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81章 钟家的诚意!
    当陆鸣扶着醉成一滩烂泥的钟萧走出包厢,狗腿子黎虎目瞪口呆地问道:“你……你没喝多?”

    “我酒量还凑合!”陆鸣随口回了一句,将钟萧交给了黎虎。

    顺着门缝瞅见桌子上放满了的空酒瓶子,黎虎随后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这特么还叫酒量凑合?都快赶上酒仙了有没有?

    “不愧是少爷看上的朋友,就是不一般!”黎虎心里嘀咕了一句,搀扶着钟萧和陆鸣离开了这个高档会所。

    陆鸣原本打算将钟萧送上加长林肯就打车回去,却没想到一直在车里假寐的祁连山叫住了他。

    “祁老,有什么事吗?”陆鸣诧异道。

    “陆小友,我没管你的死活就带着他们离开,你不会怪我无情吧?”祁连山歉意道。

    “我怎么可能怪您呢,保护钟萧是您的职责,我懂,而且当时那种情况,我也希望您那么做的。”陆鸣连忙笑道,不过很好奇祁连山为什么突然提起这茬。

    “没想到陆小友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化劲大师,而且心胸还这般豁达,真是让老夫钦佩不已,钟萧能结识你这等俊杰,也是钟萧的福气。”祁连山不吝言辞地称赞道。

    “祁老谬赞了!”陆鸣谦逊一笑,而后直言道:“祁老,我跟钟萧已经算是朋友了,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祁连山看向他的目光越发欣赏了,“既然陆小友快人快语,那我就不兜圈子了,我们钟家家主,也就是钟萧的父亲得知今晚的事情,十分感激你,也很欣赏你,希望你能加入我们钟家,条件随便开,即使让我们帮你覆灭隆城李家,也是可以的!”

    闻言陆鸣双眼一震。

    他没想到钟萧的父亲会向自己抛出橄榄枝,更没想到他们诚意这么足,居然肯为了自己去硬撼李家,而且听祁连山的口气,似乎完全没把李家放在眼里。

    这份底气与自信,再加上他趁着醉酒从钟萧那里探出的口风个,足可见钟家的势力如何,甚至比他想象得还要大。

    犹豫了下,陆鸣方才笑着回道:“钟叔能这么看重我,实在是我的荣幸,但我这个人散漫惯了,不喜约束,而且我也自认为没有那么好,所以,还请您帮我转达对钟叔的谢意。”

    他会拒绝,祁连山并没感到意外,笑道:“你不再考虑考虑?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要是加入钟家,以你的资质,再加上钟家提供的你想象不到的资源,未来成为武道宗师不会很难,陆小友,你的未来可是极为辽阔,千万别被区区一个隆城市给局限住啊!”

    说完,祁连山冷峻的脸上露出一抹期待之色,他相信身为武者的陆鸣不会不动心。

    说实在话,祁连山也没想到家主为了将陆鸣争取过来,会许诺如此重的大礼,就连他都羡慕不已。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陆鸣这么年轻就能成为化劲大师,足以说明陆鸣的武道资质惊人,完全不亚于那些古武家族和古武门派的最核心子弟,如果全力培养,未来成就武道宗师,还真就有相当高的几率。

    而且虽然只跟陆鸣接触这一次,但陆鸣表现出来的品质和能耐,让祁连山很是欣赏,但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陆鸣身世清白。

    以钟家的能力,短短半个小时就已经将陆鸣的底细查得一清二楚。

    底细如此干净的年轻化劲大师,要是不努力争取过来,那就不是钟家的作风了。

    祁连山相信,没有哪个武者不想成为武道宗师,面对如此诱人的条件,陆鸣断然不会拒绝。

    陆鸣确实动心了,但也只是动那么一下。

    因为他不只是武者,更是修士,无论功法秘籍他都不缺,唯独缺的就是资源。

    钟家既然是古武家族,那么铁定知道灵武者的信息,很有可能有他需要的资源,但是,他还是不能答应。

    原因很简单,他骨子里其实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他想要的,他会凭自己的努力去获取,决不会让人施舍,同样不喜欢受制于人。

    或许,有了钟家的帮助,他的修为会提升的更快,但这与他的本心不符。

    所以没有过多犹豫,陆鸣便微笑回道:“再次谢谢祁老和钟叔的美意,我这个人真懒散惯了。”

    意思很明显,他拒绝。

    祁连山脸色一惊,万万没想到他还会拒绝,“难道你认为我是在诓你?”

    陆鸣摇了摇头,“我相信以钟家的实力,既然说出口,就一定能办到!”

    祁连山更惊讶了,“那你为何……,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陆鸣抬起头,看向选在夜空中的那轮明月,可惜道:“我是喜欢强大,但我同样喜欢靠自己的努力逐渐强大的过程,就好比天上的月亮,它再美,也不是属于我的。”

    祁连山神色有些动容,眼神灼灼地看向陆鸣,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

    但很可惜,想要的都没有看到,除了自信、平静、坚定,还有属于年轻人的朝气。

    看出他心意已决,祁连山内心很是唏嘘,没有再劝,摇了摇头,苦笑道:“咳,看来我真是老了,越来越看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我们家主说了,无论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我们钟家的大门都为你敞开,而且你要到沪市,一定要来我们钟家,家主很想当面感谢你。”

    听见祁老这么说,陆鸣讶然道:“难道钟叔猜到了我会拒绝?”

    祁连山叹道:“我也没想到家主这么料事如神,我以为拿出这么大的诚意,你肯定会……,咳,不说了,不说了!”

    陆鸣顿时对钟萧的父亲好奇起来了,打定主意,如果日后真要到了沪市,真得会会这个钟叔。

    这时祁连山恢复了常态,嘱托说:“钟萧这孩子生性顽劣,长辈的话根本不听,你是他朋友,以后多帮帮他,劝劝他,他是家主的独子,不能再这么胡闹下去了!”

    陆鸣郑重点了点头,又聊了两句,便离开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祁连山掏出手机,将和陆鸣交谈的内容一字不落讲了出来。

    片刻后,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大笑道:“哈哈,真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我真是越来越对他感兴趣了,祁老,你让我家那小兔崽子多跟他亲近亲近,对了,如果他真遇到麻烦,能帮则帮……”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