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5章 再谈一笔交易 !
    原本陆鸣以为自己起码还得几个月时间才能晋级筑基境,而且还是在灵气充沛的情况下,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服用三瓶火灵液,不但让他的丹田内发生奇异现象,还让他直接晋级了。

    这……

    虽然三瓶火灵液蕴含的灵气堪比高阶灵石,但也不足以让自己晋升筑基境吧?

    陆鸣左思右想,觉得自己之所以能晋级,一是自己积累够深,厚积薄发,二则是因为那枚凤丹,而且,凤丹发挥的作用是绝对关键。

    仔细观察那片不但体积缩小,颜色也变成紫色的迷你灵海,和悬浮在灵台上空的赤红凤丹,陆鸣脸上浮现一抹凝重和犹豫。

    片刻后,他眼眸一定,陡然运转修行法。

    下一瞬,一缕火焰在他指尖生成。

    火焰仍然是红色,唯有中心位置泛着点点紫色,但没有一丝灼热感,好像冷火一样,不过却给陆鸣极度危险的感觉。

    陆鸣来到别墅小院,朝空地处一指点出。

    只见那缕只能算是火苗的火焰如闪电般没入由石板铺就而成的地面,然后并没有像往常那般熊熊燃烧,而是无声无息,就好像那缕火焰直接熄灭了一样。

    但还不到半息的时间,以火焰为圆心,半径一米的地面骤然消失,紧接着一个足有一米深的坑洞浮现在陆鸣的眼前,同样无声无息,仿佛那里的石块和土地,一瞬间便凭空消失了。

    瞧见这诡异的一幕,陆鸣双眼大睁,震撼莫名。

    那块地当然不可能凭空消失,而是被那缕火焰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和方式,直接焚化了。

    但这威力,也太恐怖了点吧?

    “我才只用了一点点修为啊!”

    陆鸣惊讶地喃喃一声,不过脸上随后露出浓浓的亢奋之色。

    他也应该亢奋。

    灵气耗损小,威力大,说明他的灵气品质提升了,而且还不是一星半点,也就是说,如果遇到同级别的对手,他光靠灵气的品质压制,就能轻轻松松解决掉对方了,先天立于不败之地,搁谁谁不激动?

    不过他并没有得意忘形,因为修仙传承记忆中提过的那些所谓修行天才,基本上都是同阶无敌的存在,有的天之骄子更是可以战胜更高层次的对手,俗称“越阶”,他这点能力,跟那些修行天才一比,就显得不算什么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但他也不需要跟他们比,那个时代修行文明多么璀璨,而如今是末法时代,他能修行到这个地步已经很逆天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一念至此,陆鸣心情平复下来,视野开阔了,人也就没那么容易沾沾自喜了。

    随后,他继续感受修为晋级之后带来的种种妙处。

    不过很可惜,除了灵气品质提升之外,别的方面没啥变化……

    虽然他的筑基境跟修仙传承记忆中记载的区别很大。

    因为正常情况下修为晋级到下一阶段,提升是全方位的,不单单是修为,还有肉身,这也是为什么修士一般不愿去炼体的重要原因,修为提升的过程已经顺带炼体了,那还多此一举干嘛?

    但他并没有不满。

    因为达到筑基境,才算是真正踏入修行的大门,而且修仙传承记忆中的很多灵技就能真正施展了,因为那些牛逼灵技修炼的最低要求,就是筑基境。

    内视了一眼丹田内的那枚凤丹,犹豫了下,陆鸣最终还是没有尝试触动它。

    大战在即,他可不想再被凤丹搞出什么幺蛾子来,这一次只是受了惊吓,并没有太坏的事情发生,但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这时,他感觉身体凉飕飕,赫然发现自己现在一丝不挂地站在小院子里,不由一囧。

    幸好这里是独栋别墅,要不然被别人看到,还以为他是暴露狂呢!

    连忙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套衣服穿上,陆鸣返回了别墅。

    不过就当他准备去洗个澡的时候,他感知到了什么,微有些惊讶,想了想,他便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什么。

    也就在这时,一辆没有牌照的轿车停在了门外,紧接着大门被推开,一个中年男子很不外道地走了进来。

    望向走进来的那个穿着身姿笔挺、相貌普通、但自然而然散发出十足气场的中年男人,陆鸣笑容玩味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中年男子打量了一眼四周,随后很自然地坐在陆鸣的对面,就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随便,这才把目光投向陆鸣,淡淡道:“怎么,不欢迎?”

    “你觉得以咱们俩的关系,我会欢迎吗?你说呢,鼎鼎大名的季家主?”陆鸣似笑非笑地反问,这个中年男子,正是季家的代理家主,季兰华。

    “晓婉在哪?”季兰华没有在意陆鸣的冷淡态度,突然问道。

    “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你还有晓婉这个女儿呢!”陆鸣冷冷一笑,“你放心,晓婉很安全,也很快乐。”

    季兰华狭长的眼眸微微一眯,“她不在隆城?”

    陆鸣没有回答。

    “那就好!”季兰华自问自答了一句,暗松了口气。

    “少在这里惺惺作态了,说吧,你找到我这里,究竟有什么事,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你晓婉在哪的,也不会再让晓婉回你们那个冷漠的家,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陆鸣不客气地说道。

    “你要清楚,晓婉是我的女儿,如果我真要找她,你没资格拦!”季兰华眼神一冷,不过旋即恢复如初,道:“不过我今天来,不是朝你要回晓婉,因为我相信你不会对晓婉不利,而且晓婉已经跟陈毅解除了婚约,她现在可以过她想要的生活了,我不请自来,是想和你做个交易,一个对你百利而无一害的交易!”

    “交易?”陆鸣好笑道:“我上次被你阴了一道,你觉得我还会跟你做交易吗?”

    “话不能这么说,上次我让你把晓婉带走,已经兑现了承诺,是晓婉自己又跑了回来,后面发生的事情跟咱们之间的交易没有任何关系。”季兰华解释了一句,而后笃定道:“当然,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承认,所以我这次才冒着生命危险过来跟你再谈一笔交易,而这笔交易,攸关你和你在意的人的生死,我相信你不会不听的!”

    闻言,陆鸣双眼一凝,若有所思。

    …………

    …………

    昨天下午喝了点酒,晚上码了一章后本来想小睡一会儿,没曾想直接睡到第二天早上……

    这个月全勤就这么没了,我也不想啊!!!

    啊啊啊!

    所以今天爆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