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9章 这下就尴尬了!
    “陆鸣,你没事吧?”

    当陆鸣和白步生一行人来到钟萧的那辆加长林肯旁,早已舒醒焦急等待的白笑笑立马迎了过来,一把拉住陆鸣的胳膊,一边打量着陆鸣的身体,一边急声问道。

    陆鸣没想到这疯丫头居然会关心人了,摇了摇头,笑着打趣道:“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确认陆鸣真的无恙,白笑笑顿时松了口气,而后剜了他一眼,哼声道:“哼,要不是我爸过去救你,你能没事吗?这个时候还嘚瑟什么!”

    陆鸣这个无语,心里刚夸她一句有长进了,这可倒好,还没热乎呢就直接变回原形了,都说女人善变,这话说得真没错。

    这时白步生走下车,笑呵呵地说道:“笑笑,你可猜错了,我们到那里的时候,那群坏人已经被陆鸣打跑了,我们压根就没帮上什么忙!”

    白笑笑惊讶道:“真的?”

    白步生点了点头,陆鸣则摆出一副“你也不看哥是谁”的臭屁模样。

    瞧见陆鸣那嘚瑟劲儿,白笑笑撇了撇小嘴,“那也是我的功劳,要不是我叫人,他们怎么可能跑!”

    夸我一句能死啊?

    陆鸣不由翻了个白眼,不过白笑笑说的也对,她确实帮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忙,那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

    这时钟萧气冲冲地走了过来,不由分说锤了陆鸣一拳,胖乎乎的脸上满是恼怒之色,连珠炮般质问道:“陆鸣,我拿你当兄弟,你把本少爷当什么了?居然把我打晕,这要让别人知道我撇下朋友独自逃生,本少以后还怎么立足?外人该怎么看我?”

    看着一脸不乐意的钟萧,陆鸣心里很感动,没有辩解什么,苦笑道:“钟大少,我错了还不行吗?”

    哼了一声,钟萧伸出一根手指,不悦道:“如果再有一次,咱们以后就不再是朋友,我是认真的!”

    陆鸣连忙赔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瞧见这个死胖子趾高气扬地训斥陆鸣,陆鸣不但不生气,反而卑躬屈膝的,白笑笑当即不乐意了。

    凭啥陆鸣对自己就冷眼相向,对这个小胖子就和颜悦色?

    白笑笑气愤地瞪向钟萧,“小胖子,你是不是傻?陆鸣那是在救你好不好?你又不会功夫,留在那里只能拖陆鸣后腿,一点用处都没有好吗?好心没好报,就像谁愿意当你朋友似的。”

    说到最后,白笑笑直接给了钟萧一个大大的白眼,满满都是鄙夷。

    此话一出,不单单是钟萧愣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到底是谁傻啊?

    难道这妞看不出来人家两人在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亲近吗?

    钟萧胖脸涨红,还从没有人这么损哒过他,不过没有回嘴,完全是看在陆鸣的份上。

    这时白步生笑着打圆场,“这位小兄弟别介意,我女儿不是那个意思,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嘛!”

    但白笑笑却丝毫没领情,噘嘴道:“我就是那个意思。”

    这下子就尴尬了!

    陆鸣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真搞不懂白步生那么圆滑世故、老谋深算,怎么就生了一个这么蠢的女儿,连忙岔开话题说道:“白叔,这位是来自沪市钟家的钟萧,钟萧,这位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白步生。”

    白步生之前没有询问钟萧的来历,原本只以为他是隆城的公子哥,没想到来自沪市钟家,双眼一震,迟疑道:“可是‘金口玉言、一诺千金’的钟家?”

    “没错!”钟萧有些意外,“你知道我们家?”

    “不知钟汉生是你什么人?”白步生不答反问。

    “他是我二叔,你认识?”钟萧更惊讶了。

    白步生点了点头,笑道:“我跟你二叔关系很不错!”

    钟萧眯了眯眼,“不知您……”

    白步生并没隐瞒,回道:“燕京、白家!”

    钟萧双眼大睁,这回不敢托大了,躬身一拜,“见过白叔,小子钟萧,家父钟汉清!”

    “原来你是汉清的儿子啊,等你回沪市,替我向你父亲和二叔带声好!”白步生扶起钟萧,大笑道:“哈哈,都是一家人,咱们就别在这里站着了,走,贤侄到隆城,我必须得替贤侄接风洗尘,同时给小陆压压惊!”

    钟萧哈哈大笑:“那贤侄就却之不恭了!”

    陆鸣也只能点头答应,不过更加好奇钟萧所在的沪市钟家和白步生所在的燕京白家究竟何方神圣了。

    这时白步生朝女儿提醒道:“笑笑,注意礼貌。”

    白笑笑迷糊道:“老爸,我怎么没注意礼貌了?”

    白步生轻咳一声,指了指女儿的手。

    白笑笑这才发现自己正抱着陆鸣的手臂,顿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俏脸微红,急忙将手挪开,有些不敢看陆鸣了。

    陆鸣的注意力一直放在白步生和钟萧身上,也没留意,但这个时候还能解释什么,只能装聋作哑了。

    倒是钟萧有些同情陆鸣,这么好的兄弟,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二货呢?

    不值啊!

    …………

    …………

    就在陆鸣一行人有说有笑地前往白步生安排的地点时,隆城李家别墅内的气氛却是异常凝重。

    李振天坐在沙发上没有吱声,站着的李旭仁和雷洪连大气都不敢喘。

    过了片刻,李振天将茶杯放在茶几上,抬眼看向大儿子,嗓音低沉地问道:“失败了?”

    李旭仁默然低下头。

    李振天神情不变,又问:“那薛师呢?”

    李旭仁犹豫了下,将事情的经过如实讲了出来,而后直接跪在地上,惭愧道:“是孩儿办事不利,不但没能杀掉陆鸣,还让薛师离开,请父亲责罚。”

    雷洪见状急忙解释道:“家主,这不能怪旭仁,实在是咱们对陆鸣的实力猜测有误,若我所料不错,陆鸣起码是化劲大成武者,而且肉身之力丝毫不亚于化劲巅峰武者,不过要不是薛河故作清高,执意跟陆鸣单挑,最后却手下留情,还擅自离开,依照旭仁的计划,我们完全有机会杀掉陆鸣,即使不能斩杀陆鸣,起码也能让陆鸣丢掉半条命……”

    未等雷洪辩解完,李振天猛然站起身,甩手狠狠给了李旭仁一巴掌,直接把雷洪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啪!

    “失败就是失败,哪里有那么多借口,在此之前,你安排计划的时候怎么不把这种情况考虑进去?作为谋划人,你可知错?”李振天指着大儿子,冷声呵斥道。

    “孩儿知错!”李旭仁忍着脸上传来的疼痛,恭敬回道。

    李振天不再看他,转头朝雷洪歉意道:“雷师,这次是小儿失策,才让您受了伤,您先下去修养,过后我在向您赔罪。”

    “家主客气了!”

    雷洪是个人精,岂能看不出李振天是在做给自己看的,连忙干笑一声,然后拱了拱手,匆匆离开了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