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20章 雷炎木?赤红?
    ??其实正常来说,一个刚刚筑基的修士,完全没必要研究复合阵法,就算再怎么钻研,也布置不出来。

    因为修为不达标,阵法造诣自然也不可能达标。

    但陆鸣是个例外!

    虽然他刚刚筑基,但他的灵气品质远超普通修士,又筑成九层灵台,还有凤丹加持,毫不夸张的说,他的根基之稳、底蕴之深,完全不逊于筑基后期的修士。

    而且他还有火灵珠这个无尽宝藏,从刚开始修行,他就已经将修仙传承记忆中的那些有关阵法的典籍研究得很透,那些可都是顶尖阵法大师、阵法宗师级别的笔记、心得,常见的、不常见的阵法应有尽有,就算他一个阵法都布置不出来,但论理论知识,他完全可以媲美阵法大师了,更别说他现在还有能力布置……

    所以他才想给白山村布置阵法的时候以复合阵法为主,一是因为他已经有这个能力,二则是布置复合阵法,省材料、省灵石啊!

    对于很穷的他来说,第二点才是关键。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会发现复合阵法,而且还是三种阵法混合搭配,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三种阵法,除了隔灵阵是三品阵法,绝念阵和土御阵,皆是五品阵法。

    绝念阵,能够隔绝一切灵念,除非修为达到元婴。

    土御阵,一种极为强横的防御阵法,能够源源不竭吸收土石之力化为己用,并且共担伤害,就比如这间石室,想要用蛮力破开石室,就必须将整座山谷给轰碎,因为这座山谷和这间石室共担伤害,以陆鸣的实力,自然轰不开青色金属门了。

    能够用一个三品、两个五品阵法布置复合阵法,不用多想他也能猜到这个布阵者至少是阵法造诣达到六品的顶尖阵法大师,而且至少是一个结丹修士。

    因为只有结丹修士,才有足够修为布置五品阵法。

    陆鸣现在连四品阵法都只能勉强布置几个简单的,更别奢望五品阵法了。

    但不能布置,不代表他破解不了!

    谁让他有火灵珠,有修仙传承记忆这么逆天的b呢!

    心中有底,陆鸣思忖片刻,随后重新回到没门的那间石室,扫视了一眼,最后将目光投向那张石桌,不再犹豫,猛然一掌拍出。

    桌面四分五裂!

    下一瞬,足足三十多枚高阶灵石和三枚极为精巧的阵旗显露出来。

    果然在这儿!

    陆鸣双眼明亮,心中很是佩服。

    将幻阵的阵旗放在石桌上,看似没什么问题,实际上是为了掩藏复合阵法的中枢。

    要不是他懂得破阵,恐怕他也不会想到石桌里面还藏着另一个阵法的中枢,刚才不就没发现嘛!

    “都说阵法师聪明透顶,足智多谋,此话真不假啊!”

    陆鸣赞叹连连,但手上没停,美滋滋地将那三十多枚高阶灵石收了起来,然后抹去那几枚阵旗的效用也收进了天机令。

    随着阵法中枢失效,青色金属门闪烁了一下青光,便彻底黯淡下来。

    无论阵法布置得多么精妙绝伦,只要找到阵法中枢,也就是阵眼,就可迎刃而解!

    陆鸣返回那道门,这回稍一用力,门就推开了。

    门开风起,原本席地而坐的那具骸骨刹那化为点点星光,消散一空。

    对此陆鸣并没有意外,走了过去,他原本在意的就不是那具骸骨,而是那条锁链。

    能把一个实力高深的修士束缚住,用屁股想也能想到那条锁链定是不凡之物。

    将锁链上的灰尘擦去,当看清锁链的真容后,陆鸣双眼大睁。

    这哪里是什么锁链,分明是一根紫色的绳索嘛!

    没了复合阵法,陆鸣很轻易将这根紫色绳索取下,仔细端详,越看脸上的惊容越甚,到最后简直惊骇莫名。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雷炎木?不……不会吧?”

    压下惊骇,陆鸣连忙输入一缕灵气进入绳索。

    下一瞬,一丝丝紫色雷光和紫色火光在枝条表面流转,煞是好看,但也是充满了危险之感。

    瞧见这一幕,陆鸣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哈哈大笑起来,“居然真是雷炎木,哈哈,发了,发了!”

    雷炎木,是雷击木的变种。

    树木常年被九天神雷击打而不死,日积月累便化为雷击木。

    而雷炎木则是雷击木经过高品质火焰灼烧无数年不亡,方才变异而来。

    所以雷炎木天生蕴含霸道的雷霆之力和炙热的火焰之力,是一种极为罕见、极为珍贵的炼器材料,最适合制成兵器,一旦炼制成功,兵器便自带雷、火二力,品阶至少达到七品,一跃成为至宝级神兵利器,价值无量!

    雷击木在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奇木,就是那些顶级大教、大势力,如果发现雷击木,都会不惜代价争夺,更别提更为罕见的雷炎木了。

    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个时代,这里,发现雷炎木,更没想到有人居然会用雷炎木这等宝物当枷锁控制犯人,这特么,这特么要是被的修士知道,还不得心疼死啊!

    这不是暴遣天物嘛!

    等等……

    在,确实有很多炼器师将雷击木制成能够束缚敌人的鞭子、绳索,因为雷击木坚不可摧,而且自带雷霆,最适合束缚。

    难道,这根绳索,原本是雷击木,只不过这个被囚禁之人是火系修士想要用火焰熔断雷击木,日积月累,不但没熔断枷锁,反而阴差阳错将雷击木变成了雷炎木?

    陆鸣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越想,越觉得这个念头很合理,要不然谁会那么傻逼,用雷炎木当枷锁啊!

    陆鸣下意识看向那具骸骨坐的位置,双眼陡然一凝,猛地用雷炎木一扫。

    骨灰散去,一片密密麻麻的小字随之浮现在他的视线里。

    “老夫乃是赤火门创教祖师,赤火,与域外大敌血战,不幸身负重伤,疗伤之时未料突遭门下之人暗算,不但将我赤火门忠义之士尽数屠灭,更是将老夫囚禁于此……,但域外大敌未除,老夫不甘啊,遂用仅存的修为催动本命火焰试图熔断这根雷击木百年之久,却没想到不但没成功,反而弄巧成拙,将雷击木异变成雷炎木,时也命也,老夫自知命数已尽,无力回天,但执念难消,方才刻下这段话,希望阁下看在收获重宝的份上,能够帮我斩杀赤火门那些勾结外敌的宵小之辈,抵御外敌,护我星球,老夫赤火,在九幽冥狱之中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