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0章 背叛?!
    ??其实赵雷完全没有必要提醒佟辉。

    严厉行这个时候玩心计,正好可以帮他争取佟辉,要不然以他对佟辉的了解,就算他磨破嘴皮子,佟辉依然会纠结,两不相帮,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

    但他不是那种愿意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兄弟的人。

    他要争取佟辉,也只会明面上来,决不会背后耍手段。

    佟辉能够混到这个层次,自然也不是傻子,被赵雷这么一点,便明白了严厉行的歹毒用意。

    “姓严的,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老子也早就忍你多时了,你特么再污蔑老子,信不信老子宰了你这个小白脸?”佟辉猛地怒视严厉行,破口大骂道。

    “宰了我,你有那个能耐吗?呵呵,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来了,都要宰了我,还敢说不是跟赵老六一伙的!”严厉行不怒反笑,而后大声喝道:“兄弟们,你们也听到他的话了,佟辉勾结赵雷背叛咱们双虎门,兄弟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把他控制住!”

    听到严厉行这么一喊,大部分双虎门成员当即调转枪头,而佟辉的几名亲信手下则将佟辉保护在中间,双方顿时对峙起来,气氛剑拔弩张。

    “你们干什么?”佟辉没想到自己的很多手下居然也不相信自己,愤怒不已。

    没有背叛的那几名手下也是没料到平时称兄道弟的好兄弟会听严厉行的话,不由怒声呵斥。

    “李老三,你特么疯了?老大平时待你不薄,你竟然反水?”

    “虎子,老大上回替你挨了一刀,你特么忘了?”

    “王明,我***,蝎子哥是咱老大,你特么居然吃里扒外,投靠那个小白脸,我特么没你这个兄弟!”

    ……

    被点名的七八个人眼底皆是闪过一抹愧疚之色,但没有吱声。

    “呵呵,他们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早就怀疑你有背叛组织的倾向,果然让我猜中了!”看着佟辉的手下与佟辉拔刀相向,严厉行心中得意无比,因为发生的这一幕,就是他的杰作,冷笑一声,他看向那几个还护着佟辉的傻逼,厉喝道:“他背叛组织,但你们没有,如果你们现在把他抓起来,我可以当作你们不知情,不但既往不咎,还会提拔你们,但如果你们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不念同门之情了!”

    “我们老大决不会做背叛组织的事情,你们别信那个小白脸的话!”

    “你特么再敢污蔑蝎子哥,老子******!”

    “做你的春秋大梦,就算你给老子当孙子,老子也不愿意!”

    ……

    佟辉的那几名亲信手下当即回怼道。

    “冥顽不灵!”严厉行脸色骤冷,命令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几个叛徒抓起来,反抗者,格杀勿论!”

    就在这时,一直没吱声的赵雷顿时大怒,“你敢?”

    严厉行神色蔑然地看向赵雷,“我当然敢,不但敢抓他,还敢杀你!”

    赵雷转头瞅向佟辉,怒其不争地喝道:“蝎子,你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嘛,他收买你的手下,现在还这么干,明摆着是早就想置你于死地了,而且如果没有雷老虎的默许,他敢这么干吗?你到底要愚忠到什么时候?难道你想看着跟着你的弟兄死于非命吗?”

    “你们……为什么?”

    佟辉看着眼前拿刀指向自己的这群曾经的手下,失望说道,随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瞧见佟辉痛苦的表情,严厉行脸上浮现浓浓的嘲讽之色,旋即双眸一寒,喝道:“动手!”

    得到命令,三十多人凶狠扑向赵雷等人,剩下的二十多人则杀向佟辉几人。

    然而就在这时,那七八名背叛佟辉的手下猛地转身砍向扑向佟辉几人的双虎门成员。

    只一瞬间,就有六名双虎门成员猝不及防之下被砍翻在地。

    这反转的一幕,不单单让守在佟辉周围的几人错愕莫名,更是让在场的其他人震惊不已。

    严厉行不可思议地看向他们,沉声喝道:“你们干什么?你们疯了?”

    那些准备杀向佟辉,剩下的十多人连忙止住身形,也是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们。

    “姓严的,老子的命是蝎子哥救的,岂是你能买通的!”

    “我王明生是蝎子哥的小弟,死也是!”

    “孙阳,等活过今天,看我不撕了你那张破嘴,你真当老子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呢!”

    ……

    严厉行闻言脸色阴沉似水,简直要气炸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处心积虑收买的人,居然现在反水,这脸打的,啪啪的啊!

    “你们……找死,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杀了!”严厉行怒声喝道。

    “蝎子哥,虎子演戏演的好吧,如果虎子今天能活下来,你可得做主把小丽那个小妖精许给我啊!”

    “蝎子哥,这个破地方,俺早就呆够了,咱们反了!”

    “蝎子哥,如果我死了,记得给我上坟的时候带几瓶好酒,我就好这一口,哈哈!”

    ……

    那七八个手下仿佛在交代临终遗言一样,随后脸上露出决绝之色,齐声喊了句“杀”,便率先杀了过去。

    那几个一直守在佟辉四周的小弟双目皆是通红,但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意。

    “虎子,你特么敢骗我,你要敢先死,老子弄不死你!”

    “哈哈,我就说我孙阳的兄弟不是孬种,哈哈哈!”

    “李老三,我草拟吗,你还欠我钱呢,你要死了,我找谁要去?”

    ……

    他们有的哈哈大笑,有的骂骂咧咧,但紧接着便都跟着冲了上去。

    有这种不叫人寒心的兄弟,死了也值!

    “好、兄、弟!”

    佟辉早已双目赤红,旋即瞪向严厉行,眸中杀机弥漫。

    “小白脸,你真该死!”

    佟辉从腰后抽出一把砍刀,一步一步朝严厉行走去,咬牙切齿地吼道。

    严厉行被杀意滔天的佟辉吓得退后几步,心中更是陡然生出浓浓的惧意。

    “给我上,谁杀了他,奖励五万,不,十万!”

    严厉行一把将身旁的两个手下推到前面,急声喊完,匆忙向内院退去。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