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3章 后悔、心疼啊!
    瞧见陆鸣不闪不躲,仿若认命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大岛正康双眼一闪,他可不认为陆鸣真会缴械投降,但这闹得是哪一出?

    难道陆鸣是在憋什么大招不成?

    这个念头一起便被大岛正康掉了。

    他已经将高阶忍术——影分身修炼至第八层,掌握了影分身的大部分奥义,几近大成,在他看来以陆鸣的实力,根本破不了他的影分身忍术,先天立于不败之地,就算陆鸣真有什么手段又如何?

    照样是他的掌中玩物,这就是陆鸣的命运!

    不过他可不想这么轻易弄死自己的玩物,先不说师父松野平要活的,就说他自己就还没玩够呢。

    所以就在八个分身即将贴近陆鸣的时候,大岛正康心中邪笑,八柄闪烁着寒光的武士刀避开了陆鸣的要害部位,凶狠刺去。

    要活的,不代表必须完整……

    不过下一秒,随着铛铛铛的铁石之音响起,大岛正康的脸色瞬间惊变,眼中更是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当他成功刺中陆鸣的后腰时,另外七道分身就悄然消失,然而原本智珠在握的他赫然发现武士刀攻击的部位,不但难以刺进丝毫,陡然传来的反震之力反而差点没让他将武士刀脱手,就好像他刺中的不是陆鸣的身体,而是一块钢铁。

    但这怎么可能?

    难道陆鸣的肉身是铁做的不成?

    就在这时,一直闭目的陆鸣陡然睁开双眼,趁着大岛正康失神之际,刹那间探出手握住武士刀。

    大岛正康见状猛然发力想要从陆鸣手中抽出武士刀,但武士刀仿若被老虎钳掐住,难以抽出。

    不过大岛正康可不是银枪蜡头,觉察到力不可为果断放弃武士刀抽身后退,而且后退中更是两袖不断挥动,一柄柄十字飞镖随即脱袖而出,如利箭般射向陆鸣。

    铛铛铛!

    但依旧如刚才一样,飞镖打到陆鸣身上,除了发出铁石之音,根本就对陆鸣造成不了任何伤害,无力地掉在地上。

    大岛正康定睛看去,当看到那些锋锐的飞镖弯折出诡异的弧度时,脸上的震惊之色更加精彩了。

    后退到足够安全的距离,他方才止步,随后一脸凝重地看向陆鸣的背影,沉声道:“没想到你身上还穿着保甲,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陆鸣缓缓回过身,双手握住武士刀轻轻一掰,同时讥笑道:“呵呵,你这回觉得呢?”

    随着咔吧一声脆响,由特殊材质制成的武士刀应声断裂。

    瞧见这一幕,大岛正康瞳孔骤然一缩,这回彻底不淡定了。

    他本以为陆鸣是穿了宝甲才会挡住他的攻击,可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人家根本就没穿什么防护,而是凭借肉身挡下来的。

    可这怎么可能?

    难道陆鸣是化劲大成或者巅峰武者,要不然怎么可能挡住自己的凌厉攻击?

    化劲大师能够将劲气外放,形成护体气罡,但护体气罡的防御力能够如此厉害,只能是至少达到大成境界的化劲大师才能办到,所以他才认为陆鸣是至少大成的化劲大师。

    直到现在,他也不相信陆鸣是仅凭肉身做到的。

    觉得自己猜出了陆鸣的虚实,大岛正康脸色放缓,邪笑道:“没想到你居然能够在体外形成如此浑厚的护体气罡,呵呵,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不过你的护体气罡能够释放多少回?两次,三次,还是十次?”

    陆鸣不置可否地回道:“你再试试不就知道了!”

    大岛正康舔了舔薄唇,不以为然地笑道:“呵呵,看来咱们有的玩了,这样也好,你要没点实力,那我这趟真就白来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陆鸣眼神一寒,随即猛地朝大岛正康掷出两截断刀。

    刹那间,两截断刀便从大岛正康的身体穿过,狠狠没入院墙里。

    但大岛正康身上不见任何血迹,依旧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仿佛那两截断刀刺穿的不是他的身体一样。

    他笑吟吟地看向陆鸣,语气嘲讽地说道:“想偷袭我,你的手法还太嫩!”

    陆鸣没有回话,脸上也是露出嘲弄的神色,旋即抬起右手,双指一勾。

    瞧见陆鸣的神态动作,大岛正康笑容一僵,一股生死危机陡然在他心头浮现。

    唰唰!

    下一瞬,还没等大岛正康来得及反应,原本没入院墙的两截断刀以更快的速度掠了回来,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狠狠朝大岛正康的后心袭去。

    但就在这时,一层黑色光圈突然出现,将大岛正康笼罩其中。

    噗噗!

    随着两声轻响,那两截断刀与黑色光圈碰撞在一起,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寸寸龟裂,眨眼间便化为飞灰。

    紧接着黑色光圈也消失无踪,与此同时,大岛正康腰上别着的一枚黑色玉佩布满裂纹,同断刀一样,噗的一声化成了黑灰,散落在地。

    瞧见这一幕,陆鸣微有些惊讶,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便看出那枚黑色玉佩是一件防御法器,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变态居然拥有此等宝贝,看来这个变态在影武神社的地位不低啊!

    但有人比陆鸣更惊讶,那就是大岛正康,确切地说,是肉痛。

    法器在如今这个年代极为稀少,堪称绝世宝贝,每件都无价。

    这枚黑色玉佩,是他的父亲大岛仅有的三件法器之一,在他晋升上忍的时候赐给他的,怕他遇到不可抗的高手用来保命,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用在了这里,用在了一个蝼蚁身上,他能不肉疼吗?

    大岛正康面色阴沉无比,眼中陡然浮现出浓浓的杀机,简直要气炸了,“你居然毁了我的法器,你该死,真该死!”

    陆鸣很是无辜地耸了耸肩,十分后悔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还有法器,早知道我就不这么干了!”

    如果早知道这个变态身上有此等宝贝,陆鸣说什么也不会动用修士手段敲他的闷棍了。

    那可是防御法器啊,陆鸣身上都没有,又怎么舍得毁掉呢?

    毫不客气地说,他有一百种方法弄死这个变态,但却偏偏选择了这种……

    陆鸣后悔,心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