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2章 内奸?
    对于陆鸣是鸣天公司幕后老板的事情,顾立生并没有感到奇怪,其实在得知陆鸣灵武者的身份和壮体药的出处后,顾立生就已经猜到了,只是没想到有人会将这事儿拿出来做文章,将陆鸣置于众矢之的……

    这是捧杀啊,其心可诛!

    顾立生双眸微眯,意有所指地说:“小陆,你觉得会是谁干的?”

    陆鸣不假思索地冷笑道:“呵呵,这个时候把我推到风口浪尖,除了李家,还能有谁!”

    随后,陆鸣将手机开机,果不其然,好几十个未接来电提醒和信息不断弹出。

    紧接着,一通电话就打了过来,是老八林少商。

    详细了解了事情始末,陆鸣叮嘱了老八几句,方才挂断电话,不过脸色越发阴沉起来。

    他没想到这则消息刚刚流传出去,就有人坐不住了,纷纷把电话打到了林少商和闫守宽那里,表面上是问真假和好心提醒,实际上藏着什么心思用屁股想也能猜到。

    这招捧杀,来的真是时候,也真够狠的!

    顾立生看向满脸怒容的陆鸣,内心一叹,劝道:“小陆,事已至此,你再生气也没用,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怎么解决此事!”

    陆鸣深呼吸了口气,脸色渐渐平静下来,虚心请教:“顾老,您觉得我该怎么办?”

    顾立生想了想,说道:“现在无论你怎么辩解,所有人都只会认为你是鸣天公司的真正老板,是壮体药的拥有者,而且你也确实是,所以与其否认,倒不如直接站出来,大大方方承认,这样虽然避免不了心生贪婪的人的发难,但那些大势力,至少明面上不敢把你怎么样,而且如今有影武神社这个大敌当前,还有李家这头毒蛇在暗处盯着,你如果再像之前那么低调,以后和他们真正碰撞时,会先天吃亏的,你别忘了,无论什么时代,这个世界的本质都是强者为尊,你越表现得强大,你的阻力就会越小,得到的帮助就会越多,强者恒强,弱智恒弱,正是这个道理!”

    说到这儿,顾立生犹豫了下,方才问道:“小陆,知道你真实身份的人,多吗?”

    陆鸣猛地看向顾老,他心思聪慧,岂能听不出顾老是什么意思,肯定回道:“不多,但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出卖我的!”

    顾立生本想劝他几句别那么天真,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为了利益愿意牺牲一切的例子何其多,就连顾立生自己就曾亲身经历过很多次,但见他语气这么肯定,顾立生也就没把这话说出口,不过还是提醒道:“你相信的人可能不会出卖你,但他们身边的人,可就不一定了,若我猜得不错,你身边,或者他们身边,一定有内奸,你必须查清楚,否则后患无穷!”

    听见顾老这么一说,陆鸣猛然联想到了什么,双眸顿时一寒。

    自己刚刚回到白山村,大岛正康就过来杀自己,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当时他没有多想,但现在看来,这完全不是巧合,是大岛正康早就掌握了他的行踪,而他回宝鸡县是临时做的决定,只有寥寥数人知道,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人告密,大岛正康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回宝鸡县。

    但大岛正康来杀他的日期是在他回宝鸡县的第二天……

    如果是闫守宽和林少商出卖他,大岛正康当天就应该赶往白山村杀他,杀他个措手不及,绝不会等到第二天。

    而且他俩也没有任何出卖自己的动机,因此完全可以排除老八和闫大哥。

    “看来要么是别人手段太高,早就监视了我的一举一动,但我没有发现,要么就是另外几人中的一人或者几人有问题了!”

    陆鸣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也锁定了几个嫌疑人,而且这两种可能性,他更倾向于后者,因为他是修士,拥有灵念,如果真有人监视他,他早就觉察到了。

    看到他陷入沉思,顾立生开口道:“心里有数了?”

    陆鸣点了点头,而后感激道:“谢谢顾老提醒!”

    顾立生不在意地笑了笑,“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对了,你如果真查出谁是内奸,可以先别打草惊蛇,说不定那个内奸还有大用呢!”

    陆鸣会意,心悦诚服地笑说:“顾老英明!”

    看见陆鸣和父亲笑得那么奸诈,顾小刚面容不由古怪起来,怎么突然感觉不用替陆鸣担心了,反而应该替对手紧张了呢?

    …………

    …………

    又待了一会儿,陆鸣这才离开顾家老宅,不过没有去鸣天公司,只是打电话秘密交代了林少商几件事,然后便驱车前往跟陈毅新约好的地点。

    然而就在此时,隆城李家的别墅内,气氛却剑拔弩张起来。

    一个满嘴是血、气若游丝、早就昏死过去的中年男子直挺挺躺在客厅中央,正是跟了李振天很多年的一名家仆。

    但李振天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诧异地看向突然闯进来的松野平,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松野君,您这是……”

    松野平冰冷说道:“好你个李振天,好你个李家,竟然拿我当猴耍,拿我们影武神社当枪使,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

    李振天闻言一激灵,连忙惊慌喊道:“松野君,我们李家向来以影武神社马首是瞻,怎么可能……,您怎么能那么想我呢?您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我知道我们现在还没查出陆鸣的下落,是我们的错,但您也不能……”

    未等李振天辩解完,松野平便愤然打断道:“误会?呵呵,你还好意思说没查出陆鸣的下落,我看你压根就没想查出来!”

    李振天耸然一惊,“松野君,您这话从何说起啊?我……”

    松野平懒得再废话,直接将录音笔扔向李振天,怒声喝道:“你自己听听吧!”

    李振天看了一眼手中的录音笔,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果然,当他听到里面的对话后,脸庞顿时一白,双手都颤抖起来。

    “好你个陆鸣,我说你怎么突然来我们李家,原来阴谋在这儿!”

    李振天心中愤恨异常,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急忙看向松野平,喊道:“松野君,您听我解释……”

    松野平将腰上的武士刀狠狠插在地上,方才沉声喝道:“那我就好好听你的解释,如果你的解释不能让我满意,那就别怪我刀下无情了!”

    随着话音传出,一股冰冷的杀意从松野平的身上陡然散出……

    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