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18章 孪生兄弟?
    不多时,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陆鸣身前。

    上车后,陆鸣便询问顾小刚具体情况,但顾小刚也是刚刚赶回来,并不清楚小宝究竟怎么了,看见顾小刚忧心忡忡的模样,他也就没再多问,安慰两句,便压下心头的困惑跟着顾小刚快速朝顾家老宅的方向驶去。

    一个多小时后,陆鸣和顾小刚终于赶到了顾家老宅。

    一进入地下室,顾立生便迎了上来,仿佛见到了救星一样,激动道:“小陆,你可算来了!”

    “顾老别担心,我这就进去看看!”

    陆鸣说完,径直走进了冰室,不过当他看到小宝的时候,双眼陡然一眯,俊秀的脸上更是浮现一抹震惊之色。

    只见小宝被绑在寒冰床上,正一脸狰狞地试图挣脱身上的束缚,双眼中的黑色眼瞳消失不见,全是眼白,而且娇小的身体有黑气时隐时现,看起来很是瘆人。

    顾小刚双眼顿时一红,急声呼唤道:“小宝,你怎么了?你别吓爸爸啊?”

    但小宝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依旧在拼命挣扎。

    瞧见这揪心的一幕,顾小刚便要走过去,却被陆鸣拦了下来。

    陆鸣随后将顾老和顾小刚领出冰室,凝重问道:“顾老,您把情况跟我说一下,千万别有一丝一毫的遗漏!”

    事关孙子的安危,顾立生当即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就在今天,顾立生的妻子刘爱芳像往常那般下来照看小宝,然而就在她给昏迷不醒的小宝讲故事时,小宝突然醒了过来,当时刘爱芳还以为小宝好了,激动不已,但紧接着小宝却像疯了似的,想要攻击她,而且双眸雪白一片,十分吓人,无论她怎么安抚,都无济于事。

    见状,刘爱芳大急,只好把顾立生叫了下来。

    顾立生看见孙子这副模样,当机立断用绳子将小宝捆了起来,但小宝不但没有好转,身上反而溢出黑气,没办法,顾立生这才给陆鸣打电话寻求帮助。

    听完,陆鸣眉头微蹙,“顾老,您和刘奶奶是不是动了我上回布置在寒冰床周围的青色石头?”

    顾立生连忙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你上次叮嘱过我俩,我俩怎么可能乱碰呢!”

    陆鸣又问:“那我布置的青色石头的方位怎么变动了?除了您俩,没有别人进去过吗?”

    这时顾小刚说道:“我来看过小宝,但也只是在冰室外,没有进去!”

    顾立生眼露思索,旋即似想到了什么,但紧接着又摇了摇头。

    陆鸣看向顾老,“顾老,是不是还有别人进来过?”

    顾立生回道:“咳,倩倩也回来过一次,但我曾嘱咐过她,她应该不会移动你那些青色石头的,不过……”

    顾小刚急声道:“不过什么?”

    顾立生看了一眼儿子和陆鸣,叹息道:“咳,你也知道倩倩为了给小宝治病,一直在国外研究西医,我上次跟她提了陆鸣治疗小宝的事情,她很反对,认为咱们的做法是封建迷信,没有科学依据……”

    说到这里,顾老没有继续说,但陆鸣岂能听不出顾老的意思。

    他敢肯定,自己摆的养灵阵很有可能就是顾老的孙女,顾倩倩给破坏了。

    但还有一种可能……

    一念至此,陆鸣认真说道:“顾老,您俩先在外面等着,我不出来,决不能让人进去!”

    瞧见他如此紧张的模样,顾老担忧道:“小陆,小宝是不是出大问题了?”

    顾小刚也是一脸焦急地看向他。

    “这个……我也不清楚,只能等我查探完才能清楚,不过有我在,我就绝对不会让小宝有事!”肯定说完,陆鸣转头看向顾小刚,“顾大哥,我得从你身上取一滴精血!”

    顾小刚不假思索地开口,“只要你能治好小宝,别说一滴精血,就算要我的命,我也愿意!”

    “那我就不客气了!”陆鸣点了点头,随后伸出手指点在顾小刚的胸口,猛一用力,一滴殷红的血珠便从顾小刚的体内溢出,与此同时,顾小刚的脸色瞬间苍白几分。

    用灵气包裹住那滴精血,陆鸣径直走进了冰室。

    他进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些灵石变换了方位,把原本的养灵阵变成困灵阵,将整个冰室封锁了。

    做完这些,陆鸣这才将目光投向小宝,淡淡说道:“这里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你就别装了,我知道那些绳子捆不住你!”

    话音刚落,原本还在挣扎的小宝顿时安静了下来,脸上的狰狞之色也消失殆尽,不过身上的黑气却越发浓郁了。

    “哥哥,救我,救我!”小宝银白的眼眸望着陆鸣,奶声奶气地喊道。

    “你到底是谁?”陆鸣无动于衷。

    “我是小宝啊,我好难受,哥哥救我!”小宝小脸上又浮现痛苦之色。

    “你根本不是小宝,你究竟是谁?如果再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陆鸣喝问道。

    “我确实是小宝,但是被你困在这具身体的那个!”小宝脸色一变,仇恨地瞪向陆鸣,“我和他是孪生兄弟,你凭什么将我封印,凭什么?”

    此刻小宝的声音不再是奶声奶气,满是愤怒。

    “因为你是鬼身,我不封印你,他就得死,你愿意看到你的兄弟去死吗?”陆鸣解释道。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只要他一死,我就能占据这具身体活下来,我为什么不愿意?”小宝邪恶笑道。

    “他是的孪生兄弟,你忍心用他的命来换你的?”陆鸣双眼微眯。

    “我为什么不忍心?我和他都是母亲生的,凭什么他是人,我就是鬼?凭什么他能被亲人呵护,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凭什么他能自由自在活着,我就只能寄居在他的体内?这不公平!”小宝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感受到“小宝”的愤怒与不甘,陆鸣眼神有些复杂,“我知道这不公平,但小宝是无辜的,如果我猜得不错,小宝为了让你好受些,才会自愿让你控制身体,难道你还不明白小宝对你这个孪生兄弟的关心吗?”

    “如果他真的关心我,为什么不彻底让我解脱?呵呵,他只不过是虚情假意,想用这种办法让我离开他的身体,让我自愿消失罢了,他这种小把戏,怎么可能骗得了我!”小宝不屑一笑。

    但就在这时,两行泪水从小宝的眼眶溢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