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9章 李振天的期待!
    “那前辈您呢?”

    陆鸣这句话问完,他的识海寂静了好久,方才响起一道轻笑声。

    “臭小子,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随后,陆鸣便感觉识海一阵刺痛。

    陆鸣知道这是那位前辈给自己的一点小教训,没敢抱怨丝毫,不过当他再问什么,无论语气多么恭敬,也没再得到任何回答,仿佛,那位前辈凭空消失了一样,准确的说,是人家不愿搭理他了。

    对此陆鸣倒没在意,因为他试探出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又看了一眼躺在炕上的孙香,陆鸣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回到另一间屋子,开始修炼起来。

    与此同时,隆城李家。

    接了一通电话,不苟言笑的小泽玛丽急忙走到松野平身旁,贴耳用日语说着什么。

    松野平原本含笑的脸庞随即阴沉下来,眸中更是瞬间闪动震惊与愤怒的光芒。

    “你确定?”松野平冷声问道。

    小泽玛丽慎重地点了点头。

    瞧见松野平脸色不太好,坐在对面的李振天心中隐约猜到了什么,但面色不显,关切道:“松野君,发生什么事情了?”

    松野平深深看了一眼李振天,沉声道:“李君,神社刚刚打来电话,说大岛的神牌碎了!”

    李振天失声道:“神牌碎了?您是说……”

    松野平点点头,而后目光灼灼地看向李振天,“看来你们李家惹的人,不简单呐!”

    “怎么可能?虽然大岛君我还是第一次见,但我常听旭飞说大岛君是影武神社乃至整个rb武道界,年轻一代的翘楚,一身实力不亚于化劲大成武者,怎么可能……,是不是贵神社弄错了?”李振天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觉得这种事会弄错吗?”松野平冷冷道。

    “松野君息怒,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敢相信以大岛君的身手,居然会被陆鸣那个乡下小子给……,实在是太出乎我的意外了!”李振天连忙解释,旋即猜测道:“会不会是走漏了风声,让陆鸣那边有了准备,这才……”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松野平冷哼道:“哼,我们一行三人自从来到隆城就一直待在你们李府,若是有人偷偷报信,李君觉得会是谁呢?”

    “我不是怀疑你们,而且我也可以保证,绝对不是我们李家的人泄的密,我估计是大岛君到了宝鸡县这才泄露了行踪,毕竟宝鸡县是陆鸣的地盘,否则以陆鸣的实力,怎么可能是大岛君的对手?”李振天如此说道。

    “你确定陆鸣只有你说的那些实力?”松野平反问道。

    “这个……”李振天有些犹豫了。

    “哼,大岛正康不单单是我的徒弟,更是我们影武神社大岛正康祭司的儿子,如今大岛君英年早逝,如果不有所交待,就算是我也无法承受大岛祭司的怒火,更不用说你们李家。”松野平脸色相当难看。

    他虽然是影武神社的八大天忍之一,地位看起来跟大岛雄天差不多,但实际上他见到大岛雄天也得礼让三分,因为大岛雄天所在的家族是rb显赫的大家族,势力覆盖好几个县,政、商、武界均有不俗的人脉关系,远不是他这个出身普通的天忍可比的。

    而且像影武神社这么庞大的势力,内部可不是一团和气的,没有人脉、背景,他即使是天忍,也很难站稳脚跟,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收大岛正康为弟子的原因之一。

    但现在,大岛正康却突然死了,不单单让他损失了一位爱徒,最主要的是让他得罪了大岛雄天和大岛家族。

    虽然是大岛正康主动提出要跟过来的,但毕竟是死在这次任务中,一旦这件事处理不好,那么他以后的日子可就难了。

    李振天闻言双眸大睁,立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李振天原本以为大岛正康只是区区一个弟子而已,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来头,当即凝重道:“前几日陆鸣和我们李家的两位武道大师交过手,据其中一位大师说陆鸣顶多也就有化劲大成的修为,我相信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不可能有能力杀死大岛君,一定是有人暗中帮他。”

    说到这儿,李振天似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对了,他和闫家,还有陈家交好,而且还是特别调查局的人,您说会不会是这三方势力插手了?”

    大岛正康意有所指地说:“我不管他是什么人,背后有什么势力,既然大岛君是因他而死,那么他和出手的人就必须死,只有这样,我和你们李家才能无事,你明白吗?”

    李振天双眼一闪,连忙点头,“我明白,我明白,我这就派人调查,无论是谁在帮他,无论他躲在哪,我都必定查出来,不过我们李家最厉害的武道大师现在不在,正冲击宗师之境,所以出手的事情……”

    松野平双眸一寒,摸了摸腰间的爱刀,自信道:“这点你放心,只要你能查到,我必定会将凶手斩于刀下。”

    …………

    送走松野平和小泽玛丽,李振天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没过一会儿,李旭仁急匆匆走了进来,将调查到的情况如实讲了出来。

    听完,李振天鄙夷道:“真是蠢猪,一到宝鸡县就杀了龙门那么多人,陆鸣怎么可能没有防备,死了也是活该!”

    李旭仁担忧道:“可是大岛正康的身份不简单,影武神社会不会因此怪罪咱们?”

    李振天不在意地说:“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咱们只是提供了情况,派大岛正康去的人又不是咱们,而是松野平,而且只要陆鸣和他背后的势力一完,咱们怎么可能有事!”

    李旭仁一惊,“陆鸣背后的势力?难道大岛正康不是陆鸣杀的?”

    李振天看着自己的儿子,冷冷一笑:“呵呵,就算是,现在也不是了,旭仁,你不觉得引来这么一头过江龙,光杀一个陆鸣,有些可惜了吗?”

    李旭仁不是傻子,岂能听不出父亲的言外之意,随后恍然道:“不愧是父亲,计策真高,我这就下去安排。”

    阴险一笑,李旭仁快速走出了别墅。

    自斟了一杯茶,端起茶杯,嗅了嗅浓郁的茶香,李振天脸上流露出享受的神情。

    “陆鸣,你可千万不能这么快就死了啊,你的价值,我还没用完呢!”

    将浓茶一饮而尽,李振天眼含期待地喃喃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