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1章 诡谲之地的可爱女孩儿!
    ??虽然这些刻字就像鬼画符,但拥有修仙传承记忆的陆鸣岂能认不出这是一种极为古老的华夏文字,一眼便看懂了。

    只不过当他看完上面的内容后,错愕万分。

    万万没想到这个被关押在这里的犯人,竟然是跟他有仇的赤火门的创教祖师——赤火!

    感受到从每一个字里散发出来的浓浓不甘和恨意,陆鸣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幕幕惨烈至极的画面。

    先是这个叫赤火的强大修士领着赤火门和地球上的其他修士共御外敌,但敌人太强大了,眼看着一个个同伴倒下,赤火睚眦欲裂,拼尽全力浴血厮杀,奋勇杀敌,不过最后还是寡不敌众,身受重伤,幸好被手下救走,方才存活下来,脱离了血腥战场。

    然而赤火没想到,就在自己疗伤之际,他的门下突然出现叛徒,而且不是少数,不但对那些保护他的忠义弟子突下杀手,更是将他再次重创,但碍于他的强大实力,最后只能将他囚禁起来。

    昔日的兄弟、弟子背叛,那些忠于自己的门人惨遭屠杀,让他悲愤莫名,而不能保卫家园、抵御外辱的不甘,更是让他痛不欲生。

    最后,则是他在这件暗无天日的牢房内做着最后的挣扎,但却功亏一篑,最后只能悲愤而亡的凄凉场景。

    那些画面,如此真实,不觉间,竟让陆鸣红了眼,脸上更是露出愤恨之色,仿佛自己化身为赤火,胸腔内有无穷怒火无处发泄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这种负面情绪中缓过劲儿来,但呼吸仍旧粗重,恨意难平。

    他知道,这是赤火用了匪夷所思的手段,将当年发生的惨剧和心绪通过字迹呈现出来,为的是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在诓骗他。

    他信了,因为他真切感受到赤火是个为了大义愿意牺牲自己的人,这种人,值得信任。

    虽然他不清楚当年地球发生了什么剧变,赤火所说的外敌是什么,但丝毫不影响他对赤火的敬佩。

    “赤火前辈,现在地球很好,没有外敌入侵,所以晚辈不能替您抵御外敌,但如果真有外敌再次侵犯,晚辈保证,定会誓死保卫家园,不让先辈们的血白流。”

    陆鸣朝着地上的骨灰躬身三拜,面容肃穆,而后话锋一转,眸中一片冰寒。

    “至于当年那些勾结外敌,残害手足、囚禁您的赤火门余孽,只要还活着,我定会见一个杀一个,绝不姑息,这是我对您的承诺!”

    这些话,都是陆鸣的心里话,尤其是后者。

    被赤火门的两人前后夺舍,陆鸣早就视赤火门为死敌了,现在又得知如今的赤火门只不过是当年那些刽子手延续下来的,他就更没有放过赤火门的道理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还是赤火冥冥中感知到他的真心话,那些刻字仿佛活了过来,化为点点星光,勾勒出一个面容不怒自威、身材高大的老人虚影。

    老人虚影微笑看着他,抱了抱拳,随后渐渐化为虚无,消失无踪.

    而地上的那些刻字,也随之消失,煞是诡异……

    与此同时,一道如何操控雷炎木的口诀在他脑海中凭空浮现,让陆鸣双眼一震,也释然了。

    再次躬身一拜,陆鸣将雷炎木收起,离开了石室。

    随后,陆鸣动用修为之力和阵法之力,将石门彻底封死,并且在石门上刻下六个字,方才离开这处古秘。

    赤火前辈,之墓!

    …………

    …………

    将那些恨意和疑惑压下心底,陆鸣朝下一处疑似古秘的地点赶去。

    路上,他遇到了几头堪比化劲巅峰大事的凶兽袭击,但都被他轻易斩杀。

    半个小时后,他便来到了羊皮卷上标记的位置,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里没有像其它古秘那样的幻阵,只有一片竹林,而就在他的身前,立着一块不知屹立了多少年的石碑,上面用古华夏语写着四个字:踏入者、死!

    打量了一眼那块石碑和石碑后方的一片竹林,陆鸣可以肯定这里没有幻阵,但不知怎的,那片竹林给他极度危险的感觉,仿佛只要他敢踏入,就真有可能死。

    “难道这里不是古秘?”

    就在陆鸣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猛地看向竹林里的一个方向,下一瞬,他的脸上就布满凝重之色,眸中更有震惊和忌惮。

    只见一个穿着红裙子,也就十来岁的小姑娘从一根竹子后面探出头,露出一张极为精致、极为粉嫩、又极为可爱的俏脸脸庞,正怯生生地盯着他看,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初见陌生人时该有的害怕和好奇。

    在这么危险的深山里,在这么一片诡谲之地,突然出现一个既漂亮又可爱的小姑娘,实在是太诡异了,陆鸣如临大敌。

    似乎被他的冷冽眼神吓着了,那个小姑娘又躲回了竹子后面,但好像按捺不住好奇之心,随后又悄悄伸出小脑袋瓜,看向陆鸣。

    不得不说,无论是小姑娘的容貌、表情、还是动作,都太可爱了,让人难以生起歹意。

    陆鸣犹豫了下,方才试探道:“小姑娘,你怎么在这里啊?”

    等了片刻,那个小姑娘才怯生生地回道:“我生活在这里!”

    仿佛鼓足了很大的勇气,小姑娘反问道:“你是什么人呀?怎么在我家门口站着?你是来抓小舞的坏人吗?”

    “哥哥不是坏人,哥哥迷路了,才走到这里的,你叫小舞啊,这个名字真好听,你说这里是你家,那我怎么没看到你家呢?”

    陆鸣露出阳光般的笑容,继续试探道。

    “我家在竹林深处,你当然看不到了!”似乎感觉到这个大哥哥不是坏人,小舞慢慢从竹子后面走了出来,想了想,又走向陆鸣,最后在石碑后面停下,大眼睛在陆鸣身上打量了一遍,又嗅了嗅,随后惊恐退后几步,气鼓鼓说道:“你骗人,你身上有血腥味,你是坏人!”

    看见她生气的模样,陆鸣双眼一亮,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可爱了,就连生气都还是那么可爱,长大了绝对是人见人爱的绝世美人,笑着解释道:“哥哥真不是坏人,路上碰见很多凶兽袭击,为了自保,这才弄得满身血腥味。”

    小舞狐疑地看向陆鸣,不确定地说:“真的?”

    陆鸣重重点头,“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