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11章 虚情假意!
    ??“但你说我不负责任,我不服,也不接受!”

    最后一句话,陆鸣说得铿锵有力,说得问心无愧。

    他是不懂什么家国大义,但他明是非,知善恶。

    特别调查局之所以让他加入,还不是看中他的价值,如果他没价值,恐怕特别调查局的人连正眼都不会瞅他一下吧?

    而且特别调查局答应帮他摆平风、李两家,也是他用等价的利益交换的,对于这种没有人情味的单位,谁会有归属感?

    其实经历了这么多尔虞我诈的龌蹉事,陆鸣已经不在意这些了,他说这些话,不是为了辩解什么,因为就算颜紫衣不提那些因他受伤的无辜市民,他也早就安排人弥补过失了,但他容忍不了的是颜紫衣居然这么看自己。

    你可以打我,骂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

    这让陆鸣对颜紫衣大失所望,原本他以为颜紫衣很懂自己,却没想到……

    咳,看来,这个特别调查局,真没什么值得留下来的了!

    “不用劳烦你请示上级开除我,从今天起,我不再是特别调查局的人,不过你放心,我答应局里的承诺,不会食言!”

    陆鸣将证件扔到桌子上,冷冷说完,转身离去,根本没给颜紫衣再说什么的机会,背影,没有丝毫的留恋。

    颜紫衣目瞪口呆,直到陆鸣走没影了,她才缓过神来,绝美的脸颊随之布满复杂之色。

    她有特异功能,自然能听出陆鸣说的那番话是真心话,也能真切感受到陆鸣对自己的失望,因为陆鸣临走之前的失望眼神,完全不加掩饰。

    莫名地,她感觉自己突然失去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心里空牢牢的。

    但自己说的只是气头话,难道他听不出来吗?

    他都已经服软了,难道就不能再让自己发几句牢骚?

    至于生这么大的气,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吗?

    ……

    看着被他随手扔在桌在上,仿佛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证件,颜紫衣风怒愠怒,双唇紧抿,恨声喃喃道:“死陆鸣,臭陆鸣,你以为地球没了你就不转了啊,而且特别调查局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你想脱离局里,哼,我偏偏不让你如愿!”

    殊不知陆鸣压根就没想离开特别调查局,完全是被她逼的。

    其实以她的沉稳理智,决不会在这个时候这么教训陆鸣,但不知怎的,一见到陆鸣,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可能是因为陆鸣干的事情越来越出格,但绝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而最主要的原因,恐怕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

    …………

    本来心情很好,没想到来一趟特别调查局,直接把自己的好心情给破坏干净了,陆鸣这个郁闷,早知道会是这样,说什么他也不过来了。

    不过好在以后也不用来了!

    缓了缓心情,将那些不爽抛之脑后,陆鸣这才回到周勇的饭店,若无其事地吃完饭,便和家人、林少商、马雯雯开车返回白山村。

    周勇没有一起回去,留在了宝鸡县,火急火燎地去找好久没见的小胖情人去了。

    就在陆鸣一行人返回宝山村的时候,隆城季家别墅内气氛十分尴尬。

    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女儿,邱玉芬没有像之前那般对女儿冷言冷语,因为她不敢。

    说心里话,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不到一个月,隆城市就变天了,不但风、李两家一夜之间覆灭,整个隆城市的势力格局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正是那个让她瞧不上、杀不死、但恨之入骨的土包子——陆鸣!

    不,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她不得不承认,陆鸣已经不是那个土包子了,而是一飞冲天,成了隆城乃至吉省最有权势之人,说是吉省第一人都不为过。

    陆鸣身份的巨大反差,让邱玉芬难以接受,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丈夫竟然是陆鸣达到如此成就的重要助力,她想不明白陆鸣这么侮辱季家,丈夫为什么要帮陆鸣。

    问过之后她才知晓丈夫和陆鸣之间达成的协议和一些内幕,这让她震惊莫名,而在她眼中不成器的女儿,却成了季家和陆鸣之间最重要的纽带,她此时哪还敢像以前那般对待女儿呢?

    邱玉芬不是傻子,很快就调整了心态,脸上挤出一丝看似关切的笑容,嘘寒问暖道:“晓婉,你离家出走这么些天,可想死妈妈了,你瞅瞅你都瘦了,你赶快跟妈妈说说,你这些天都干什么去了?”

    季晓婉看了一眼母亲,非但没心生涟漪,反而无比失望和难受,惜字如金道:“旅游!”

    这是季晓婉回到季家说的第一句话。

    其实她本来是想和陆鸣家人一起回来的,但当陆鸣告诉她隆城发生的事情和自己的打算后,她犹豫了,独自旅行了三天,这才下定决心回来。

    一回来,家里人无论是亲人还是下人,都对她笑脸相迎,热切得不行,如她所料的一反常态,这不但没让她重新感觉到家的温暖,反而失望极了,因为她十分清楚,他们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好,不是发自真心的,而是利益驱使。

    尤其母亲此刻的虚情假意,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测。

    “这就是我的家,我的亲人,呵呵!”季晓婉内心自嘲不已。

    但邱玉芬丝毫没有在意女儿的冷淡态度,继续表演着,“旅行?去哪旅行了?和谁啊?遇没遇到危险啊?”

    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一切,哀莫大于心死,季晓婉脸色不再那么冷漠,笑着回道:“我和陆哥的家人一起在国外旅行,他们都对我很好,很安全,没遇到什么危险!”

    邱玉芬还以为季晓婉还是那个不喑世事的女儿,被自己成功骗过了,陆鸣如释重负的表情,而后试探道:“你和陆鸣的家人一起旅行?那他们对你的印象怎么样?”

    季晓婉回道:“应该很好吧,他们认我当干女儿了!”

    邱玉芬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之色,但面色不显,夸赞道:“我家晓婉冰雪聪明,人又长得可爱,他们肯定会喜欢你的,既然他们喜欢你,而你又喜欢陆鸣,我觉得你应该努努力!”

    季晓婉岂能听不出母亲在暗示什么,不由提醒道:“陆鸣已经有女朋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