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6章 你有什么条件?
    ??冒着生命危险?

    还事关自己和自己在意的人的生死?

    这么重磅的消息,陆鸣当然不会不听。

    隐隐猜到了什么,陆鸣随后露出惊讶的神情,道:“既然季伯父这么好心,我要是不听那就太对不起季伯父‘舍身赴险’了。”

    季兰华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冷嘲热讽,直言道:“有人要杀你!”

    陆鸣笑问道:“哦?想杀我的人多了,不知道季伯父指的是哪个?”

    季兰华叹息着摇了摇头,“不是哪个,而应该是哪些!”

    陆鸣眼神古怪地看向季兰华,玩味道:“‘哪些’里,不会也包括季伯父吧?”

    季兰华大方承认道:“没错,我曾经也想杀了你,因为你不但破坏了我们季家和陈家的联姻,还数次让我们季家丢尽脸面,你说我该不该恨你,该不该杀你?”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应该,而且你家那位不也付诸行动了嘛,只是很可惜,没有成功,谁让我命硬呢!”陆鸣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不过旋即话锋一转,冷笑道:“但咱们之间的矛盾,究竟是因为什么,想必以季伯父的头脑,应该早就门清了,那么以我立场来说,我是不是也应该恨你们,杀你们呢?”

    季兰华身为季家的家主,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妻子邱玉芬干的那些事情呢,但季兰华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承认,随后笑了笑,说道:“所以嘛,我改变了想法,现在仔细想想,当初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家族好,为了晓婉好,而你也是为晓婉着想,只不过彼此立场不同而已,咱们这才心生间隙,之后的矛盾其实完全是一场误会,更何况咱们还有晓婉这层关系在,没必要非得弄得水火不容。”

    陆鸣清楚季兰华说的是事实,要不是因为季晓婉,他也不会跟季家磕上。

    虽然他不认可季兰华的行为,但说心里话,季兰华让季晓婉嫁给陈毅,从某些方面来看,对季晓婉确实是非常好的选择。

    但他可不会傻到真相信季兰华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过来摒弃前嫌的,“季伯父,为了晓婉,我可以不计较以前的事情,但想让我和你们季家和好如初,那就得看你们季家的诚意了,话题扯远了,言归正传,咱们还是说说那些想杀我的人吧,对了,还有你说的交易!”

    “我这次就是带着诚意来的!”季兰华眼神越发深邃,终于抛出了重磅炸弹,“小陆,你是不是答应李旭仁,和李家一起对付影武神社派来的高手?”

    “你怎么知道?”陆鸣佯装震惊地喊道。

    “因为李旭仁也找了我,想在你们解决完影武神社派来的高手之后,解决你,而且不止找了我,还有闫守道、风无痕!”瞧见陆鸣的反应,季兰华心中得意一笑,随后继续惊曝道。

    “隆城五大家族出动了四家,这么大手笔,居然只是为了对付我,这也太给我面子了吧?季伯父,你不会在逗我吧?”陆鸣惊呼道。

    “你觉得我会特地跑过来跟你开这种玩笑吗?”季兰华饶有兴致地看向他,颇为感慨地继续说道:“说心里话,我当初真是小瞧了你,我以为你一个从山沟子里出来的年轻人,就算能力很强,运气很好,也不可能在隆城掀起什么风浪,怎么也没想到,你不但在李家的穷追猛打下活了下来,还不知不觉中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以你现在的势力,已经丝毫不弱于我们五家中的一家,真是给我们好大压力啊!”

    陆鸣不置可否地笑道:“既然有压力,那你为什么不和另外三家一样,同李旭仁合起伙来除掉我这个威胁?反而告诉我这些?”

    季兰华不假思索地回道:“原因很简单,就算有我的加入,他们也除不掉你!”

    这回陆鸣是真惊讶了,这家伙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有信心了?

    难道季兰华知道了什么?

    陆鸣旋即试探道:“哦?我真没想到季伯父这么看好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可是就如你所说的,我就是一个乡下出身的年轻人,即使发展势头再猛,恐怕也跟你们这些在隆城扎根那么多年的大家族没法比吧,更何况是四家联手,谁强谁弱,一目了然,我真挺好奇的,以季伯父的智慧,怎么下这么一步昏棋?”

    “昏棋吗?我看不见得!”季兰华神秘一笑,“而且就算我跟他们一起除掉了你,也只不过是个参与者,最后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挑战,也喜欢以小博大。”

    说到这里,季兰华便停住了,因为他知道以陆鸣的聪明才智,能明白他的意思。

    陆鸣当然明白季兰华的意思,不过还是好奇道:“你把赌注压在我的身上,是不是太冒险了?即使有你做内应,难道你就觉得咱们一定有把握赢?”

    季兰华摇了摇头,道:“做任何事,都没有绝对成功的,但我今天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了你,你就有了准备,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到时候以你的势力,再加上我的策应,有心算无心,怎么看胜算都不小,虽然不可能保证一定成功,但胜算不小,就足以让我搏一把了,一旦博对了,收获也会巨大。”

    陆鸣深深看了季兰华一眼,沉默片刻,方才玩味道:“你说的很好,但我怎么相信你是真的想和我合作?万一你是和他们谋划了故意跟我来这么一出,那我岂不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似乎早就猜到他会这么问,季兰华平静回道:“第一,是因为晓婉的关系,第二,我这个人向来是以利益为重,跟你合作,和跟他们合作所获得的利益区别之大,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当然,我确实没法证明什么,只能看你自己怎么想了。”

    闻言,陆鸣沉吟了一会儿,旋即目光灼灼地看向季兰华,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季兰华似乎早就盘算好了,脱口而出道:“事成之后,我只要他们三分之一的地盘,并且入股你们鸣天公司,股份占百分之十,当然,第一条可以商量,但第二条,不能更改。”

    陆鸣双眼微眯,似笑非笑地说:“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