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59章 义气与虚伪!
    ??赵雷自然也一眼看到了这个脑袋上纹着一条黑色蝎子的光头大汉。

    这个人他认识,而且非常熟悉,正是双虎门的三当家,绰号黑蝎子的佟辉,曾经的好兄弟、好哥们。

    但现在……

    赵雷心中有些唏嘘,但眸光坚定如铁,沉声喝道:“黑蝎子,我今天只想砍了那个伪老虎,接管双虎门,不想大开杀戒,如果你和你的弟兄不管此事,那么咱们还是好兄弟,否则,就别怪兄弟不念旧情了!”

    瞧见他这阵仗,佟辉当然猜到了他这是准备找大当家报仇来了。

    他和大当家雷老虎的仇恨,佟辉十分清楚,如果说当初在双虎门中谁和他关系最铁,就属佟辉和五当家段小伟了,虽然他俩相信他不是大当家说的那种人,但当时他贩毒的人证物证俱在,他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大当家执行家法,赶出双虎门。

    佟辉只是没想到他会以这种强硬的姿态回来,而且不单单要报仇,还想一口吞下双虎门,不由震惊不已。

    佟辉眼神复杂地看向他,看向他身后的二十多个手下,叹道:“雷子,既然走了,又何必回来呢,就你们这些人,别说杀雷老虎,连今天这一关都过不去,何谈接管双虎门呢?咳,听兄弟一句劝,赶紧走吧,各个堂口的人都已经往这里赶了,如果再不走,你们真一个也走不了了!”

    赵雷心中微暖,不过态度依旧坚决,喝问道:“蝎子,你应该清楚兄弟的为人,怎么可能沾毒品呢?当年是我发现雷老虎涉毒,他这才陷害与我,咱们双虎门虽然是地下势力,但当初建立的时候立过规矩,门中之人不能沾染害人的毒品,可现在雷老虎作为大当家,却将规矩视为无物,这样的老大,你还跟着他干嘛?难道你也跟他一起贩毒了吗?”

    佟辉当即吼道:“雷子,你清楚我的家事,我这辈子最痛恨贩毒和吸毒的人,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赵雷当然知道佟辉的家事,当年要不是佟辉父亲吸毒,佟辉就不会把那个逼死母亲的瘾君子父亲失手杀了,进了少管所,也就不会走上这条路。

    就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陡然响起。

    “蝎子,你跟他废什么话,杀了便是,难道你也想背叛双虎门不成?”

    又有二十多人从内院中赶了过来,说话的,正是为首的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瘦高青年,能有三十岁出头,皮肤泛着病态的白,眼神阴鹭,一副刻薄相。

    这人,便是双虎门原先的四当家,如今的二当家,绰号“白面鬼”的严厉行。

    严厉行瞅了一眼佟辉,随后将目光投在佟辉身上,冷笑道:“呵呵,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带这么点人就敢闯我们双虎门的总堂,还扬言要杀了大哥,接管我们双虎门,你是嗑药嗑多了吧?”

    严厉行是雷老虎的嫡系,赵雷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也压根就没稀得搭理他,看向佟辉,再次劝道:“蝎子,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这双虎门不是那头伪老虎的一言堂,是咱们这帮兄弟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咱们兄弟联手,重新把双虎门振兴起来,不好吗?”

    瞧见赵雷这个时候还在劝降佟辉,严厉行非但没有阻止,反而有些期待。

    其实他早就看这个黑蝎子不顺眼了,他是后加入双虎门的,威望自然比不过他们这帮元老级人物,他坐上二当家的位置,让很多人都不满,大多数弟兄虽然明面上对他恭敬有加,但背地里却相当不服气,一直认为赵雷走了后,黑蝎子应该是二当家,这让他非常不爽,确切地说,是嫉恨。

    而且只要黑蝎子这类人一天在双虎门,那么他和老大就无法名正言顺贩毒。

    他不是没跟老大建议把黑蝎子和另外几个老顽固给暗杀了或者找个借口赶出组织,但都被老大否决了,说是怕双虎门大伤元气,被别的帮派趁机瓜分。

    这在他看来就是老大妇人之仁,念及旧情而已,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什么狗屁义气,一切都是金钱至上,只要有钱,就会有势力,还怕个屁啊,到时候就不是被别的帮派觊觎,而是吞并别的帮派,一统隆城的地下势力了。

    而钱从哪来?

    当然是贩毒了,没有什么比贩毒来钱更快的了!

    可是有他们这种老顽固在,怎么可能加大贩毒的力度,怎么可能一统隆城的地下世界呢?

    而且如果你真讲义气,就别贩毒啊,也别把赵雷赶出去啊!

    虚伪!

    如果老大换成是他,他早就把这帮不听话的家伙挨个弄死,岂会发生今天这一幕?

    一念至此,严厉行杀佟辉的心越加强烈了,他知道以佟辉的愚笨脑袋,是不可能答应赵雷的,但并不妨碍他把这顶帽子扣在佟辉的头上。

    所以严厉行怒视向佟辉,厉喝道:“蝎子,你别在这里跟他唱双簧了,我说他怎么知道老大在总堂,而且总堂今天人最少,原来就是你跟他串通的,你好大的胆子!”

    听到他这么一说,双虎门此刻加在一起能有五十号人齐刷刷看向佟辉,有些惊疑不定,因为他们都知道佟辉跟赵雷的关系。

    佟辉没想到严厉行这个时候居然怀疑自己,不由怒声反驳道:“小白脸,你别血口喷人,我知道你看老子不爽不是一天半天了,但你敢拿这事儿找茬,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严厉行质疑道:“是我找你茬吗?如果你不是跟他有猫腻,你还傻站着干嘛?人家都杀到咱们总堂了,你特么不干掉他反倒跟他谈兄论弟,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佟辉怒骂道:“草你奶奶,我没有!”

    严厉行冷笑道:“你说你没有,呵呵,那你证明给弟兄们看啊?”

    佟辉双拳紧攥,一脸的犹豫不决。

    一边是曾经的好兄弟,一边是双虎门,手心手背都是肉,这特么怎么选?

    “姓严的,你可真够阴的!”赵雷岂能看不出严厉行的用意,当即提醒道:“蝎子,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无论你今天对付我还是两不想帮,他都想至你于死地,你可千万别上他的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