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2章 危机!
    ??“你怎么会住在这里?你的家人呢?为什么有人要抓你?”

    陆鸣连珠炮般地问道,虽然在笑,但心里却是戒备非常。

    别看这个小姑娘漂亮可爱,而且还表现出一副天真无邪、涉世未深的模样,但陆鸣可是清楚这里是多么危险的地方,更何况一个小姑娘出现在疑似古秘的地方,还说自己的家在这里,实在是太蹊跷了,他不得不防。

    “我从生下来就住在这里了呀,我妈妈生病了,在家里休息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要抓我,我是听我妈妈说的。”

    小舞毫无心机地回道。

    陆鸣感觉到她不似说谎,不由狐疑想道:“难道她和她妈妈真是隐居于此的隐士?”

    这时,小舞指了指那块石碑,一脸期待地说:“大哥哥,你能不能把那块讨厌的石头挪走?”

    陆鸣看了眼石碑,好奇道:“你为什么让我搬走它?”

    小舞气鼓鼓道:“我妈妈说了,只有把那块石头搬走,我才能出去玩。”

    陆鸣心头一震,假装迷糊地问:“你是说你出不来?”

    小舞重重点头,撅着小嘴说:“嗯,我试过好几次了,都出不去,我每次想要出去的时候,都会被一层光罩弹回来,可疼了呢,后来我问妈妈,妈妈说都是因为那块讨厌的石头!”

    似乎怕陆鸣不信,她将袖子挽起,露出带着淤青的白嫩胳膊,楚楚可怜地看着陆鸣。

    看见她胳膊处的淤青,陆鸣顿时心疼得不要不要的。

    不是他多么玻璃心,实在是小舞太可爱了,可爱到不忍心看到小舞受到一点点伤害。

    如果还看不出小舞不是在装假,而是确确实实天真无邪,那么他真就太疑神疑鬼了。

    但通过小舞的述说,他也敢断定小舞和她的妈妈绝对不是常人,要不然怎么会被连他都看不出的禁制禁锢在这片竹林呢!

    小舞不喑世事、天真无邪,难道她妈妈不是善类,才被禁锢于此?

    但能生出小舞这样的女儿,她妈妈年岁也应该不大,不应该啊?

    不管怎样,他是不可能真帮小舞将那块石碑破坏的,而且就算他想,也是有心无力。

    就在这时,小舞脸色一变,急声道:“我妈妈醒了,你快点离开这里吧,要是让我妈妈发现我又偷跑出来,还跟陌生人说话,她会不高兴的!”

    说完,小舞便转身朝竹林里面跑去。

    见状,陆鸣一咬牙,快速喊道:“小舞,我能不能去你家看看?”

    小舞回过头,“你想去我家干嘛?”

    虽然不忍心骗她,但陆鸣还是撒谎了,“我想……喝口水!”

    小舞迟疑了下,说了句“那我得问妈妈同不同意”,然后跑进了竹林。

    等到小舞离开,陆鸣自嘲一笑:“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欺骗一个这么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儿,真是罪过啊!”

    随后,陆鸣走到石碑旁,异常谨慎地伸手摸了过去。

    然并卵,什么也没有发生。

    在他感知下,这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而已。

    但既然小舞那么说了,证明这块石碑绝对不是凡物,而且直觉也是这么告诉他的。

    可他查验不出什么,足以说明这块石碑和这里的禁制,远超过他的能力范畴,不是他这个筑基修士有资格探查的。

    他现在很怀疑自己能不能进去。

    就在他暗自琢磨的时候,小舞的可爱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小舞兴高采烈地喊道:“大哥哥,我妈妈说了,可以领你进去!”

    陆鸣问道:“你都出不来,那我能进去吗?”

    “能的!”小舞很肯定地点了点头,“我妈妈既然让我领你进来,应该没问题的!”

    虽然这里十分诡异,但来都已经来了,要是不进去看看那就太怂了。

    不再犹豫,陆鸣一步迈出,跨过了石碑。

    没有任何危险,但陆鸣明显能够感觉到当自己走进去的刹那,一阵波纹在他身上一扫而过。

    瞧见大哥哥真的进来了,小舞紧张的小脸顿时笑开了花,不过正当她准备跑过去的时候,一道冷哼声让她脚步一顿,脸色大变。

    “哼,竟敢欺骗我的女儿,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话音未散,还没等陆鸣做出反应,他便感觉眼前一花,下一瞬,他脸色骤沉,赫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而石碑、小舞、竹林,已然消失不见。

    感受到极致的冰寒,陆鸣刹那间冷静下来,抱拳道:“晚辈对小舞没有半分恶意,还请前辈明察。”

    “你是筑基修士,怎么可能迷路,又怎么可能缺水喝?你还敢说自己不是心怀歹意吗?”

    陆鸣心头大震,没想到自己和小舞的对话均被对方听到了,更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够知道自己的修为。

    “我承认,我确实撒谎了,但这里是什么地方前辈应该清楚,在这里突然碰见一个小姑娘,换成前辈,您会说实话吗?”陆鸣不卑不亢地回道:“但我敢保证,得知小舞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后,我绝对没心生歹意。”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感觉到温度越来越低,陆鸣知道自己如果不说实话,下一秒绝对会冻成冰棍,快速回道:“我朋友在地图上标记的一个位置就是这里,我怀疑这里有我需要的东西,这才冒险赶了过来,没曾想会惊扰到前辈,还请前辈恕罪。”

    这时,一道满是焦急的声音在这片天地响起。

    “妈妈,我能看出哥哥不是坏人,你别杀他!”

    是小舞!

    陆鸣莫名有些感动。

    “小舞,妈妈教育过你,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尤其是人类,他们阴险狡诈,虚伪至极,这小子刚才不就骗了你嘛,你还替他求情,你太让我失望了!”

    小舞委屈却坚定的声音响起:“可是妈妈,我真的觉得这个大哥哥不是坏人嘛!”

    “你……,咳,你还太小,不懂人心险恶,等你了解了人类的丑陋面目,你就明白妈妈跟你说的了!”

    下一瞬,陆鸣明显感觉到这片空间布满了冷冽的杀机,与此同时一层寒霜在他体表渐渐凝成。

    他岂能不明白这是小舞的妈妈要对自己动手了!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他猛然运转修为,蕴含着火凤之威的烈焰骤然在他体表燃烧起来,将那层寒霜融化殆尽。

    随后,陆鸣决然抬头,沉声喝问道:“我承认,我们人类确实有像前辈说的那么不堪的人,但他们代表不了我们人类,无论是哪个种族,都免不了出现一些败类,我就不信前辈的种族里,就没败类,前辈实力深不可测,远非晚辈能比,前辈若要杀我,我技不如人,无话可说,但晚辈不服,您不分青红皂白就杀我,那你与您口中的那些人类又有什么不同?您当着女儿的面错杀好人,您让小舞怎么看你?您让小舞如何自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