熬不到那个时候,要么就是这里还有别的手段对付前辈,不知晚辈猜得对不对?”

    闻言,小舞妈妈脸色出现刹那的不自然,但转瞬间便恢复如初,不过怎能瞒过陆鸣的双眼?

    陆鸣内心冷笑:“想骗我,呵呵,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呢!”

    这时小舞妈妈眯缝着眼看向他,旋即玩味一笑:“既然你那么聪明,那么你猜猜我为什么不等你救我出来再跟你说这些呢?”

    陆鸣笑容陡然一僵,也是意识到了问题。

    是啊,她完全没必要把全部事实说出来,可以先委曲求全,等我把她救出来,再对我下杀手嘛!

    现在把不该说的全说了,而且她明显不想让小舞认我为主,那就是只能杀了我,可我既然知道了一切,又怎么可能傻到救一个想杀我的人?

    她这么做,不是白痴吗?

    可她也不像白痴啊!

    瞧见他一脸困惑的模样,小舞妈妈双眸一寒,霸气道:“因为自从你进入这里的那一刻,生死已经全在我一念之间,你不想救,也得救!”

    随后,小舞妈妈厉喝一声:“看着我!”

    不知是小舞妈妈的声音有股魔力,还是趋于本能反应,陆鸣下意识抬头看向她。

    下一刻,陆鸣的瞳孔渐渐涣散,竟出现了一个八尾狐狸的印记,渐渐清晰,即使陆鸣内心如何挣扎,也是无用。

    而小舞妈妈的眼眸已然变成粉色。

    “区区一个筑基小修,也想逃过我们天狐一族的血脉神通——魅惑之眸,真是痴心妄想,呵,还是乖乖变成我的傀儡吧!”

    小舞妈妈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眸中的粉色顿时妖异无比。

    下一秒,陆鸣的双眸也随之变成粉色,彻底失去了意识。

    瞧见这一幕,小舞岂能不知道妈妈对大哥哥做了什么,小脸焦急无比,连忙哀求道:“妈妈,大哥哥是好人,你不能对他使用魅惑之眸,那样会毁了大哥哥的,妈妈,你快停下来啊!”

    小舞妈妈歉意道:“小舞,我也能看出他不是坏人,但我绝不可能让你认一个人类为主,所以,只能对不起他了!”

    小舞急声道:“妈妈,我愿意认大哥哥为主,我愿意,求求你别杀大哥哥!”

    小舞妈妈顿时怒斥道:“糊涂,咱们天狐一族血脉何其高贵,你又是本族公主,岂能为奴为仆?以后这种不成器的话,莫要再说,否则你就不是我的女儿!”

    随后,她猛然喷出一口本命之血,加大了施展血脉神通的力度。

    下一瞬,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陆鸣的识海,正是她以魅惑之眸为通道,本命之血为引,凝聚成的一缕魂念。

    “不但知道我们天狐一族,还是个阵法天才,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来历!”

    她凤目一凝,身形一晃,骤然朝陆鸣的识海深处掠去。

    不过就在她进入陆鸣识海深处的刹那,一道冷哼声突然响起,让她面色一震,身形更是陡然定住。

    “哼,那个臭小子好心好意想救你,你不但不感恩戴德,反而恩将仇报,天狐一族有你这样的狐狸,真是耻辱!”

    但随后,那道声音变了语调,“不过也是,狐狸就是狐狸,哪有不奸诈狡猾、冷酷心狠的!”

    被人如此辱没,小舞妈妈脸色当即阴沉似水,怒喝道:“你是谁?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有胆子给我出来?”

    “我还真有胆子,那就如你所愿出来喽!”

    随着一道戏虐声响起,一团红雾突然在她不远处形成。

    当红雾散去,一个身体完全被火焰包裹的绝色美女浮现在她的眼前,只不过那张美艳绝伦的面孔,此刻布满高傲、鄙夷之色。

    高傲,那是与生俱来的,而鄙夷,则是针对她。

    只一瞬间,她便从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和一种源自本能的压迫感,莫名有些心慌,似想到了什么,她双眼大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惊呼道:“你……你是凤族?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那名绝美女子扬起下巴,骄傲道:“还算你有点见识,没错,姑奶奶就是凤族的纯血火凤,雀灵秋!”

    “你一个小狐狸,见到本神,还不下跪!”

    伴随着厉声喝,一股高贵、霸道的气势从雀灵秋的身上释放出来,让小舞妈妈不由浑身颤栗,面露挣扎之色。

    但即使再不甘心,再如何挣扎,她还是缓缓跪了下来,因为那是源自血脉的本能压制,由不得她……不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