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7章 兄弟?呵呵
    “这个消息一定是李家传出去的,一定是,好你个李旭仁,你口口声声说要跟我合作,现在却突然变卦,你真当我闫守道好欺负吗?”

    砰地一声脆响,闫守道猛地将一个价值上百万的古董花瓶砸碎,怒声咆哮道,脸上写满了愤怒之色。

    站在一旁的心腹手下见状浑身不由一哆嗦,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主子如此恼怒的模样,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壮着胆子分析道:“主子,这件事会不会是别人散播出去的?”

    闫守道猛地瞪向他,怒喝道:“这事儿我只跟李旭仁说过,不是李家干的还能有谁?”

    闫广连忙补充道:“可是李家这么做,完全没有任何好处啊,李旭仁多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干出这么愚蠢的事情?主子,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我问他,你以为他会承认吗?”闫守道这般说着,但还是立马掏出手机,拨通了李旭仁的号码。

    不过刚刚拨打过去,一个下人便急匆匆跑了进来,恭谨说道:“家主,李家李旭仁想要见您!”

    闫守道先是一愣,没想到李旭仁竟敢亲自登门,随后挂断电话,想了想说道:“把他带到会客室!”

    “是!”那名下人躬身抱拳,退了下去。

    “我倒要看看你在耍什么鬼主意!”闫守道恨恨说道,迈开大步,朝会客室走去。

    “守道兄,好久不见啊!”瞧见闫守道进来,李旭仁略一抱拳,笑呵呵地问候道。

    但闫守道却是沉着脸,冷哼道:“哼,你还有脸过来!”

    李旭仁疑惑道:“不知守道兄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闫守道直视李旭仁的双眼,冷冷说道:“你现在还跟我装糊涂,有意思吗?”

    李旭仁又问:“你是指外面流传的谣言?”

    闫守道冷笑一声:“呵呵,你觉得那是谣言吗?”

    李旭仁丝毫没在意闫守道的冰冷态度,笑了笑,坦然道:“我还以为守道兄因为什么大事才生这么大的气,原来是因为这个,没错,那则消息确实是我放出去的,事先没有跟你打招呼,是我的不对,我这不亲自过来跟你解释了嘛,我……”

    未等李旭仁说完,闫守道便怒声打断道:“这不叫大事吗?我不该生气吗?你这么做,不就等同于将我养的一只肥羊暴露在别的狼面前吗?你还想跟我解释,呵呵,你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个门?”

    “守道兄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嘛,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咱们好,你听我解释嘛,如果你听完我的解释,还是觉得不满意,那我李旭仁就把这条命留在这里,听凭你处置,你看怎么样?”李旭仁笑呵呵地说道。

    “哼,我看你如何解释!”闫守道依旧满脸愤然,冷哼一声,坐了下来。

    李旭仁瞅了一眼余气未消的闫守道,脸上虽然依旧挂着笑容,但心里却是气愤不已,要不是为了李家的利益,他才不会对闫守道这般客气。

    他是李家的代理家主,地位跟闫守道差不多,什么时候看过别人的脸色。

    “呵呵,等我将你利用完,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旭仁心中狠辣想着,随后笑着开口道:“守道兄,你觉得陆鸣跟影武神社相比,谁厉害?”

    闫守道不屑地撇了撇嘴,“当然是影武神社,这还用问吗?”

    “正如守道兄所言,我也觉得陆鸣在影武神社面前就是一只蝼蚁而已,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将你提供的消息告诉影武神社的人的原因。影武神社在日本地位甚高,根本不会在乎陆鸣身上还有其它价值,只会杀了他泄愤,一旦他死了,那咱们怎么办?”李旭仁问道。

    闫守道没有回答,但脸色放缓了不少。

    李旭仁继续说道:“如果说在隆城,谁最希望陆鸣死,无疑是我们李家,不怕你笑话,他不但让我们李家折了面子,还杀了我们李家很多手下,更是杀了我的两个亲弟弟,你说我恨不恨他?但即使再恨他,即使多么希望把他碎尸万段,我现在也不能杀他,为什么?因为我不会让他死得那么痛快,更因为他身上有让咱们超过其他家族,成为超然存在的机会!”

    闫守道心头微震,他之前只是有几分猜测,没想到陆鸣和李家的仇恨竟然这么深,不过这是他们李家的私事,跟他没任何关系,旋即淡淡道:“但这跟你放出那条消息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李旭仁解释道:“陆鸣现在已经不是那个能够随便让咱们揉捏的蝼蚁了,他身后有陈家的陈毅、顾家、白步生,还有你二弟和林少商的支持,已然成为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再加上他本身的武力不俗,你觉得凭咱们的力量,能够轻易获取咱们想要的东西吗?不能,就算能,咱们也会付出惨痛的代价,所以……”

    李旭仁深呼吸了口气,而后眼神冷笑说:“我才放出条消息,让陆鸣成为众矢之的,面对如此大的诱惑,我相信肯定有人会坐不住的,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有他们冲在前面替咱们出力,咱们是不是就可以坐享其成了?更何况陆鸣的这股势力根基尚浅,彼此的信任度还没达到牢不可靠的地步,难免有人心生贪念,就算他们之间的关系比我想象得要牢固,但他们家里人就没有什么想法了?”

    闫守道双眼顿时一亮,要是还听不出来李旭仁话中的意思,那他就不配当闫家的代理家主了,“你是说让别人给咱们当炮灰,再让陆鸣势力内部出现裂痕,咱们最后坐收渔人之利?”

    李旭仁得意地点了点头。

    闫守道思忖片刻,质疑道:“你的这个主意是不错,但你有没有想过,小势力就算有贼心也没那个贼胆,而像季家、风家那样的大势力,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些?而且就算他们按你的如意算盘对付陆鸣,你又怎么可能保证最后坐收渔人之利的人会是咱们?”

    “这一点我当然想过了,所以我才亲自过来跟你商讨这件事,什么事情都不是万无一失的,不过只要咱们好好筹划、好好运作,我相信这头肥羊,最终还会落在咱们嘴里!”说到这儿,李旭仁一脸的智珠在握。

    “哦?看来旭仁兄早就有了打算了?”闫守道眯缝着眼。

    李旭仁自信一笑,随后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闫守道越听双眼越亮,等到李旭仁说完,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一切按照李旭仁的计划进行,最后获胜的,有九成机会会是他俩。

    不过……

    闫守道笑吟吟地看向李旭仁,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旭仁兄的计划真是天衣无缝,是闫某之前错怪你了,今天见识到旭仁兄的大才,闫某更是自愧不如,就是不知道旭仁兄是不是也将我算计其中了啊?”

    “守道兄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要是算计你,怎么可能把全部计划告诉你呢!”李旭仁故作委屈地苦笑一声,而后义正言辞地保证道:“守道兄放心,咱们是朋友,兄弟,我李旭仁决不会做出那种背信弃义的龌蹉事,天地可鉴!”

    兄弟?

    只要有共同的利益,恐怕谁都可以是你的兄弟吧!

    兄弟?

    呵呵……

    闫守道深深看了李旭仁一眼,心中嗤之以鼻,但嘴上却笑道:“哈哈,我刚才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说的对,咱们是兄弟,我相信咱们兄弟一定可以成功拿下陆鸣,走向更高的层次!”

    李旭仁也是开怀大笑,跟闫守道称兄道弟起来。

    但两人的笑容里,都藏着针,彼此,心知肚明……

    第三更奉上,剩下两个今天白天补上……

    实在是太困了,如果执意写,质量得不到保证,不想糊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