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86章 焚杀武道宗师!
    ??因为是由内力催动的护体气罡,所以气罡不但极厚,更是隐隐显然出白色的光泽。

    这是气劲实化的表现。

    但那连武道宗师的全力一击都难以破开的白色气罡,却在陆鸣的赤红拳头下宛若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随着滚滚蒸汽冒出,一刹那间,陆鸣的拳头便在护体气罡上破开了一个洞,然后结结实实轰在了武迁的腹部。

    不过也就在这时,那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再次涌上陆鸣心头。

    陆鸣明显感觉到拳头上蕴含的力量被卸去了一多半,但陆鸣对此早有预料,他本来就没寄希望于力量能伤到武迁,而是拳头上炙热的火灵气,而且其中还蕴含着凤丹之力。

    这次,他不再留手,终于动用了修士的手段。

    果不其然!

    虽然力量被卸去大半,但火焰却破开了武迁最里层的未知防御手段,直接在武迁腹部烧出一个焦糊血洞。

    见火灵气奏效,陆鸣暗松了口气,旋即双眼一狠,低吼一声:“焚天!”

    武迁不想趁他病要他命,但他却恨不得将武迁碎尸万段,怎能放过这次精心设计的机会。

    没错,他就是故意让武迁偷袭成功的,要不然以他灵念的感知能力,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武迁的踪迹。

    他想到了武迁那一掌会更加凶狠,但他没想到会那么古怪,不过好在他将化龙诀修炼至第三层,当那股阴柔的力量进入他体内还不到两秒钟,便被化龙诀解决掉了。

    这也是他自信可以挡住武迁暗袭的最大依仗!

    他吐一口血是真的,因为他确实被那一掌伤到了,但还不至于让他失去重心坠落,那完全是为了麻痹武迁。

    他相信刚刚晋升武道宗师的武迁绝对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自信全力出手可以轻松伤到他,而他则利用武迁的狂傲心态和自信心,顺势挖了一个坑。

    很幸运,武迁上当了!

    但武迁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随着一声低吼从陆鸣口中传出,一股比之前更为炙热的火焰仿若无中生有般在陆鸣指尖形成一面小型的火焰镜子,间不容发之际从血洞窜进武迁的体内。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根本没有给武迁任何反应机会。

    当武迁感受到体内那无尽的灼烧感和痛苦感,一股绝望在武迁心头浮现。

    武迁知道,自己大意了,而这次少有的大意,代价却是那么大。

    死亡!

    “不!”

    自己刚刚成为武道宗师,刚刚站到武道之巅,还没尝到被世人膜拜的滋味,还没享受到实力带来的滔天权势,怎么可以死,而且还是死在一个毛头小子手上。

    武迁不甘、愤怒、恐惧,但他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

    一眨眼的功夫,武迁便化为飞灰,被一阵风吹散于世间,消失于世间!

    …………

    …………

    亲手解决掉一位武道宗师,陆鸣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反而有些复杂。

    武迁临死前那不甘、愤怒、恐惧的眼神,让他莫名有所感悟。

    那是想要活着的执念!

    也是想活却或不了的怨念!

    “即使再强的人,也终有不敌、死的时候,当我死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会像他一样吗?”

    沉默片刻,陆鸣甩了甩头,不再去想那些。

    既然人生的结局早已注定,又何必去纠结?

    出生不能做主,死亡也不能做主,但从生到死的过程,却是完全由自己掌控。

    如何让这个过程精彩,才是最主要的!

    到剧终的那一天,觉得自己没有白活一世,那就够了!

    将这突如其来的,关于生死的感悟解开,陆鸣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而且他惊愕发现,刚才受的伤,不知不觉中全好了。

    “难道我刚才又顿悟了?”

    陆鸣一脸懵逼。

    看到他这副模样,隐藏在他识海深处的地方不由响起一道酸溜溜的叹息声。

    “咳,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不多时,那道身影便站到他的面前,正是赶过来的陈毅。

    看了一眼四周,陈毅猜到了什么,问道:“死了?”

    陆鸣点了点头,“死了!”

    仔细打量了一眼他,陈毅又问:“你没事吧?”

    陆鸣摇了摇头,“受点小伤,不碍事!”

    确认他真的没事,陈毅猛地一拳锤在他的胸膛,大笑道:“行啊,一位武道宗师都被你给解决了,而且还嘛事没有,这要是被别人知道,还不得惊掉一地下巴,哈哈,赶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搞定武迁的,看你这么轻松,我都想找个武道宗师练练手了!”

    陆鸣不由给了陈毅一个大大的白眼,这家伙还真当武道宗师是弱鸡了。

    武迁是刚刚晋升武道宗师,境界不稳,又因为贪图自己的炼体之法,没想对自己下杀手,这才给了自己反杀武迁的机会。

    如果换成别的武道宗师,以他跟武迁交手的经验,想要杀死武道宗师,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容易,而且极有可能杀不掉,即使能杀掉,自己也会丢半条命。

    所以,陆鸣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你试试就知道了!”

    “呵呵,我可没那闲工夫撩闲!”陈毅悻悻然一笑,而后敛去笑容,问道:“接下来怎么做?”

    陆鸣没有着急回答,反问道:“他们怎么样了?”

    陈毅答道:“顾老、白步生和那个小泽玛丽都很安全,不过季兰华从厂房逃出来后就不见踪影了!”

    陆鸣双眸微眯,旋即掏出电话,给顾老等人打去了电话,让他们按计划进行。

    挂断电话,他脸色骤然冰冷起来,寒声道:“咱们也该去李府拜访一下那个幕后人物了!”

    陈毅当然明白他说的是谁,眼中也是投射出一缕寒芒,随后和陆鸣一起,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他们俩离开不久,一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废墟之上,全身被黑袍笼罩,只露出一个小丑面具,这么诡异,不是丑丑还能是谁。

    “武迁已死,陆鸣活着!”

    将结果向季兰华汇报完,丑丑深深吸了口气,随后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眸子也渐渐变得猩红起来。

    “一位武道宗师,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桀桀怪笑一声,丑丑盘膝而坐,嘴里念念有词,手上更是掐着奇怪的手诀。

    紧接着,一丝丝肉眼看不到的黑气从四周浮现,仿佛受到某种牵引一般,朝丑丑汇去,然后钻入丑丑的口鼻中,消失不见。

    而小丑面具下的脸庞,则露出享受和满足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