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4章 下毒?
    客观来说,小泽玛丽确实很漂亮,加上凹凸有致的身形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感,足以勾起大多数男性的征服欲和占有欲,但真就不包括李旭仁。

    身为大家族子弟,又明面上掌控李家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美女没玩过,李旭仁当然不会对小泽玛丽产生性趣,就算是有那么一点,他也不会傻到因为一个女人破坏了自己的大计,更何况等今晚过后,小泽玛丽还不是他的嘛!

    所以李旭仁看都没看倒在地上的小泽玛丽,直接挥了挥手,随后不无担忧地说道:“陆老弟,你派的那两个人行不行啊?松野平可绝对不能逃掉,一旦他逃掉,那咱们可就前功尽弃了啊!”

    陆鸣笑容玩味地看向李旭仁,“如果是全盛状态下的松野平,我还真不敢保证,但经过李兄的帮助,我相信我请的那两位高手一定能够擒住他的!”

    李旭仁双眼一震,诧异道:“我的帮助?”

    陆鸣意有所指地说道:“李兄,你可别忘了壮体药是我研究出来的,你刚才干了什么,别人不清楚,但你觉得能瞒过我的鼻子吗?”

    李旭仁闻言讪讪一笑:“哈哈,不愧是陆兄弟,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虽然在笑,但他心中早就震惊不已,他万万没想到陆鸣竟然觉察到了这些。

    这时陆鸣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好在你没有对我做什么,否则你离我这么近,你早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我怎么可能那样对你呢,呵呵!”李旭仁连忙干笑一声,不过脚步不由退后了几步。

    对于他的举动,陆鸣心中冷笑,没有阻止。

    就在他俩闲聊之时,小泽玛丽便被李旭仁的手下给捉住了,准确的说,小泽玛丽压根就没有反抗,任由他们控制住自己,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反抗也没用。

    小泽玛丽怒视向李旭仁,娇声喝道:“李旭仁,你如此对我们,神社决不会放过你和你们李家的,决不会!”

    李旭仁丝毫没在意她的威胁话语,戏虐道:“小泽女士,你可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我是按照松野君的吩咐,将陆鸣带到这里,是你们实力不够,被陆鸣反杀了,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呢?”

    小泽玛丽咬牙切齿地喊道:“你卑鄙!”

    这时陆鸣走到小泽玛丽的身前,在她身上连点几下,随后笑吟吟地说道:“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别一脸凶神恶煞的,丢我的人,知道不?”

    感觉到自己的力气瞬间全部消失,小泽玛丽惊恐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陆鸣很真诚地解释道:“我怕你受不了被松野平背叛的打击,选择自尽,不过你不用谢我,你从现在起已经是我的人了,我有责任救你!”

    小泽玛丽突然笑了,“呵呵,陆鸣,你别得意,就算你杀了我们,神社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而且你以为李旭仁会那么好心帮你对付我们?他只不过是在利用你,他……”

    没等小泽玛丽把话说完,陆鸣便一记手刀切在她的勃颈处,将她打晕过去,同时无语道:“这个时候还敢挑拨离间,真是不知死活!”

    瞧见陆鸣让小泽玛丽闭嘴了,李旭仁暗松了口气,赞同道:“陆老弟说得对,现在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我怎么可能对你不利呢!”

    不过旋即话锋一转,担忧道:“陆老弟,你真不会准备一直养着她吧?”

    陆鸣邪邪一笑:“怎么可能呢,等我玩腻了,我自然会让她人间蒸发,你也不想想,我怎么会一直留着这么一颗定时炸弹呢!”

    “不怕陆老弟笑话,我刚才还真怕你为了这个女人犯错误,但现在我放心了,哈哈,以后陆老弟想要玩女人,包在哥哥身上,只要是陆老弟看中的,哥哥一定给你弄到手!”李旭仁哈哈一笑,眨了眨眼。

    “那兄弟我就却之不恭了,哈哈哈!”陆鸣抱了抱拳,笑得很猥琐。

    就在这时,两道破风声响起。

    罗河和罗江回到了厂房,同时手里还提溜着一个人,不是松野平,还能是谁。

    只不过此时的松野平完全没了之前的嚣张狂傲,浑身是血,脸色也是惨白如纸,一副奄奄一息的凄惨模样。

    看了眼明显伤势也不轻的罗河和罗江,陆鸣感激道:“谢谢了!”

    “任务,我们已经完成,告辞!”

    罗河淡漠说完,便和罗江迈步而去,直接把陆鸣要说的话给怼了回去。

    李旭仁也没想到陆鸣请来的两个高手竟然对陆鸣这个态度,惊愕道:“他们……”

    陆鸣尴尬一笑,“他们是我从特别调查局请来的高手,高手嘛,都有点个性!”

    李旭仁又问:“理解,理解,不过他们就这么走了?”

    陆鸣无奈道:“现在松野平搞定了,他们自然也就走了,咳,李兄,说实话不怕你笑话,这是我跟特别调查局做的交易,我压根就没能力使唤他们!”

    随后,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陆鸣将目光投向昏死过去的松野平,一巴掌将松野平扇醒,不无调侃地笑道:“呵呵,松野平,我们尊贵的天忍阁下,你怎么成这幅鬼样子了啊?”

    瞧见李旭仁和陆鸣在自己眼前,松野平眼中陡然浮现浓浓的杀机,猛地怒视向李旭仁,歇斯底里地咆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啊?”

    事到如今,李旭仁自然没有必要再隐瞒什么,戏虐一笑:“松野君别这么生气嘛,我能对你做什么呢,只不过好茶供着你嘛,难道我们华夏的好茶不和你的口味,给你喝不舒服了?”

    听见他这么一说,松野平顿时意识到了什么,怨毒问道:“你往茶里下毒了?”

    李旭仁摇了摇手指,纠正道:“那可不是毒,而是千金难买的好东西。”

    松野平怒然道:“你胡扯,如果不是毒,我的身体机能怎么会突然锐减,我又怎么可能被你们的人抓住。”

    这时陆鸣笑道:“李兄说的没错,他往你茶里掺的,确实不是毒,而是益血花的花片,是补血的上上之选,长期服用能延年益寿呢,不过它有一个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只要一遇到紫幽兰的气味,就会变为一种极为致命的毒药,所以你就成这个样子了!”

    “陆老弟大才,连这种偏僻的医理都知道,哥哥佩服!”李旭仁向陆鸣竖了竖大拇指,随后从裤兜里掏出一株通体紫色的小花在松野平面前晃了晃,“这个就是紫幽兰,我刚才之所以靠你那么近,就是想让你更好的闻到它的气味,怎么样,它是不是很好闻啊?”

    说完,李旭仁便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昨天一回到家,就睡着了,没想到一觉睡到天亮,我的天,我也太能睡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