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7章 大岛正康的震惊与绝望!
    当见识到陆鸣灵武者的非凡实力后,大岛正康即使心里再如何不甘,也知道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但纵然是死,他也要拉个垫背的。

    不过就在他绝望想要与陆鸣同归于尽的时候,他万万没想到陆鸣的女人居然跑了进来。

    这简直是千载难逢,或者说是唯一活下去的机会啊,大岛正康岂能不抓住。

    而且只要将这个华夏女人控制住,他不但能活下去,更有希望反败为胜,所以他立马爆发出最后的力量扑向孙香,心中更是激动莫名,似乎他已经看到陆鸣为了这个华夏女人跪在自己面前求饶的画面了。

    不过就在他即将要得手的时候,原本惊慌失措的孙香瞳孔突然变成了灰色,与此同时一股令人极度压抑、冰冷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散发而出。

    大岛正康还没来得及震惊,便赫然发现自身化成的黑雾竟然不受控制地涌入这个华夏女人的体内,确切地说,是这个华夏女人在吸收他周身的鬼气,还有,他的生机。

    感受到自己的生机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流失,大岛正康终于面色大变,身形更是直接从黑雾中显现出来,双眼惊恐地看向身前这个之前还是小白兔,现在却转眼间变成恶魔的华夏女人,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

    他不明白这个华夏女人怎么突然这么恐怖,他现在也没心思想,他唯一想的就是怎么从这个女恶魔手上逃走,因为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不及时摆脱这个华夏女人,他必死无疑,而且可能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

    但现实让他再次绝望了!

    无论怎么拼命,他都无法挣脱,更让他害怕的是,他越是反抗,那股吸力就越大。

    只是两息间,他多年辛苦累积的神之力便被吸得干干净净,他的身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用皮包骨来形容都不为过。

    他终于感受到死亡的降临了!

    “不,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还不想死,我……”

    他彻底害怕了,他真的不想死,他是影武神社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未来是要成为大祭司的人物,怎么可以死在异国他乡,死在一个不知名村子里,但他话未说完,整个人便化成点点幽光,钻进了孙香的体内,不但死了,还死得彻彻底底,正如他所想,连骨头渣子都没剩。

    瞧见这诡异惊悚的一幕,陆鸣身形猛地顿住,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孙香,这还是那个善良、温柔的香嫂子吗?

    无论是她现在的模样,所做的事情,还是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都让他震惊莫名。

    但此时的孙香好似没有看到陆鸣一样,张开小嘴一吸,便将残余的鬼气吸净,然后舔了舔嘴唇,方才露出一副心满意足的享受表情,十分瘆人。

    望着宛若变了个人似的孙香,陆鸣强压下惊恐莫名的心绪,沉声喝问道:“你……是谁?”

    “如果你再让她有任何危险,不管你是谁的人,我都会找你算账!”

    直到这时孙香才冷冷瞪向陆鸣,嗓音淡漠地警告道。

    感受到“孙香”眼中的冷漠无情和浓浓的威胁之意,陆鸣双眼大睁,不过就在他想再问些什么时,“孙香”眸中的灰色渐渐消失,然后两眼一闭,昏倒了下去。

    陆鸣连忙接住孙香的娇躯,看着孙香那张略显苍白的动人面孔,神情复杂莫名。

    这时,大岛正康制造的黑夜消失,小院重新显现出来,不过院子里多了一个昏迷的人。

    马大力!

    …………

    …………

    “我这是在哪?”

    当马大力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一边揉着胀痛的脑袋,一边喃喃着。

    “这是我家!”

    随着一道话音响起,陆鸣出现在马大力的视线里。

    马大力迷糊道:“陆哥,我怎么在这儿?”

    陆鸣探了探他的脉搏,不答反问道:“你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我只……”马大力刚说出两个字,陡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急声道:“陆哥,你快走,有一个rb人想要对付你,我……”

    还没等马大力说完,陆鸣便打断道:“那个rb武士已经被我处理了,没事了!”

    可能是意识清醒了过来,马大力看了眼四周,然后迟疑道:“陆哥,难道是我领着那个rb人回来的?”

    陆鸣没有隐瞒,点点头,简单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

    马大力听完连忙惶恐道:“陆哥,我绝对没有背叛你,我只记得他给我吃了什么东西,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我……”

    不过话没说完,他又记起了什么,连忙红着眼眶喊道:“陆哥,你赶快通知宝鸡县的兄弟去救和尚他们……”

    “我已经派人过去了,和尚脱离了生命危险,只不过还在昏迷着!”陆鸣劝慰了一句,脸上也是流露出一抹悲伤。

    解决完大岛正康,他便第一时间联系了在宝鸡县的特别调查局,让他们看看龙门的情况。

    原本他认为大岛正康只是找到了马大力,但调查的结果却让他悲愤莫名。

    他万万没想到大岛正康竟然如此丧心病狂,视人命如草芥,加上老五,龙总共杀了龙门的三十八个弟兄,这还没算上四肢被废,昏迷不醒的和尚……

    这时马大力颤抖着问道:“那老五和那群弟兄呢?他们都……”

    陆鸣闭上眼,痛苦地点了点头。

    虽然马大力早就知道老五和那群兄弟全死了,毕竟是他亲眼看到的,但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万一有人福大命大没死呢?

    但没有万一……

    突地,马大力嚎啕大哭起来,哭得伤心欲绝,哭得肝肠寸断。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那天张罗开会,他们就不会回总部,也就不会惨遭毒手,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老五、和尚他们,是我……”

    马大力脸上尽是悔恨和自责。

    陆鸣没有劝说什么,因为这可能是马大力宣泄悲伤的最好方式,也因为他没资格劝什么,因为是他连累了龙门的弟兄!

    陆鸣眼眶也红了,但他忍住没有哭,一是他没有哭的资格,二则是还没到哭的时候。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罪魁祸首哭!

    “影、武、神、社!”

    陆鸣双拳紧攥,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杀机,杀意凛然。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