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3章 松野平逃了?
    ??不得不说,无论是出手的时机,还是出手的对象,小泽玛丽都选择的无可挑剔。

    因为在背后偷袭的人,往往比正面刚的更具威胁。

    但身材略高,皮肤略黑的中年人仿佛早就预料到了小泽玛丽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平凡的脸上没有任何意外之色,依旧那么木然,而且攻势不减,只是袭向松野平腰身的那把弯刀突然不见了。

    铛铛铛!!!

    随着几声脆响传出,小泽玛丽放出的飞镖全部被那人用弯刀轻易拦下,与此同时,另一把弯刀已然贴近了松野平的后脖颈,丝毫未受小泽玛丽的影响。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小泽玛丽万万没想到自己志在必得的偷袭竟然会被那人这么轻松挡住,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然来不及再出手了,不过小泽玛丽脸上除了浮现一抹惊色和无奈,并无半点担心。

    因为那人即使再强,但想这么容易成功偷袭松野平也是绝办不到的。

    因为松野平是影武神社八大天忍之一,身为顶尖的忍者,怎么可能觉察不到忍者擅用的手段?

    果不其然!

    就在李旭仁等人以为这一击松野平必定躲不开的时候,松野平嘴角微扬,笑了。

    下一瞬,仿佛变戏法般,松野平的身体砰地化为一团黑雾,在弯刀刺入之际,竟凭空消失了。

    紧接着,又仿佛变戏法般,松野平又凭空冒了出来,但这回出现时已然在了那人身后。

    松野平嘴角依旧挂着嘲讽的笑容,但手上却毫不留情,一记刀光刹那斩向那人的后脖颈。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瞧见这极度诡异的一幕,李旭仁双眼大睁,一副见了鬼的惊恐模样。

    他虽然知道松野平很厉害,但还从未亲眼看到松野平出手,这次看到了,特么的还不如没看到,实在是太可怕了。

    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突然没了,然后又突然出现在别的地方,用不用这么夸张?

    变魔术也没这么快的吧?

    但他十分清楚这不是变魔术,而是松野平用忍术做到的,可这就更恐怖了。

    如果松野平给自己来这么一手,李旭仁敢保证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莫名地,李旭仁感觉自己脊背发寒,真有些怀疑对付松野平,是不是正确的决定了……

    陆鸣倒还算冷静,不过眼底还是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这种忍术,陆鸣不是没见过,但能做到松野平这么自然,这么举重若轻的,陆鸣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他从心底里瞧不上东瀛的忍术,认为它只是华夏武功的糟粕,上不得台面,但他不得不承认,无论什么功夫流派,只要钻研够深,都有其独特的魅力与威力,值得借鉴。

    其实不单单是陆鸣冷静,那两个特别调查局派来的高手同样没有丝毫惊色。

    被派来之前,他们俩就已经知道自己要对付的是谁,怎么可能没有准备呢!

    感觉到身后的危机,那人没有回头,但原本阻挡小泽玛丽偷袭的那把弯刀却不知何时出现在背后,无巧不巧地提前挡在了那一刀的袭击位置。

    叮!

    随着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武士刀的刀尖正好点在圆刀的刀身上,由于惯力直接弯曲成一个夸张的弧度。

    而那人借着刀身传来的大力,脚尖一点,直接朝前方掠了出去。

    不过下一刻,戴着银色手套的中年人出现在松野平的眼前,一掌陡然轰出,直奔松野平的面门拍去。

    没有威猛霸道的气势,也没有凌厉无匹的杀机,只是简简单单,平平常常的一掌。

    但这记看似软绵无力的一掌,却给松野平带来了极大的危险感。

    松野平面色顿时凝重无比。

    这二人配合的默契程度,远超松野平的想象,而且还是选择自己旧力未尽,新力未生的时候,时机简直恰到好处,根本不给自己反应的时间,即使自己有能力阻挡也做不到,这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很让人吐血。

    但郁闷归郁闷,想要这么简单就伤到松野平,那松野平就不是天忍了!

    就在那看似无力,实则暗藏玄机的一掌距离松野平的面门只有半寸的时候,松野平再次凭空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然在小泽玛丽的身侧,距离那二人足够远。

    不过此时的松野面色有些发白,显然施展这么远距离的遁术,饶是以他天忍的实力,也是有点吃不消。

    当然,松野平原本没必要耗损实力施展这么远距离的遁术的,他其实是打算遁到陆鸣和李旭仁那边,想要趁他们不备,突下狠手,顺势擒住陆鸣。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这两个高手明显是陆鸣请来的,只要制服陆鸣,那么今晚的危机就可以迎刃而解。

    但让他郁闷的是,那个手拿两把类似蛇形弯刀的家伙竟然就站在陆鸣的身前,不过还有一定的距离。

    如果要说那个家伙是凑巧的,松野平打死也不信,一定是猜到了他的意图,故意留有余地,就是想引他入瓮,好来个瓮中捉鳖。

    所以松野平只能放弃之前的打算,远遁到安全地方。

    松野平一脸忌惮地看向那两人,怒声喝道:“你们究竟是何人?我是影武神社的天忍松野平,你们对我出手,那就是在挑衅影武神社,你们难道就不怕我们神社的雷霆报复吗?”

    高个儿中年男子沙哑说道:“杀你者,罗河!”

    矮个儿中年男子同样开口:“杀你者,罗江!”

    听见这两个自从来到隆城就没说过话的高手居然开口说话了,陆鸣面容古怪,原来这俩货不是哑巴啊!

    不过这话说的,还真是够嚣张、够噎人的……

    “哈哈哈,罗河、罗江,我记住你们了,我……”

    松野平怒极反笑,不过话未说完,他猛地一掌拍在小泽玛丽的后背,趁机化为一团黑雾,竟施展遁术直接逃了。

    这一幕,着实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意外,包括罗河、罗江,更包括小泽玛丽。

    罗河和罗江脸色皆是一沉,不容分说身形一晃,闪电般追了上去。

    而小泽玛丽则被松野平猝不及防的一掌拍得口喷鲜血,冷艳的脸上满满都是不可置信之色。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松野平居然会偷袭她,用她来吸引敌人的注意,然后趁机跑掉……

    就在这时,一道调侃声传入一脸懵逼的小泽玛丽的耳畔中,如雷炸响。

    “李兄,我的人已经去追松野平了,这个日本美妞,是不是该你的人帮我擒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