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8章 逃离!
    瞬间,雷洪懵了,李旭仁也懵了!

    他俩万万没想到,薛河转身就走,不带走一片云彩,没有一点点防备。

    说实话,陆鸣也被薛河的举动惊到了。

    先是在最后关头留手,现在又拍拍屁股走人,这哪里是来截杀他的,完全是来坑队友的有没有?

    不过陆鸣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从薛河的言行举止就能看出他是一个光明磊落、有底线、有傲骨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助纣为虐?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化劲大师,成为枪法大家。

    不觉间,陆鸣对薛河肃然起敬。

    虽然他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击败薛河,但一定会身受重伤,以重伤之身面对李家布下的杀局,即使他最后侥幸逃脱,也会丢了半条命,这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没什么区别,而且前提是侥幸。

    如今薛河这么一走,相当于没了最强劲的对手,那么这个侥幸,就应该属于李旭仁和雷洪了。

    陆鸣眼神冰冷地看向李旭仁,杀机四射。

    李旭仁是什么人?

    那是威震隆城乃至吉省的李家明面上的主事人,当陆鸣的视线投过来时,李旭仁就知道陆鸣想干什么,就明白自己此刻的处境如何。

    “动手!”李旭仁瞬间冷静下来,同时轻声开口。

    下一瞬,砰砰两声枪响打破了寂静的氛围。

    陆鸣心有所感,身体刹那横移,与此同时,两枚子弹从他的脸颊划过,狠狠射入地面,将水泥路面都打出两个小坑。

    有枪手,用的还是狙击枪!

    要不然子弹的威力不会这么大!

    一瞬间陆鸣便有了判断,但他来不及多想,砰砰砰的枪声再次响起,他只能施展仙影迷踪连续躲避。

    虽然他有化龙诀护体,堪称刀枪不入,但子弹,尤其是狙击枪的子弹,他还没有十足把握能够不受伤,而且他也没必要冒这个险。

    见陆鸣连子弹都能躲过,李旭仁知道今晚想要杀掉陆鸣是不可能的了,虽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当机立断道:“火力掩护、撤!”

    接到李旭仁的命令,一直潜伏在厂房屋顶的两名枪手顿时连连扣动扳机,火舌狂喷,但没有一发子弹能够命中目标,着实让他们心惊肉跳,感觉不可置信。

    他们可是退役的特种兵,而且狙击是他们的强项,不敢说百分之百命中,但也起码能保证十发命中九发,在对方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开枪,居然都能被对方躲开,这反应能力简直刷新了他们的认知,再加上之前对方和薛河的战斗场面,他们突然明白了一句他们之前嗤之以鼻的话。

    “武道大师已非凡人,不可招惹!”

    但其实不然。

    正所谓武功再高也怕子弹。

    虽然当武者达到武道大师的境界后能够提前感知危险,但面对热武器的袭击,还是很难全身而退,不过陆鸣可不仅仅是武者,而且还是拥有仙影迷踪这等牛逼轻身灵技的修士,所以他们自然无功而返了。

    瞧见李旭仁和雷洪要逃,陆鸣嘴角一扬,“想逃,问过我了吗?”

    他右手瞬间变得赤红,闪躲时双眼一凝,一把抓住从身边擦过的两枚子弹,随后反手甩出,看都没看子弹射去的方向,身形一晃,如鬼魅般朝李旭仁二人逃离的方向追去。

    噗噗!

    随着两声闷响在厂房屋顶响起,两名枪手眉心一红,惊恐莫名的双眼旋即闭合,就此毙命。

    直到死,他们俩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李旭仁听见枪声停了,顿时意识到了什么,瞅了一眼后视镜,然后一脸焦急地咆哮道:“快开车,快!”

    雇的职业车手见状狠狠一踩油门,无牌轿车便如利箭般窜了出去。

    这时李旭仁才敢回头,看见陆鸣不再追了而是站在原地,紧提的心终于放松下来,怨毒之色在眼中浮现。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李旭仁阴狠说道。

    坐在一旁的雷洪脸色却是阴晴不定,不知在想着什么。

    陆鸣确实不再追了,因为他也没有追的必要。

    他眯缝着眼盯着快速远离的轿车,两团火焰渐渐在手中凝聚。

    不过就在他准备动用修士手段将李旭仁和雷洪化为灰烬时,他似觉察到了什么,火灵气化成的火焰瞬间熄灭。

    “今晚算你们运气好!”陆鸣冷哼一声,将手放下,随后转身看向从另一边驶来的一辆轿车。

    不多时,那辆高档轿车停在他身前,有两名中年男子率先跳下车,检查了一眼四周,方才向车里点了点头,紧接着白步生从车里下来,快步走到陆鸣面前,担忧道:“陆鸣,你没事吧?”

    陆鸣笑着摇了摇头,“我没事,让白叔担心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白步生松了口气,而后看到周围的残破景象,双眼不由一震,“我一接到笑笑的电话就立马赶了过来,这是什么情况,是谁来杀你的,你告诉我,我替你做主!”

    陆鸣回道:“是李家的人!”

    “李家?隆城李家?”白步生佯装惊讶地说道:“你怎么惹上李家了?”

    陆鸣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而是岔开话题问道:“白叔,笑笑他们怎么样?”

    “他们没事!”白步生回了一句,指了指躺在地上十多个黑衣人,迟疑道:“那杀你的人呢?不会就是他们吧?”

    “他们只是小鱼小虾,大的已经跑了!”

    “那你想怎么处理他们?”

    “就让他们躺着吧!”陆鸣瞥了一眼那群黑衣人,不在意地说完,感激地看向白步生,抱了抱拳,道:“白叔能亲自前来,这份情我陆鸣记下了,以后有用得上我的地方,陆鸣一定尽力。”

    虽然白步生并没有帮上什么忙,而且能过来大多是因为担心白笑笑,但见到白笑笑无恙还能带着两名化劲大师过来,就足以表明白步生是真心想要救他,至于为什么先不提,光凭这一点就值得陆鸣说声谢谢了。

    “小陆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们俩一见如故,你出事,我白某人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况且我也没帮上什么,还是你自己厉害!”白步生笑着说道。

    陆鸣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有些话不必挂在嘴上,向那两个中年人点了点头,便和白步生上车,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至于扫尾的工作,陆鸣相信不用自己提,白步生也会帮忙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