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9章 残忍!
    当和尚走到大岛正康的近前,刀尖适时顶在了和尚的胸口,大岛正康随后淡漠道:“说吧!”

    “我说,我这就说!”和尚沾满鲜血的脸上顿时浮现谄媚的笑容,“其实我们龙主就在……”

    大岛正康侧耳倾听。

    但就在这时,一股浓烈的杀机从和尚身上爆发开来,和尚身形一晃,肥胖的身躯前所未有的灵动,刹那避开刀尖,探出一掌,朝大岛正康的面门轰去。

    不过下一瞬,随着噗的一声轻响,染血的刀尖从和尚的后心穿过,让他身体一僵。

    他快,大岛正康的武士刀更快!

    瞥了一眼近在咫尺却永远也触碰不到自己的手掌,大岛正康蔑然地看向和尚,讥笑道:“呵呵,区区一个支那猪也想暗算我,真是不知死活。”

    和尚似乎早就猜到了会是这个结局,再次笑了起来,“老子本来就没想活,老子就是想恶心恶心你,哈哈!”

    笑声未落,和尚双眼发狠,忍着刀身透体之痛,猛地踏前一步,朝大岛正康吐出一口满是鲜血的痰。

    大岛正康没想到这个支那猪都要死了还这么疯狂,脸色一变,陡然一脚踹向和尚,但由于距离太近,又没料到他会这么做,猝不及防之下还是被他一口血痰喷到了身上。

    和尚说得没错,这回大岛正康确实被他恶心到了,因为大岛正康有洁癖……

    大岛正康脸色铁青,手腕急忙一抖,那片沾着血痰的衣服便削掉了。

    但即使是这样,大岛正康还是浑身不舒服,心中更是怒火难平,他一步来到和尚身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和尚,看见这个支那猪居然还在笑,而且明显是得意的笑,眼神陡然变得怨毒无比。

    唰唰唰!

    随着刀光闪烁,和尚的手筋脚筋便被大岛正康挑断。

    “你想死,我偏不让你死,我要让你活着,像一个废物一样痛苦的活着!”

    大岛正康阴狠说完,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塞进和尚的嘴里,然后将和尚的舌头割断,邪恶笑道:“这回你想自杀都办不到,哈哈,哈哈哈!”

    和尚愤怒地瞪向大岛正康,怒急攻心,昏死过去。

    瞧见这残忍的一幕,跪在一旁的马大力睚眦欲裂,内心更是惊恐莫名。

    他还从没见过这么残忍的人,不,这个青年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畜生。

    “草拟吗的,你不得好死,有种把老子也杀了,来啊,草拟吗的,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马大力大骂道,但眼泪不由自主地流出眼眶。

    虽然跟老五和和尚接触的时间不长,而且他俩还总是对自己态度冷淡,但马大力知道这俩家伙只是外冷心热,要不然也不会在自己遇到困难时暗中出手相助,其实他俩早就把自己当成了兄弟,自己也一样。

    可马大力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眼睁睁看着他俩在自己面前被人折磨羞辱,一死一残……

    他哭,不是害怕,而是为老五和和尚而哭,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哭。

    这时大岛正康冷冷看向他,皱眉道:“看来你也不会说了?”

    马大力一脸决绝,怒骂道:“草拟吗的小rb就算老子知道,老子也不会告诉你,你不是喜欢折磨人嘛,来啊,老子要是求饶一句,老子随你姓!”

    大岛正康似没有听见马大力的脏话,嘴角一弯,邪笑道:“呵呵,你会说的!”

    又拿出一粒药丸,大岛正康随后一脸可惜地喃喃道:“本来是不想用的,没想到你们都是硬骨头,咳,看来只能用陆鸣身上的血来补偿了!”

    不知道这个畜生用日语嘀咕着什么,但马大力不是傻子,陡然意识到了什么,惊恐道:“你……你要干什么?”

    “等你吃下这粒药丸,我问你什么,你就会说什么,你放心,事后我不会杀你的,不过你这么忠心却还是做了叛徒的事情,真不知道你还怎么活下去?别人会怎么看你?我真是替你担忧啊,哈哈,哈哈哈!”

    大岛正康饶有兴致地走向马大力,直接将药丸塞进他的嘴里,不给他咬舌自尽的机会,然后放声大笑道。

    马大力双眼怒睁,但几秒钟后,他的双眼便渐渐失去焦距,脸庞也变得木然起来,仿佛行尸走肉,没有了自主的意识。

    大岛正康得意一笑,随后问道:“陆鸣在哪?”

    片刻后,大岛正康离开了龙门总部,驱车前往白沙村,而开车的人,正是一脸麻木的……马大力。

    …………

    …………

    陆鸣并不知道龙门发生了血案,危险也正一点一点临近,他现在全部身心都放在轰击那有形的枷锁上。

    足足用了两个小时,他终于将那层布满身体的枷锁轰出了一道道裂纹,瞅见了突破的曙光。

    不过与此同时,凤傲九诀的第一诀此刻也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

    他明白,成败就在此刻,要么双双突破,要么就此陨落,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但他坚信,自己必定能够突破,因为他是陆鸣!

    没有任何犹豫,他双手不停变幻,手诀陡然变得更为玄妙,而他丹田内的灵气更是不要钱似的疯狂涌出,将整个石室都照耀得红灿灿。

    将气势攀升到顶点,陆鸣双眸一定,就是现在!

    “开!”

    他心中大喝,积聚的磅礴灵气与血肉之力齐齐爆发。

    下一瞬,随着咔咔声在他体内响起,那层枷锁刹那如瓷器般密布裂纹,然后砰地一声四分五裂,破碎开来。

    但破碎的枷锁并没有消失,而是化成点点青光,最终汇聚成一条青色气流,在他体内流淌,温暖而急速。

    随着青色气流以一种神奇的路线在他体内循环往复,大量污浊之物从他的全身毛孔排出,然后被熊熊燃烧的火灵气焚烧殆尽。

    不过陆鸣没有关注这些,因为在他看来将化龙诀突破至第三层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现在关心的是凤傲九诀的突破。

    又过了片刻,随着一声凤鸣在石室内响起,一个栩栩如生的火凤虚影在他头顶显现而出,说不出的圣洁、高贵。

    不过只显现了一秒,火凤虚影便一头扎进陆鸣的体内,最终在陆鸣的丹田,灵海的上方化成一轮红日,熠熠夺目。

    直到这时,陆鸣方才睁开双眸,俊秀的脸庞布满激动之色。

    终于……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