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8章 风无痕、死!
    可以说,这一幕,惊呆了众人,就连顾立生和白步生也不例外。

    当然,也有例外,除了那些知情人,便是陈毅。

    因为无论什么事情发生在陆鸣身上,陈毅都不会感到意外。

    一位武道大师身死,另外身负重伤的五位武道大师哪里还会考虑究竟是怎么回事,保住命才是要紧的,不容分说各自使出保命的底牌,要逃离此地。

    但既然已经动手,季兰华又怎么可能允许他们活着离开呢?

    “一个不留!”季兰华直接下达了死命令。

    其实不用季兰华吩咐,那归顺他的六位武道大师也不会放过他们。

    顿时破风声四起,六人同样以极快的速度追杀出去。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还没等众人缓过神来,刚才还占据绝对优势的李旭仁一方,眨眼间便剩下他们四个光杆司令,局势瞬息逆转。

    当然,还有一具武道大师的尸体和斑斑血渍陪伴他们……

    直到此时,李旭仁三人方才脸色惊变,连忙后退,与季兰华拉开足够的距离,然后各自呼唤埋伏在厂区外的手下,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但下一秒,季兰华淡漠的话语直接让他们三人的心情跌入深渊。

    “你们在外边的那些手下,现在自顾不暇,恐怕没能力帮你们了!”

    季兰华说的没错,他们三人的那帮手下确实帮不上什么了,准确的说,是永远……

    漆黑的夜里,足有三十多具尸体躺在厂房外围的三处隐蔽地方,每一具尸体仍有余温,显然刚死不一会儿,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残留着惊恐莫名的神色,与在厂房内身死的那位武道大师临死的表情一模一样。

    而一些黑衣人眼神复杂地站在那些尸体的旁边,每个人手上、身上,都沾着殷红的鲜血,但这些鲜血,不是他们的,而是那些已经死去,曾经的同伴的。

    不过这种复杂难名的情绪只在他们脸上停留了几秒,便被决然和冷漠取代。

    随后,他们很有默契地朝一处地点汇合,而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只露出一个小丑面具的男人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正是黑袍人,季兰华唤他……丑丑!

    感觉到他们的到来,丑丑没有转身,但从小丑面具下传出一道十分瘆人的声音。

    “都解决了吗?”

    那十几人没有人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桀桀,走吧!”

    丑丑朝厂房的方向瞅了一眼,怪笑一声,随后身形一晃,消失在夜色中。

    …………

    …………

    厂房内!

    听见季兰华这么说,闫守道脸上顿时布满怒容,用不可置信地口吻吼道:“季兰华,你为什么这么做?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季兰华脸色依旧冷漠,淡淡道:“至于为什么,很简单,相比与你们,我更看好陆鸣!”

    闫守道不依不饶道:“少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陆鸣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才会让你当叛徒?啊?”

    “叛徒?”季兰华像看白痴一样看了闫守道一眼,随后走向陆鸣那边,懒得再回答闫守道的话。

    这个时候还问这种话,不是白痴是什么?

    跟这种白痴说话,完全是浪费唾沫。

    “你……”闫守道被季兰华无视自己的举动简直要气炸了。

    不过就在这时,风无痕急声道:“季兄,咱们可是一伙的,你可不能撇下兄弟我啊!”

    风无痕才不会像闫守道那么白痴。

    以现在的处境,就算自己心底恨不得将季兰华千刀万剐,此刻也决不能表露丝毫,不但不能表露,还得假装跟季兰华好到穿一条裤子,因为己方大势已去,唯有巴结季兰华,才能解开这个死局。

    至于以后的事情,呵呵……

    闫守道没想到这个时候风无痕居然也要叛变,怒不可歇,大骂道:“风无痕,你特么好歹也是风家的家主,能不能有点骨气?季兰华背叛咱们告诉你了吗?季兰华在你们季家安插人手告诉你了吗?你特么还舔着脸跟人家称兄道弟,能不能别这么怂?”

    骨气跟性命相比,哪个重要?

    当然是性命重要!

    怂?

    只要能活着,我宁愿怂!

    风无痕可没空搭理这个白痴,一边走向陆鸣他们那里,一边谄笑道:“陆兄弟,这一切都是李旭仁和闫守道出的主意,我只是听了他俩的谗言一时鬼迷心窍才做出这种错事,我错了,我投降!”

    随后,风无痕又向季兰华说道:“兰华,咱们这么多年兄弟,你是知道我的!”

    言外之意很明显,是想让季兰华替他向陆鸣求求情,放过他。

    在场的其他人都听出来了,季兰华当然也听出来了。

    季兰华瞅了一眼笑容玩味的陆鸣,旋即回过头,朝风无痕笑道:“你放心,我……”

    话未说完,突然,季兰华手腕一抖,一抹寒光便从他的袖口飞出。

    下一刻,风无痕脸上的笑容一僵,双眼随之流露出惊恐的神色,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向前蹒跚了两步,便一头栽倒在地,就此毙命。

    紧接着,一缕鲜血才从风无痕的眉心处溢出,涓涓而流。

    “你放心,每年的今日,我都会给你烧纸钱的!”

    与此同时,季兰华才面无表情地将未说完的话补齐……

    瞧见这一幕,李旭仁和闫守道的瞳孔骤然一缩,他俩原本以为季兰华会念及旧情,万万没想到季兰华竟然如此心狠手辣,直接对风无痕下杀手,震惊不已,也忌惮不已。

    就连顾立生和白步生也是诧异地看向季兰华,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唯有陆鸣和陈毅一脸的平静,因为他们俩对真正的季兰华有所了解,知道他一定会这么做。

    季兰华好似没有看到大家的反应一样,朝闫守道说道:“跟他一比,你还算条汉子,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闫守道自然明白季兰华口中的“他”指的是谁,但现在闫守道可一点也没有荣幸感,有的,只是深深的畏惧。

    他们连风无痕这个风家家主都敢杀,岂会放过自己?

    闫守道终于慌了,哪里还敢留在这里,猛地朝一个方向狂掠而去。

    想逃!

    但能逃得了吗?

    …………

    …………

    第二更奉上!!!

    一直没有状态,才憋到这么晚……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