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7章 第三十转,极限一击!
    薛河这一枪,速度更快,威势更猛,但依旧如同上一枪一样,被陆鸣以肉拳生生拦了下来。

    铛!

    随着一道宛若金铁相碰的声音炸响,陆鸣的身形又矮了一分,膝盖以下完全没入了地里,但他浑然未觉,双目熠熠生辉,战意昂扬。

    “哈哈,再来!”

    陆鸣放声大笑,恣意狂傲。

    但回答他的,是犹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铛铛铛!!!

    当薛河将百转杀施展到第二十转时,陆鸣整个身子没入了地面,他的脚下更是出现一个一人高的大坑。

    瞧见这惊人的一幕,李旭仁脸色阴沉似水,眼中涌现出前所未有的忌惮之色。

    面对薛河如此恐怖的攻击,陆鸣不但拦了下来,还一副没事人的模样,这份防御力,完全超出了李旭仁的意料之外。

    他莫名有种感觉,即使薛河将百转杀发挥到极限,恐怕也不会将陆鸣怎么样。

    一念至此,李旭仁杀陆鸣的决心越发强烈,如果再放任陆鸣这么成长下去,绝对会危及到整个李家。

    李旭仁猛地提醒道:“雷师,该你出手了!”

    但雷洪依旧隐于暗中,压根就没有出手的意思。

    不是雷洪不想杀了陆鸣,实在是被陆鸣和薛河的激烈对决吓得不敢出手了。

    薛河此刻的攻击,雷洪一点正面硬抗的信心都没有,但陆鸣却扛了下来,这说明什么?

    说明陆鸣的肉身、力量极为恐怖,这个时候偷袭,有用吗?

    非但没用,而且还有可能被两人的余波伤到,雷洪向来惜命,怎么会干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至于李旭仁的命令,雷洪压根就没在意,先不说他不是李家的真正家主,就算李振天亲自,雷洪也不会轻易拿自己的小命冒险。

    雷洪已经打定了主意,等到陆鸣和薛河两败俱伤时,再根据情况考虑出不出手。

    如果陆鸣受了重伤,那自己肯定会趁他病要他命,但如果陆鸣伤的不重,那对不起了,雷洪还没傻到用自己的性命为李家卖命。

    瞧见雷洪那边没有任何动静,李旭仁便猜到了雷洪的想法,暗骂一声废物、胆小鬼。

    不过人家不出手,李旭仁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期待薛河大展神威了!

    “第二十五转!”

    随着薛河一声大喝,枪头瞬间变得通红如烙铁,上面更有火花四溅,犹如流星般朝陆鸣袭去。

    陆鸣知道那是枪头由于速度太快、力量太大,与空气摩擦产生的变化,但他怡然不惧,反而跃跃欲试。

    连续硬撼薛河越来越强的攻击,陆鸣感觉全身的细胞都跳动起来,仿佛他的身体是被锻造的器具,而薛河,正是那个锻造的铁匠,每一次攻击,都会让他的**更加凝实,让他对自己的肉身更为了解,也让他对于力量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可以说,选择和薛河硬碰硬太对了,陆鸣受益匪浅。

    不过他并没有放松警惕,现在不是切磋武技,而是生死搏杀,更何况暗中还有一个化劲大师随时可能偷袭,所以面对薛河这可能让自己受伤的雷霆一击,陆鸣没再被动防御,而是猛然从坑里跃起,一拳悍然轰出,更有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陡然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霸拳!

    砰!

    一声远超之前的声响骤然传出。

    陆鸣面色一白,直接被枪身传来的恐怖力道震得气血翻涌。

    但他没有退缩,而且也没有时间考虑其他,因为下一枪紧随其后袭来。

    砰砰砰!

    “第三十转,极限一击!”

    就在陆鸣脸色越来越白时,薛河的话音传入他的耳畔,让他精气神前所未有的集中。

    下一瞬,长枪未至,一股滚烫的劲气便汹涌袭来,与此同时,浓浓的危机感在陆鸣心头浮现。

    陆鸣爆喝一声,将肉身之力、一往无前的气势和他领悟的拳意全部凝聚于拳头之上,而后悍然轰出。

    然而就在李旭仁和雷洪一眨不眨盯着这一次的巅峰对决时,并没有任何碰撞声传出,更让他俩诧异的是,陆鸣保持着出拳的姿势立于原地,而薛河抡动的长枪则悬于陆鸣拳头几寸处,同样定格住了。

    不过还没等他俩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一股危机感袭上两人心头。

    出于本能反应,两人闪电般向后退去,也就在这时,一股看不见的波纹以陆鸣和薛河为圆心骤然扩散而出。

    咔擦咔擦!

    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裂纹延伸至百米远才停止。

    紧接着,轰隆一声闷响,方圆百米的地面轰然坍塌,烟尘四起。

    瞧见这骇人的一幕,李旭仁和雷洪双眼大睁,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觉间,两人背后冷汗涔涔,同时生出劫后余生之感。

    他俩万万没有想到,陆鸣和薛河的一击,竟然拥有这么恐怖的破坏力,简直堪称手榴弹了。

    随着烟尘散去,渐渐露出陆鸣和薛河的真容来。

    此刻的陆鸣面容煞白,嘴角更是挂着血渍,明显受了不轻的伤势,不过薛河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面色还算正常,也没有吐血,但虎口处的伤痕和往下滴落的鲜血无不说明薛河也受了伤。

    但薛河宛若没有看见一般,赞赏地看了陆鸣一眼,而后潇洒收枪于背部,大笑道:“你是第一个能接下我百转杀第三十转的人,薛某佩服!”

    陆鸣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抱拳感激道:“多谢薛师手下留情!”

    要不是薛河最后关头生生止住了攻击,恐怕自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受了一些轻伤,陆鸣怎能不心生感激。

    “我自创的这门枪法还没彻底完善,一旦施展到极限,那就只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要么你被我击败,要么我受到反噬,但我清楚即使我不留情,你也能防得下来,到时候我的下场同样很惨,所以我这纯粹是为了自保而已!”薛河不在意地笑了笑,然后看向李旭仁,冷冷道:“我没有能力杀他,不过也算是还了你父亲的人情,从此之后,我与你们李家两不相欠!”

    说完,薛河朝陆鸣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去,身影渐渐消失在昏黄的路灯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