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86章 层层迷雾!
    看见陆鸣杀气腾腾的样子,陈毅莞尔一笑:“这么说,那些人真是你杀的?”

    人家都把自己是修仙者的秘密说了出来,要是再瞒着就有些不厚道了,所以陆鸣点了点头,将他与李家的恩怨原原本本讲了出来。

    “看来即使李家没有任何证据,也是笃定你了,这么一来,李旭仁的讲和就大有蹊跷了!”听完,陈毅眯了眯眼说道。

    “估计是李家被我打疼了,才来这么一出缓兵之计,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李家为什么把影武神社的事情说出来。”陆鸣纳闷道。

    陈毅也是奇怪这一点,按理说就算李家假意讲和,实则养精蓄锐,但也没必要把李旭飞的师门告诉陆鸣,坐山观虎斗,岂不更好?

    “李振天向来老谋深算,从来不干赔本的买卖,既然他告诉你,就一定有什么阴谋在里面,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最近李家不会再对你进行暗杀,要不然李旭仁也不会愿意拿出一亿元演这场戏,你现在要小心的,应该是影武神社了!”陈毅分析完,笑看向陆鸣,“如果影武神社真派弟子找你寻仇,通知我,我一直听闻rb忍者如何如何,还没真正交过手呢!”

    陆鸣明白陈毅这话的意思,没有矫情,爽快答应了下来。

    紧接着,陆鸣又询问了陈毅有关灵武者、修仙者的信息,方才离开。

    他走了没一会儿,一道气质超凡脱俗的倩影走进了会客室,正是来自修真界的叶青岚。

    “确定了?”叶青岚问道。

    “嗯!”陈毅点了点头,将他和陆鸣的对话一五一十说了出来,随后可惜道:“咳,他要是能跟咱们一起走,那该多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强求不来,更何况修真界,也不一定适合他!”叶青岚知道陈毅的性格,劝说了一句,而后问道:“你知道陆鸣现在是什么修为吗?师承何处?”

    “没问!”陈毅摇了摇头,突然问道:“你们定了什么时候走吗?”

    “三个月后!”叶青岚看了他一眼,似看出了他在想些什么,柔声提醒道:“你应该清楚他要想跟咱们一起回去,必须得达到要求,否则即使是我,也无法徇私。”

    “我明白!”陈毅握住叶青岚的芊芊玉手,自信说道:“我相信我的兄弟定是人中龙凤,我相信我的眼光。”

    …………

    …………

    离开会馆,站在街上,看着身前的车水马龙,陆鸣不禁有些恍惚。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陈毅居然跟他一样是修士,更没想到叶青岚竟然是修真界下来的。

    而且通过跟陈毅的一番交谈,他隐隐觉得地球上之所以没有了灵武者的踪迹,很有可能是地球灵气枯竭后不再合适修行,灵武者都去了修真界。

    不过一系列新的问题又接踵而来。

    陈毅口中的修真界,究竟是别的星球,还是修仙传承记忆中记载的那种小世界呢?

    既然地球如今灵气枯竭,那为什么还会有灵脉存在?

    那些所谓的古秘又为何存在?

    还有那些异兽、妖,是从何处来?

    老疯子是修真界的人,还是地球人?

    那个鬼婆婆呢?鬼婆婆会把冷雪带去哪?

    ……

    一刹那间,陆鸣想到了很多,但正因为如此,他才发现这个世界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仿佛有一层层迷雾遮住他的眼,当他掀开一层迷雾以为那就是真相时,却发现自身仍旧处于迷雾中。

    渺小、无知,这是陆鸣此刻最深刻的感受。

    深呼吸了口气,他眼眸中的迷茫渐渐散去,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他承认即使现在的自己依旧很渺小,依旧很无知,但那又如何,他相信只要自己一步一步走下去,迷雾终将散尽,凭借自己的努力,他终将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终将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一切,终将拥有自己想拥有的一切。

    只要……努力,再努力!

    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陆鸣打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前往鸣天公司。

    不过车刚启动,手机响了。

    看了一眼手机,是陌生号码,犹豫了下,他才接通。

    挂断电话,他让司机更改了路线,视线投向车窗外,双眼微眯,心中十分好奇,她找自己干嘛。

    …………

    …………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清心茶居的门口。

    跟着侍者轻车熟路来到“心如止水”那间竹屋,一进屋,陆鸣便看到邱玉芬坐在茶桌前品着茶,跟第一次见邱玉芬的场景渐渐重叠。

    只不过这一次邱玉芬见到陆鸣进来,没有再像第一次那样一脸轻视、鄙夷,而是眼神复杂地看向他,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陆鸣没有客套什么,淡漠道:“你还找我干什么?”

    对于厌恶的人,他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更何况邱玉芬还曾联手李家设计他。

    邱玉芬好似没有听出他的冰冷态度,抬了抬手,示意他坐下再说。

    陆鸣看了邱玉芬一眼,方才一屁股坐了下来,自顾自倒了一杯茶水,说道:“我时间有限,有什么话快点说。”

    邱玉芬双眼本能地浮现一抹怒气,但转瞬间消失无影,叹声道:“我承认我看走了眼,低估了你!”

    陆鸣将一杯茶饮尽,直视邱玉芬,“如果你就想说这些,那我可就走了!”

    邱玉芬当即说道:“我想见晓婉!”

    “你想见晓婉?”陆鸣冷笑道:“呵呵,你有什么资格见她?你有什么脸面见她?”

    邱玉芬双拳紧攥,“怎么说我都是她的母亲,母亲想见一见女儿,不行吗?”

    “你还知道你是晓婉的母亲!”陆鸣毫不客气地损哒道:“有哪个母亲会为了一己私欲,强迫自己的女儿嫁给不喜欢的人?你觉得你配当一个母亲吗?”

    邱玉芬激动道:“我承认我没有考虑晓婉的感受,但我也是为了她好,而且现在陈家和我们家已经解除了婚约,达到了你的目的,你难道不应该把晓婉还给我们吗?你还想让晓婉一直留下你身边?你又不喜欢她……”

    没等她说完,陆鸣便冷声打断道:“让你们再把她当成工具嫁给别人?我把话撂在这儿,我不会让晓婉回你们季家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邱玉芬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才是晓婉的母亲,我们季家才是晓婉的家,你……你是不是太霸道了?你问过晓婉了吗?啊?”

    “我就是这么霸道,不服气,可以再找李家害我啊,我奉陪到底!”陆鸣不屑地瞥了她一眼,站起身,走了出去,留下邱玉芬呆愣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