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89章 收服小泽玛丽!
    ??虽然小泽玛丽性格偏冷,不喑世事,不精谋算,但她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陆鸣不是在吓唬自己,而是真的只给自己两条路。

    要么臣服,要么死!

    同时她也瞬间明白了陆鸣为什么要留自己一命。

    因为影武神社!

    如果说大岛正康的死亡,只是让大岛雄天和大岛家族震怒,那么松野平的死,就真的惹怒整个影武神社了。

    原因很简单,大岛正康虽然家世显赫,也很有天赋,但不过是影武神社的核心弟子,连真传弟子都算不上,影响力十分有限,即使是大岛雄天和大岛家族,也不过是为了家族的面子才会替大岛正康报仇,如果真遇到棘手的对手,很有可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松野平则不同。

    松野平是影武神社的八大天忍之一,在影武神社,甚至在日本武道界,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杀了松野平,不但让影武神社实力大损,更是在公然挑衅影武神社的权威,如果不把凶手伏诛,那么影武神社还怎么在日本武道界立足?

    还配是日本八大神社之一吗?

    所以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影武神社都不会放过陆鸣这个真凶,一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而面对影武神社的疯狂报复,即使陆鸣再如何惊才绝艳,又怎么可能是影武神社的对手?

    但问题的关键来了!

    来到隆城的三人,除了她,大岛正康和松野平都死了,也就是说,现在真正了解内情的人,只有她。

    只要她不说实话,那么事情的走向就很有可能向有利于陆鸣的方向发展,不,应该说一定,因为无论她说什么,影武神社都只会相信。

    一是因为她的身份,二则是因为她是唯一的知情者!

    想明白其中的关节,小泽玛丽清冷说道:“就算我愿意归顺你,帮你欺骗神社,恐怕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先不说神社一定会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就说我回去,也一定会被祭司审查,你不知道我们神社的祭司大人多么可怕,根本没人可以在他们的神术之下撒谎,一句也不行!”

    陆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原本以为需要费番口舌才能让她明白她的利用价值,没想到她还挺聪敏的,“这么说,你愿意归顺我了?”

    小泽玛丽悲愤道:“我有的选吗?”

    虽然小泽玛丽很讨厌陆鸣,但跟死亡相比,她的那点讨厌真就不算什么了。

    而且在废弃厂房内被松野平背叛暗算的经历,再加上她暗地里向神社汇报却被无视和训斥,已然动摇了她对影武神社的忠心,更何况她原本就对影武神社没什么忠心,因为她早就查清楚自己是怎么加入影武神社的了。

    至于陆鸣,虽然厌恶,但客观上说,跟她没有半点仇恨,而且不知怎的,她心底其实挺敬畏陆鸣的。

    她可是知道陆鸣的出身何其卑微,但就是这么一个她原本认为只是蝼蚁的草根,竟然杀掉大岛正康,又杀了有着天忍实力的松野平,虽然她不清楚陆鸣是用什么手段做到的,但结局如此,就够了。

    在她的认知里,还没有一个年轻人能够做到陆鸣这一步,而且陆鸣现在完好无损,可想而知陆鸣闹出这么大事情,根本没怎么费力,这就更恐怖了!

    最关键的,陆鸣没有趁人之危,没有对她有那方面的歹意,这才是她愿意归顺的重要原因。

    陆鸣看出她心有不甘,但却丝毫不在意,因为陆鸣要的只是她的归顺而已,随后笑道:“虽然你答应归顺我了,但咱们俩毕竟不熟,自然也就没什么信任可言,而我又不相信誓言那一套,所以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小泽玛丽顿时警惕道:“你想对我干什么?”

    “你放心,我对你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女人没性趣!”陆鸣走到她的面前,轻笑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得在你体内下点禁制!”

    小泽玛丽眉头微蹙,“禁制?”

    陆鸣很直白地解释道:“就是你一旦背叛我,我就会知道,然后让你痛苦死去的办法。”

    小泽玛丽耸然一惊,随后面露怒容,不过未等她出言,陆鸣好似猜到了她想说什么,率先开口道:“你放心,只要你不心生背叛,你还是你自己,而且我的办法不但对你没有任何坏处,反而对你有天大的好处。”

    听见他这么说,小泽玛丽沉默片刻,最后咬了咬唇,点头答应了。

    她也不得不答应,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没得选。

    随后,陆鸣让她放开心神,一指点在她的胸口,开始对她施展血儡术。

    但在过程中,陆鸣眉头皱了起来,他赫然发现小泽玛丽体内早就存在了禁制,隐藏得极其隐蔽,要不是他施展血儡术,恐怕也发现不了。

    不过好在那个禁制很低级,他可以轻易除去,但他没有,而是洞悉了那个禁制的作用后,用修仙传承记忆中的方法把那个禁制化为己用。

    大功告成,陆鸣脸色有些发白,短时间连续两次施展血儡术,饶是以他如今的修为,也是有些伤身,毕竟这种控制人的邪术,是耗损心神和精血的。

    陆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疲惫道:“完事了,你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吧,看看有什么不同!”

    不用他说,小泽玛丽也会这么做。

    但过了片刻后,小泽玛丽秀丽的脸颊就浮现浓浓的震惊之色。

    这时陆鸣自信的话语传进了她的耳畔,如雷炸响。

    “不用那么震惊,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不怕实话告诉你,我的这种禁制,不但对你有好处,还能操纵你的生死,更能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比你们影武神社所谓的神术强了一万倍不止,就算你们影武神社真有神,也绝无可能破除的!”

    小泽玛丽闻言美目大睁,惊恐道:“你……你是神师?”

    陆鸣知道“神师”是日本对祭司的另一种尊称,相当于法界的天师,指的是那些伪灵武者,叫法不同而已,点点头,道:“算是吧!”

    不过心里不屑想道:“哥可比你们的神师牛逼多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