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95章 你们杀过人吗?
    去李家和风家宝库这么一溜达,陆鸣可谓满载而归,其中搜刮的珍贵药材占了大头。

    药材充足,再加上他现在是筑基期修士,修仙传承记忆中记载的药方自然能够炼制很多用。

    不过他只成功炼制过破梏丹,在炼丹方面尚属新手,而药材看上去很充足,但还远达不到可以随意挥霍的地步,所以他不敢掉以轻心,先是确认自己应该炼制哪几种最有效、成功率最高的丹药,然后在脑海中模拟炼丹了多遍,这才将龙凤鼎拿出来,正式开炉炼制。

    一连三天,他都把自己关在地下室,全身心地炼丹,不问世事。

    而这三天,恰好是那几条劲爆消息流传出去,惹得各个势力心惊胆颤、惶恐不已的开端。

    陆鸣并不知道自己再次站在了风口浪尖,成了隆城乃至吉省的风云人物,但有人知道,而且很气愤。

    鸣天公司总部。

    “虽然咱们接管风、李两家产业的事情并没有太隐秘,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传了出去,而且风、李两家覆灭的消息,只有咱们这些当事人清楚,除非是有人故意泄密,否则不可能也流传出去,一定是季兰华做的,也只有他能干出这种事!”

    闫守宽阴沉着脸,怒声喝道。

    林少商看了怒不可歇的闫守宽一眼,问道:“那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闫守宽冷冷一笑:“什么好处?呵,肯定是看咱们接手风、李两家的产业,羡慕嫉妒恨呗,同时也在提醒咱们,尤其是提醒小陆,别忘了和他的约定,也别忘了他出了多少力。”

    林少商想了想,说道:“那你觉得咱们应该怎么办?”

    闫守宽眸中闪过一抹狠色,寒声道:“要我说,咱们几家直接突下杀手,把季家也给那啥了,反正季兰华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早解决早安心!”

    听见他这么说,林少商双眼微眯,摇了摇头,否定道:“不行,一是咱们不能肯定消息就是他放出去的,二则是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心,如果咱们就这么杀了他,于情于理都不对,而且如果消息真是他故意散播的,那么你觉得他会不留后手吗?最重要的一点,你别忘了小陆跟他合作是为了谁!”

    闫守宽当然知道小陆之所以没有灭了季家,反而跟季兰华合作,完全是为了季晓婉,可是……

    “那咱们就眼睁睁看着他在外头搅风搅雨,坐视不管?”闫守宽不甘心地喊道。

    “我觉得还是等小陆闭关出来再说吧!”林少商叹息一声。

    就在这时,一道霸道之声在他们俩的耳畔响起。

    “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他不是喜欢玩嘛,那咱们就陪他好好玩!”

    两人定睛望去,便看到顾立生走进了办公室,连忙抱了抱拳,“顾老!”

    闫守宽好奇道:“顾老,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立生轻笑一声,“呵呵,他不是想把陆鸣放到风口浪尖上嘛,那就让他放好了,只要咱们几家不表态,你说谁会相信小陆是幕后黑手呢?其实咱们应该谢谢他,他这么做,反倒让小陆更安全了!”

    闫守宽和林少商不是泛泛之辈,一下子便明白了顾老的意思,不由心生佩服,姜还是老的辣啊!

    不过顾立生随后话锋一转,嗓音渐冷,“不过既然他这么好心,咱们什么都不做,多不好啊,咱们这样……”

    听完顾老的计划,闫守宽和林少商皆是眼神明亮,脸上泛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紧接着,一条劲爆消息在隆城流传开来,正是那条有关风、李两家覆灭的解释。

    正如顾老所想,这条消息一出,虽然众人的视线依旧盯着陆鸣,但几乎没有人相信陆鸣是导致这一切的**,反倒认为陆鸣只是被他们跑出来的挡箭牌,一枚棋子而已。

    而季兰华得知这个传言后,眼底闪过一抹怒意,随后一脸玩味地冷笑道:“呵呵,还是有两把刷子嘛!”

    …………

    …………

    就在陆鸣闭关,季兰华和顾老等人斗法的时候,隆城市一个不起眼的旅店内,正进行着这样一番对话。

    “二狗子,你说外面传的是真的吗?陆哥真把两大家族给灭了?”

    “你再叫我二狗子,我跟你拼命!”

    “取个这小名,不就是让人叫的嘛,还来劲了,娘了个皮的,说的好像你能打得过我一样!”

    肖莽摸了摸自己锃亮的光头,朝沈二福撇了撇嘴。

    沈二福不由瞪了肖莽一眼,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不再搭理这个话唠,但心中也在想着外面的流言蜚语。

    又调侃了两句,见他不理自己,肖莽也就没再自讨无趣,不过依旧骂骂咧咧地嘟囔道:“娘了个皮的,咱们待在这个破旅店三天了,都快憋出病来了。”

    随后,肖莽朝白亮和张可问道:“亮子,小可,你们不是跟陆哥一个村子的嘛,你们知不知道陆哥把咱们弄这儿来干嘛啊?”

    白亮和张可看了沈二福一眼,旋即闭目养神,权当没听见。

    瞧见肖莽又把视线投向自己,剩下三人立马摇了摇头,讪讪回道:“莽哥,你都不知道,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呢!”

    就在这时,敲门声陡然响起。

    七人皆是神色一紧,腾地从床上下来,戒备地盯着门口。

    等了几秒钟,当再次响起敲门声后,沈二福用懒洋洋的声音嚷道:“谁啊?”

    紧接着外面传进来两个字:“陆鸣!”

    随后,沈二福将房门打开一条缝,打量了一眼站在门外的精壮汉子,试探道:“你是赵雷?”

    那人点点头,同样打量起沈二福,似辨认什么,迟疑道:“你是二狗子?”

    沈二福当即一脑门子黑线,纠正了一句“我大名沈二福”,然后将赵雷让了进来,同时跟弟兄们说道:“没事,自己人!”

    不过瞧见弟兄们都憋着笑看向自己,沈二福脸更黑了……

    这时肖莽贱笑道:“娘了个皮的,你看吧,不光是我们知道你叫二狗子,连赵雷兄弟都知道,哈哈!”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沈二福恶狠狠瞪了肖莽一眼,随即把房门锁上,严肃地看向赵雷,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赵雷兄弟,陆哥派我们过来执行什么任务?”

    赵雷扫了一眼七人,并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你们杀过人吗?”

    被赵雷这么一问,七人顿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虽然他们手上都沾过血,但要说杀人,还真都没杀过。

    不用他们说,赵雷也看出来了他们都是雏儿,心中很是不解陆哥为什么派几个雏儿过来,但没有表现出来,身上陡然散发出一丝杀气,沉声道:“你们的任务,就是杀人,杀很多的人!”

    …………

    …………

    这几章都是发生在那晚之后的几天,类似倒叙的手法,怕大家没看明白,这里说一下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