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10章 救治和尚!
    翌日清晨,孙香终于从昏迷状态醒转过来,这让陆鸣暗松了口气。

    检查了一遍她的身体,确认她没什么事,陆鸣这才将昨天的事情简略告诉了她,当然,她把大岛正康给吞了和身体里藏着别人的事情没有说,一是怕把她给吓到,二则是怕恶心到她……

    随后,陆鸣便领着孙香来到芒山山谷,让她认认门,但最主要的还是通知龙爷等人暗中保护她。

    昨天的事情他可不想再发生第二次了!

    得知影武神社的人居然已经行动了,而且还杀了龙门那么多人,龙爷等人皆是怒不可歇。

    尤其是龙爷,老五和和尚跟了他那么多年,他一直把两人当儿子一样看待,可没想到一个被杀,一个被废,他怎么接受得了,要不是有七爷在旁劝慰,恐怕他当场就悲愤过度昏过去。

    瞧见龙爷老泪纵横的悲伤模样,陆鸣心里十分愧疚,龙爷把老五和和尚交给自己,那是信任自己,可自己却……

    一想到二人宁愿死也不泄露他行踪的悲壮场面,陆鸣就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那么重情重义的人,自己居然之前还怀疑他俩的忠诚,真特么够艹蛋的!

    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陆鸣只能向龙爷和七爷保证,一定会治好和尚,并替他们报仇,血债,只有用血来偿。

    七爷还算理智,知道现在凭他们的实力根本帮不到陆鸣,而且也怕龙爷干什么傻事,所以安抚住龙爷后,便让铁牛跟陆鸣和孙香离开了山谷,先让铁牛当孙香这段时间保镖。

    又认真叮嘱了一遍孙香和铁牛,陆鸣方才离开白山村,前往宝鸡县。

    到了宝鸡县,陆鸣第一时间便赶到人民医院。

    “陆哥,你来了!”等候多时的马大力见到陆鸣,连忙走上前。

    “和尚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陆鸣跟着马大力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醒是醒过来了,就是……”马大力苦涩一笑,“有些消沉!”

    这么多弟兄被杀,再加上自己也被人给废了,和尚没悲愤自杀已经算坚强的了。

    不过当他和马大力走进病房,看到此时躺在病床上的和尚时,内心不由一痛。

    只过了一天,和尚便瘦了一大圈,平时人畜无害的笑容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惨白的脸色和空洞的眼神。

    只一眼,陆鸣就从和尚身上感受到死气沉沉的气息和近乎绝望的负面情绪。

    马大力揉了揉眼睛,勉强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和尚,陆哥来看你了!”

    但和尚好似没有听见一般,依旧用空洞无神的眸子盯着天花板。

    瞧见和尚这样,马大力眼眶顿时红了,别过头,不忍心再看和尚了。

    陆鸣深呼吸了口气,走到病床前,嗓音沙哑地说:“和尚,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害了老五,还有龙门几十号弟兄!”

    直到这时,和尚才将目光从天花板上移开,投向陆鸣,然后给了陆鸣一个“不关你事”的眼神。

    陆鸣知道和尚被大岛正康割了舌头,不能说话,只能用这种办法表达意思,心里更愧疚了,连忙说道:“和尚,你放心,我会将你治好的,我也会替老五他们报仇的!”

    和尚急忙摇了摇头,意思很明显,不让陆鸣那么做。

    陆鸣岂能不明白和尚在担心什么,没有解释什么,先是探了探和尚的脉搏,然后从乾坤戒中取出一片九命花放进和尚的嘴里,最后催动灵气,全力配合九命花的强大药效救治和尚。

    和尚知道他想做什么,本来不想让他浪费时间在自己身上,但见他坚持,只能任由他做无用功。

    而且和尚也知道,自己现在连拒绝的能力都没有……

    和尚很清楚自己手筋脚筋被挑断,舌头被割以后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废人,就算陆鸣医术再高超,也不会改变什么,但当那雪白、不知名的花瓣进入口中,他那原本空洞的双眸顿时浮现震惊之色。

    他先是感觉一股暖洋洋的气流从他的喉咙里蔓延至胃部,然后便感觉整个身体都热乎乎的,而他之所以震惊,则是他赫然发现原本毫无知觉的四肢突然有了感觉,他的舌头也发痒,好似被割断的地方在长着什么。

    不过紧接着,他便感觉浑身一会奇痒无比,一会刺痛无比。

    这时陆鸣的提醒声传进他的耳畔。

    “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

    和尚点点头,然后紧闭双眼,咬牙坚持着。

    瞧见他一脸痛苦之色,而且皮肤外还不断冒出散发着恶臭的粘稠物,站在一旁的马大力知道陆哥医术高超,但还是担忧道:“陆哥,和尚没事吧?”

    陆鸣自信道:“他不但不会有事,还会比以前好一万倍!”

    九命花乃是生死人肉白骨的疗伤圣药,别说和尚只是手筋脚筋断裂,舌头残缺,就算和尚四肢被人砍断,只剩一口气吊着,九命花也能让他恢复如常。

    而且再加上陆鸣不惜耗费修为辅助治疗,和尚不但会好起来,更会脱胎换骨。

    所以陆鸣才会说他会比以前好一万倍!

    过了片刻,当和尚全身布满黑色浊液,宛若从泥潭里捞出来似的,神情不再有一丝一毫的痛苦。

    “好了!”陆鸣擦了擦额头的汗渍,笑着开口。

    和尚缓缓睁开双眼,不过一脸的忐忑,那是有了希望又怕希望破碎的害怕。

    但和尚不是婆婆妈妈的人,一咬牙,一用力,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当脚踏实地的感觉传来后,和尚双眼大睁,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站了起来。

    又握了握拳,确定这不是幻觉,和尚这才激动地颤声道:“我好了,我真的好了?”

    这时马大力目瞪口呆道:“和尚,你能说话了,你能说话了?”

    听见马大力的惊讶声,和尚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不但手脚好了,还能再次说话,这……

    “我不是在做梦吧?”和尚喜极而泣地喃喃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不是梦!”陆鸣会心一笑,亲眼见到和尚康复,他终于放心了。

    下一瞬,和尚噗通一声跪在陆鸣身前,狠狠磕了一个响头,哽咽道:“谢龙主再造之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