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88章 父与子!
    ??就在陆鸣和陈毅离开李家的时候,隆城闫家。

    闫守宽静静站在由名贵木材手工打造的地板上,望着那道背对着他,视线投向窗外的佝偻背影,脸上一片复杂难名。

    他已经就这么站了十多分钟,而那个拄着拐杖的老人也向窗外看了十多分钟,仿佛两人身处两个不同的世界,互不干扰,互不相识。

    但他们俩就在一个房间里,而他们俩的关系更是血浓于水,因为他们是父与子。

    那个老人,就是闫家的上任家主,闫守道和闫守宽的父亲,闫大同。

    但此刻,却形如陌路人!

    又过了半晌,一声叹息打破了寂静。

    “你大哥,死了?”

    闫守宽张了张嘴,但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死在谁的手上?你吗?”

    闫大同缓缓转过身,脸色平静地看向闫守宽。

    闫守宽没有隐瞒,将他所知道的实情讲了出来,随后补充道:“这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原本他以为父亲得知大哥惨死的消息,会愤怒、会悲伤、会心痛,但他失望了,他在父亲脸上仍旧没有看到任何一丝悲意,有的,只是令人难以接受的平静,就好像,死的只是一个陌生人。

    而且,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父亲随后竟然说:“没有死在你的手上就好!”

    闫守宽实在受不了父亲的这种平静了,愤然道:“虽然大哥不是我杀的,但也跟我有关系,你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没死在你的手上就好’,我们两个都是你的亲生儿子啊,难道你就对此这么无动于衷?”

    闫大同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地反问道:“那你想要我给你什么反应?”

    一句话,直接把闫守宽要说的话噎回了肚子里。

    闫守宽愤慨不已!

    “人终有一死,更何况这是他选的路,既然这么选择,那就要做好失败的准备,既然失败了,自然要付出应有的代价。”闫大同看了儿子一眼,大有深意地说道:“身为大家族子弟,不能被感情左右,咱们闫家,没了谁,都会照样存在下去,也包括我,守道明白这个道理,但你不明白。”

    闫守道不由反驳道:“难道当这个家主,就必须冷酷无情吗?我不这么想,我也不认同。”

    “所以当年你明明比守道更有头脑,更有能力,我却选了守道当这个家主,而不是你,因为你太感情用事了!”闫大同摇了摇头,“就比如现在,你明知道守道会是什么下场,明知道你大哥死有余辜,却还是心有不忍,难以释怀,而且还希望我也跟你一样,你不觉得这种想法很幼稚吗?”

    闫大同突然问道:“如果你要在现场,恐怕你会为了兄弟之情,放你大哥一码吧?”

    闫守宽不假思索地开口:“我会!”

    闫大同当即喝道:“愚蠢,如果换做是你大哥,他就决不会放过你,因为他明白如果你不死,那么早晚有一天死的人就会是他,这跟冷酷无情无关,是做大事的准则。”

    虽然他明白父亲说的很对,但他就是无法认同,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兄弟,就算刀剑相向,难道就必须分出个你死我活吗?

    只要让对方不再有威胁,不就行了吗?

    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闫大同失望之极,旋即叹道:“我知道我说什么,你现在都无法理解,但既然你大哥已经死了,那么你现在就是闫家的家主了,咳,等你坐上家主之位,慢慢就会懂了。”

    闫守宽深呼吸了口气,坚持道:“父亲,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像你那么冷酷,但我可以保证,闫家在我的手上,只会比从前更好!”

    “随你怎么做吧,我老了,已经没有能力再管闫家的事情了!”闫大同摆了摆手,不过随后目光如炬地盯着他,严肃道:“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点,闫家永远是闫家,不能姓陆,否则就算我死,你也无法拿到咱们闫家真正的底蕴,得不到全族的支持!”

    闫守宽点点头,斩钉截铁地回道:“我肯定陆鸣从来没对咱们家动过歪心思,我答应你!”

    闫大同深深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言,拄着拐杖,慢慢走出了书房。

    …………

    …………

    闫家因为有闫守宽,所以解决的方式很温和,但没了风无痕的风家,却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由于家族高端战力和风无痕一起死在废弃厂房,即使风家再如何反抗,最后还是不敌顾立生、白步生和季兰华的联手。

    风无量身死,剩余武者也是死的死,投降的投降,至于那些没有威胁的人,按照陆鸣的吩咐,全都放了。

    至此,风家和李家一样,一夜之间便从隆城消失匿迹。

    隆城五大家族除二,但却新崛起一股势力,而且直接盖过剩下三家,独尊隆城,正是陆鸣为首的新势力,不过暂时无人知晓。

    就在顾立生等人接收风、李两家的势力,扫清余孽的时候,陆鸣却回到了那座独栋别墅。

    别墅里除了他,还有一个人,正是被他救出来的小泽玛丽,只不过此刻的小泽玛丽正用警惕的目光盯着他。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是我救了你,难道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吗?”陆鸣笑吟吟地看向小泽玛丽,打趣了一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救我,我告诉你,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碰我一根手指头的!”小泽玛丽决绝道。

    “我要想碰你,你觉得你还会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吗?”陆鸣没想到她还真把自己当成色狼了,无语回道。

    小泽玛丽顿时一愣,随后狐疑道:“你不是为了那个,那你为什么要留着我?”

    陆鸣直截了当地说:“很简单,归顺我!”

    小泽玛丽当即拒绝道:“不可能,我是神社的人,怎么可能……”

    不过未等她说完,陆鸣便强势打断道:“归顺,或者死,自己选吧!”

    小泽玛丽冷冷地盯着陆鸣,双唇紧抿,沉默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