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83章 战武道宗师 二 !
    ??随着化龙诀突破至第三层,随着修为达到筑基境,斗战圣拳自然而然地融会贯通了不少,虽还没触及到斗战圣拳第三式、裂地,但第二式、辟海,却能自如施展了,再也不像当初对付余淮时那么狼狈。

    斗战圣拳共计七式:崩山、辟海、裂地、撕天、斩神、降魔、灭仙。

    修到高深处,能够降妖斩魔、灭神屠仙,是战族无上战技,在时期凶威赫赫,名震四海八荒。

    虽然陆鸣只修炼至第二式,但在这个灵气枯竭,修仙文明近乎灭迹的地球,只要随着他的修为不断提升,足够成为必杀技,横扫所有敌手。

    不过他现在只是筑基境,能够将斗战圣拳发挥出来的威力不足万分之一,所以他一出拳便是辟海,现阶段最强的拳法。

    因为对手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而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武道宗师,是他从修行开始到现在遇到的最强大的敌人,如果这个时候再不出狠招,那纯属是自己作死。

    随着陆鸣一拳轰出,一股一往无前、排山倒海的气势随之迸射出来,仿佛有一只硕大无比的拳头自虚无中来,誓要将山河轰碎,将日月击沉。

    刹那间,武迁便感受到了陆鸣这一拳的无匹威势,心中震惊莫名,更有一抹危险感油然而生。

    武迁知道这种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危险感从哪里来。

    拳意!

    陆鸣这一拳,充斥着霸道无匹的拳意!

    但这怎么可能?

    他才多大,居然能领悟出属于自己拳意?

    难道他还是一位拳法大家不成?

    即使武迁再如何不愿相信,事实就是如此,让武迁不得不信。

    年纪轻轻便成为化劲巅峰武者,还拥有鬼魅般的速度,现在更是展现出惊才绝艳的拳法……

    武迁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看不透陆鸣了,每一次自己觉得他也就这样了的时候,他总会给自己带来震惊,仿佛他就是个宝藏,越是深入,发掘的东西就会越多。

    虽然彼此敌对,但武迁此刻不得不承认陆鸣的优秀,优秀得让自己这个武道宗师都心生嫉妒。

    不过这种感叹在武迁脑海中只停留了刹那,便被越发坚定的杀意所取代。

    不敢怠慢,武迁猛地催动内力。

    只见原本无形的硕大掌印顿时显现出来,而且渐渐凝实,当掌印即将跟陆鸣的一拳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彻底幻化成一只洁白如玉,放大了很多倍的掌印,宛若真正的手掌。

    这一刻,武迁终于动用宗师之力了!

    将劲气转化为内力,方成武道宗师。

    而内力,就是宗师之力,是武道宗师独有的力量源泉。

    下一瞬,没有任何碰撞声发出,但一道无形的气浪却以拳掌交汇处为圆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与此同时,一股极为强烈的危险感陡然出现在众人心中,仿佛那道气浪是洪水猛兽,触之必死一样。

    陈毅脸色一紧,一把将目瞪口呆的顾老和白步生抓起,头也不回地朝厂房外冲去。

    而季兰华早就在武迁和陆鸣刚一交手的时候便悄然退到老远,此刻瞧见这一幕,哪里还敢久留,是第一个朝外逃窜的。

    李旭仁也想要逃出去,但他没有季兰华的狡诈,也没有陈毅的实力,发现不对时已然晚矣。

    “武叔叔,救……”

    他脸色大变,不过还没等他向武迁求救,气浪便从他的身上无情扫过。

    瞬息间,他的身体仿佛纸糊的一般,直接化为一团血雾,死得彻彻底底。

    直到死,他都没想到武迁会不顾及自己的安危,也没想到武迁和陆鸣的对轰余波杀伤力如此之大,更没想到雄心勃勃的自己竟然会死在这里,而且还是以这种憋屈的死法。

    他不甘,但只能被动接受……

    就这样,继风无痕、闫守道之后,隆城五大家族又一位现任家主命丧于此,只不过死的有点奇葩而已。

    但此刻哪还有人在意他的死活,随着气浪席卷,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厂房彻底塌陷,变成一片废墟。

    望着烟尘四起的厂房废墟,逃出生天的顾立生、白步生脸色皆是发白,仍是心有余悸。

    缓过神来的顾立生急声问道:“小陆不会有事吧?”

    陈毅双眼微眯,肯定回道:“顾老放心,小陆不会有事的!”

    几秒钟后,烟尘渐渐稀薄,两道身影随之显露在他们的视线里,不是陆鸣和武迁,还会是谁!

    唯一不同的是,陆鸣怀里还抱着一个貌美女子,正是昏死过去的小泽玛丽,而武迁,则是孑身一人。

    陆鸣此刻嘴角泛着丝丝血渍,受了一些伤势,倒不是被攻击余波伤到的,而是为了救小泽玛丽。

    其实在那个时候,武迁也完全有能力将李旭仁救下,但武迁没有,因为在他眼里,李旭仁死与活,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陆鸣没有理会这点伤,眼神凝重地盯着被一层气罩护住,毫发无损的武迁,随后猛地将小泽玛丽抛向陈毅,大喝道:“你们先走!”

    接住小泽玛丽,陈毅迟疑了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朝陆鸣说了句“别逞能”,便强拉着不愿离开的顾老和白步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至于季兰华,早就在逃出厂房的那一刻……跑了。

    武迁并没有阻止他们离开,因为在他看来,他们微不足道,他现在唯一感兴趣的,只有陆鸣。

    “为了一个女人,竟然以身犯险,我真不知道该说你是菩萨心肠,还是怜香惜玉的好。”武迁玩味地望向陆鸣,轻笑出声。

    “呵呵,甭管我是好心还是好色,也比你这条老狗看着自家主人遇难却袖手旁观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陆鸣讥笑一声,毫不客气地回呛道。

    “等我把你废掉,看你还怎么牙尖嘴利!”

    武迁眼神骤冷,身形一晃,速度极快地朝陆鸣冲去,那满地的残壁断垣,对他来说仿佛并没有什么阻碍,如履平地。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把我废掉!”

    灵念感知到陈毅他们已经走远,陆鸣笑了,不再闪躲,眸中燃气熊熊战意,竟然不退反进,主动迎了上去。

    武道宗师又如何?

    今晚,我就屠个武道宗师玩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