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9章 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上 !
    ??暴风雨来临的前夜,注定不会平静。

    隆城风家,府邸。

    望着坐在对面,晃着红酒杯,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大哥,风无量不无担心地说道:“大哥,你明晚真要过去?我总觉得李旭仁那货阴险得很,跟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你可得慎重考虑啊!”

    风无痕眯缝着眼看向手中的红酒杯,轻笑一声:“你都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跟他打了这么多年交道,能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吗?”

    风无量先是一怔,旋即不解道:“那你还……”

    未等他说完,风无痕好似猜到了他想说什么,接过话茬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答应他?”

    风无量点了点头,静等下文。

    风无痕笑道:“如果他单独找我,就算给我天大的好处,我也不会跟他合作的,但这次不同,他一口气找了我、闫守道和季兰华,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同时与我们三大家族为敌,而且陆鸣这块蛋糕实在是太诱人了,人人都想吃一口,但却不是谁都能吃下去的,光凭咱们风家的实力,同样很难吃到,即使吃到了,也会伤筋动骨,到时候咱们风家拿什么守住这块蛋糕?到头来还不是给别人做了嫁衣?所以,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咱们风家既不用当出头鸟,又能享用蛋糕,虽然只是一小块,但也足够了,你说这么好的事情,我为什么不答应呢?”

    风无量虽然没有风无痕那样的头脑,但也相当聪明,自然明白风无痕的意思,但不知怎的,他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万一李旭仁联合别的家族了呢?譬如闫家,季家?或者他早就和陆鸣勾搭在一起了,设个陷阱想坑咱们几家?而且大哥,你别忘了,李家背后还有影武神社啊?”

    “不错,分析得很好,有进步!”

    风无痕赞许地看了他一眼,但微胖的脸上丝毫没有担忧之色,耐心回答道:“李旭仁确实和闫守道走得很近,但我和季兰华都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没有防备呢?至于你说他和陆鸣,那是绝不可能的,先不说陆鸣杀了他们李家多少人,就拿影武神社这层关系来说,他们李家就不敢和陆鸣沆瀣一气,而且他也不敢仗着影武神社对付咱们,因为国家绝对不会允许国外势力插手华夏内部的争斗,这是大忌,触之必亡,只要他们李家不想找死,就决不会在悬崖边上跳舞!”

    瞧见他还是一脸的担心,风无痕抿了一口酒,笑吟吟地安慰道:“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大哥既然这么自信,仿若智珠在握,风无量也就没再多言,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要不要把这事儿告诉父亲呢?”

    风无量心中突然生出这个念头,久久难散。

    ……

    隆城闫家。

    闫守道将李旭仁的计划和自己的打算全部说完,便恭敬站在一位老人身后。

    过了片刻,那位老人方才开口道:“你要小心李家卸磨杀驴!”

    “对于这点我早有准备,不过……”闫守道随后话锋一转,用请示的语气说道:“我需要动用咱们闫家的底蕴!”

    “你现在是闫家家主,一切力量都可以随意调用,无需问我!”那位老人淡淡说完,便拄着拐杖,缓慢离开。

    等到老人离开,闫守道脸上的兴奋之色才渐渐敛去,眸中多了一抹狠辣和果决。

    ……

    隆城陈家府邸。

    瞅见陈毅这个宝贝儿子还有闲心玩手游,陈太丘真是无语之极,更有焦急。

    他早就劝陈毅离那个惹是生非的陆鸣远点,可陈毅偏偏不听,不但让所有人都认为陆鸣和他们陈家同气连枝,现在可倒好,还要和陆鸣一起胡来,没错,就是胡来。

    自从陈毅把明晚即将发生的事情大概讲了出来,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那可是与他们陈家齐名的大家族,而且还是四家,还有在日本势力更为强大的影武神社,这两个小家伙怎么敢跟他们死磕?

    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

    活腻歪了不成?

    不过冷静之后他也算看清楚了,以现在的情况,就算儿子不淌这趟浑水,一旦陆鸣败了,那么自家也不会幸免,谁让他们陈家和陆鸣“同气连枝”呢!

    事已至此,即使他再不愿,也只能任由陈毅胡来了。

    但儿子,你能不能别那么吊儿郎当的?

    能不能让我这个做爹的有点安全感啊?

    陈太丘越看陈毅玩游戏越来气,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走到陈毅面前,一把将手机抢过来,焦急道:“我的陈大公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玩游戏?”

    陈毅也急了,但急的不是一个事儿,“爸,现在不是晚上嘛,没啥事我就娱乐娱乐,又不是总玩,你赶快把手机还给我,我们正守高地呢,紧要关头,不能没有我,我在这么关键时刻挂机,如果这局输了,队友们一定会举报我的。”

    陈太丘气愤道:“你你你……,我跟你谈正事,你却跟我提游戏,你想气死我啊?难道咱们陈家的生死存亡,还比不过一个游戏重要吗?”

    陈毅无语道:“我还以为你因为什么事急成这样呢,原来是这个,爸,你放一百个心吧,过了明天,咱们陈家还是陈家,不会变的。”

    陈太丘闻言一惊,狐疑道:“你就这么有把握?”

    “不是我有把握,而是陆鸣有把握,我就是个打杂的!”

    “小兔崽子,别以为你能耐大,我就治不了你,给我立正儿的,把你们的计划详细说说。”

    “爸,不是我不想说,是我真不太清楚,我确实只是打杂的而已!”

    “你啥意思?”

    “陆鸣说明天我一个人去就行,听他安排!”

    听见儿子这么说,陈太丘大睁着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他让你一个人去?还听他的安排?你没跟我开玩笑?”

    陈毅无奈回道:“爸,我哪敢跟您开玩笑啊,是真的,而且我一个人去确实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