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8章 我都佩服我自己个儿!
    陆鸣确实是在幸灾乐祸地笑。

    季兰华这个时候找到他,就是算准了他没有理由拒绝。

    因为他一旦拒绝,季兰华绝对准备了后手会让他后悔拒绝。

    这一点不用季兰华明说,从季兰华提出合作的伊始,陆鸣就已经想到了。

    如果没有叶白霜的提醒,还当季兰华是个无能之辈,那么陆鸣铁定会冷硬拒绝,但现在,即使他再不愿意,也得思量拒绝的后果了,毕竟大战在即,任何一点未知,都有可能成为左右成败的胜负手,更何况还是季兰华这个狠角色。

    他不敢冒这个险,也没必要冒这个险。

    所以他才灵机一动,选择让季晓婉入股鸣天公司。

    看似妥协,实际上是给季兰华挖了一个大坑,而且季兰华还不得不跳。

    季晓婉是季家人,又是季兰华的亲生女儿,那么她入股鸣天公司,真跟季兰华入股没什么区别,因为季兰华百年之后,所拥有的一切还不都归子女嘛!

    而且季兰华深知陆鸣确实不可能信任自己,如果不答应,那么陆鸣一定会拒绝合作,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季兰华都必须同意。

    不过问题来了,股份归季晓婉,也就意味着季兰华再也不能无视季晓婉的存在,反而得把季晓婉捧在手心里,用真心感动女儿,让女儿重新回归季家,这样季兰华才能保住那一部分归季家的股份,也才能融于陆鸣的势力,进而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但亲近女儿,对于视亲情为无物的季兰华来说简直比自杀还难,因为季兰华压根就不懂、也不愿像别的“平庸”父亲那样亲近子女……

    这是季兰华的短板,被自己戳中,陆鸣当然高兴得不要不要的。

    而且这样一来,陆鸣就不用担心晓婉在季家受委屈了,虽然晓婉隐藏的很好,但他十分清楚晓婉还是很留恋季家的,毕竟那里有她的至亲,是她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家,即使她的家人再如何不好,她也放不下。

    这也是为什么陆鸣明明可以拒绝季兰华,甚至可以以防万一将季兰华当场格杀却没那么做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为了季晓婉。

    既然杀不得,又得防着,那么这么做,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而且他把季晓婉当成亲妹妹,晓婉占股份,自然也就不违背他的原则。

    “我怎么会这么聪明呢,我都佩服我自己个儿!”

    望着脸色像吃了苍蝇般难看的季兰华离去的背影,陆鸣笑得是那么欠揍,说出的话也是相当的不要脸。

    随后,他微不可查地扫了一眼某个方向,脸上依旧挂着得意的笑容,哼着小曲走回了别墅。

    片刻后,灵念感知到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人离开,他才敛去假笑,面容随之露出沉吟之色,更有一丝凝重。

    要不是送季兰华离开时灵念感知到季兰华朝某个方向隐蔽地看了一眼,再加上随着他成功晋级筑基境,灵念感知范围扩大了十倍不止,感知力也越发精深,他还真就发现不了原来一直有个人潜伏在暗处。

    能够不被他的灵念感知到,足以说明那个人的实力不俗,起码隐藏手段是顶尖的,而很显然,那个人是跟季兰华一伙的。

    “我说怎么自从季兰华进来,我就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原来是那个人的原因,季兰华把那个人带过来,为了什么?难道是怕我杀人灭口?还是说,我一旦拒绝,那个人就是季兰华的后手?”

    陆鸣喃喃自语,虽然想不明白季兰华的心思,但那个人的存在,就足以证明季兰华比他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

    不过一瞬间,他的脸上便恢复往日的淡然与自信。

    因为在绝对的硬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管你百般算计,一拳轰碎便是,因为我陆鸣,就是……硬实力!

    …………

    …………

    兜了一圈,确认没有人跟踪,季兰华方才回到季家。

    走进书房,季兰华便铁青着脸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一支雪茄点燃,一边吸着,一边想着什么。

    他已经忌烟很多年了,除非遇到大事,或者极度不顺心的事情,他才会抽烟。

    而很显然,这次是因为他很不爽,相当不爽。

    他料定陆鸣会答应他的条件,但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以为拿捏住陆鸣的三寸时,却被陆鸣敲了一记闷棍,虽然与他的预期没有太大的出入,但被人算计,还是让他无法忍受。

    “陆鸣,你很不错,我先陪你玩玩,让你高兴高兴,等到我把你彻底榨干那天,你就会知道,你的那些小聪明是多么微不足道,你跟我斗心眼,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季兰华将雪茄狠狠按在烟灰缸里,眼神冷冽地喃喃道。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无声无息出现在书房,披着黑袍,呆着小丑面具,正是那个黑袍人。

    淡漠地看了黑袍人一眼,季兰华脸色恢复如常,淡淡问道:“他没有发现你吧?”

    “不好说,他最后朝我隐藏的地方看了一眼,我不知道他是无心的,还是发现了我!”黑袍人想了想,方才沙哑回道。

    如果陆鸣听到他这番话,一定会震惊他的洞察力那么敏锐。

    季兰华也是有些意外他的回答,“那你觉得他会是那类人吗?”

    黑袍人如实回道:“如果他发现了我,那我可以肯定他就是,但现在……,如果家主允许我跟他交一次手,我就能确定。”

    季兰华摆了摆手,而后沉声道:“试探就不必了,会打草惊蛇,对我的计划没有任何好处,不过如果你的感觉是对的,那我就可以肯定他是修真者了!”

    说出“修真者”这三个字的时候,季兰华咬字很重,透着一丝忌惮,但更多的,却是激动。

    黑袍人明显一惊,“家主,您怎么……”

    季兰华冷冷一笑:“呵呵,因为我是故意朝你那个方向看的!”

    黑袍人这才释然,随后恭谨一拜,虽未言语,但敬畏之意煞是明显。

    季兰华没有在意黑袍人另类的拍马屁,吩咐道:“计划可以开始了,你现在就去安排吧!”

    黑袍人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家主,您真答应帮那个小子?”

    季兰华冷冷看向黑袍人,“丑丑,你今天话多了!”

    黑袍人连忙收声,再次躬身一拜,随后隐于暗处,无声无息地离去……

    第二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